第五十章 建丰缉凶(中)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望着黑衣人扔下手枪向自己奔来,陈俊甩开两手,奔跑的速度骤然加速,两人相距不到两米时,黑衣人纵身跃起,右腿猛然抬起,挟着一股劲风,向着陈俊的头部横扫而至,腿未至,劲风已先袭来,陈俊双脚分开立定,双臂举过肩,护住头部,黑衣人的右腿如狂风袭来,“噗”的一声,右腿重重的踢在陈俊小臂上。

    陈俊身子晃了两下,黑衣人身子刚落地,陈俊的握紧右拳闪电般向黑衣人胸部击去,黑衣人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在他的决斗生涯中,能接住他全力一击的目前还没超过十个,虽然刚他只使了五分力,可眼前的年轻特警,在挡住自己的一击后不仅没事,反而趁自己立足未稳,右拳向自己的胸部袭来。

    陈俊的拳头很快,黑衣人的速度也不慢,左臂举起隔开陈俊的右拳,右拳直冲陈俊的面部而去,可黑衣人很快发现自己的判断失误,陈俊的右臂只是虚招,右拳伸到一半忽然缩了回去,只见陈俊腰身一弯头一低,黑衣人的双手顿时走空,陈俊左足上前一步,脑袋在黑衣人胸部“砰”的撞了一下,黑衣人被撞得后退两步。

    陈俊右手跟着闪电般伸出,抓住黑衣人腰带,左手抓住黑衣人胸口,腰间发力,“嗨”的一声,双臂向上一举,黑衣人那将近100公斤的身躯,被他举过了头顶。黑衣人只感觉身子一轻,还没反映过来,自己已经身在半空。身在半空,腰间被陈俊拿住,黑衣人半身酸麻,已经使不出半分力。

    黑衣人正要开口向自己的同伴呼救时,陈俊两手互换,将他才空中横着打了几转,忽然一下扔出,向墙壁上砸去,黑衣人身在半空,已无法改变方向,能做的只有双手护住头部,眼睁睁的看着墙壁快速的向自己撞来。“砰”的一声,黑衣人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墙壁上,从墙壁上落下,虽然刚用手臂护住了头部,但黑衣人也被撞得七晕八素。

    黑衣人刚落到地上,陈俊的身影接踵而至,黑衣人两手撑地,摇摇晃晃的站起。陈俊双手探出,抱住黑衣人头部,往下一压,右腿弯曲,猛然抬起,“砰”的一声,右膝重重的撞在黑衣人下巴上,黑衣人翻了个白眼,头一歪,晕了过去。陈俊从腰间拿出手铐,蹲下身子,左手伸出,正要将黑衣人烤起来时,忽感头顶风起,忙抬头一望一根长棍夹着风声,直击而下向自己袭来。

    情急之下,陈俊右手一伸拉过黑衣人,护着自己的头部,“砰”的一声,木棍重重的击在黑衣人背上,黑衣人“噗”的一声,嘴里吐出了鲜血。陈俊将黑衣人扔到一边,侧头一望只见拿着木棍的主人是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的大汉,大汉也惊呆了,他原本是来相救黑衣人的,没想到自己一棍子竟然把黑衣人打成了重伤。

    眼下只有把陈俊制住,为黑衣人报仇,自己才有活命的机会。同门相残,将会受到帮规的严厉处罚。不过陈俊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想到此处,大汉眼中像要冒出火来,大喊道:“老子跟你拼了!”挥动手中的木棍向陈俊扫去,武学有言:一寸长,一寸强!大汉手中的木棍是以前盖房子是剩下的木料。

    有小孩手臂那么粗,足有两米多长,挥动起来,方圆一丈内都是滚影,陈俊一时近不了他身被逼得连连后退。急退几步后,陈俊已退到墙角边,已经退无可退。大汉大喜,纵身一跃,手中的木棍高高举起,向陈俊的头部猛击而下。陈俊皱了皱眉,向前一滚,已经到了大汉脚下,大汉一惊,收棍已来不及,木棍重重的击打在墙壁上。

    “咔嚓”一声,木棍短为两截,大汉也被木棍的反弹力震得虎口流血。身刚落地,还未立稳身子,忽觉脑后风起,欲低头避过,可已来不及,“砰”的一声,大汉感觉自己像是被铁锤在后脑猛击,摇摇头,眼前一黑,大汉“噗通”倒在地上。陈俊从半空落下,拍拍脚背,擦擦汗,心道:“他妈的今天还真是刺激。”

    转头向四周一望,院子里的战斗也刚刚结束,黑衣人们不是躺在地上哼叫,就是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特警们这段时间被小军制定的苦练科目训练出了怨气,这些黑衣人正好成了他们的出气筒。想起小军,陈俊才想起他一个人进入了楼房里,心头大惊,喝道:“留几个人在这里看守这帮王八蛋,其他的跟我进去帮刘队。”

    特警队员们大惊,留下几名队员在现场看守罪犯,其他的跟着陈俊进入了楼房。陈俊拿着刚换上弹夹的手枪走在最前,进入大厅里,将壁灯打开,只见大厅内一片狼藉,沙发上冒着黑烟,桌椅被子弹打的四分五裂,可见战斗之激烈。墙角处躺着四个黑衣人,正在哼叫,见到陈俊他们,一个黑衣人微弱的道:“警察同志,我们自首!”

    陈俊皱皱眉,说道:“把他们带出去!”两名特警队员上前把他们压了出去。余下的队员跟着陈俊上了楼梯,快速向二楼跑去,二楼转角处,两个黑衣人躺在地上,显然是大腿中了枪,捂着大腿在哼哼着,地上已经留了不少血。看到陈俊他们,跟楼下的同伴一样,也是嚷着要自首。陈俊上前道:“我们刘队呢?”黑衣人眼中露出茫然之色。

    陈俊大怒,喝道:“开枪把你打伤的人呢,哪去了?”黑衣人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指了楼上,陈俊道:“这层楼还有受伤的人没有?”黑衣人指了指通往走廊的门,一名特警队员上前一脚把门踢开,只见走廊里躺着七八个黑衣人,不是手臂就是大腿受了伤。见到特警队员们举着步枪涌入,纷纷喊道:“警察同志,我要自首。”

    陈俊摆摆手,自有几名特警队员上前押着黑衣人们向楼下走去。陈俊担心小军安危,冲身后的特警队员道:“先暂时不管这些受伤的混蛋了,目前的任务是尽快跟刘队汇合!”说完向三楼跑去,三楼走廊里,墙角处也躺着七八个黑衣人。五楼楼顶忽然传来了枪声,陈俊心中一喜,这说明刘队还没受伤。陈俊道:“快,去支援刘队!”

    特警队员们跟他一个心思,全速向楼顶跑去。经过四楼时,过道里只躺着四五名黑衣人,陈俊更加担心,说明刘队的战斗力已在下降,这层已接近楼顶,防守应该更加严密才对,从目前的情况判断,红星帮是有意把刘队引入楼顶,想到这里陈俊更加担心,向上跑动的步子更加快了。

    向阳村,程一平的家里,此刻却是静悄悄的。程元凯等人已经离去,客厅里,只剩下程一平和张若兰两人。客厅门推开,文秀丽进来道:“小兰,客房已经收拾好了,你随时可以去休息。”张若兰道:“谢谢伯母!”文秀丽笑道:“傻孩子,跟我这么见外!”张若兰悄悄朝程一平呶呶嘴,程一平侧过了头。

    张若兰恨得银牙暗咬,心道:“这哪里是个书记,分明就是个无赖,刚不是说好由他来说出自己的疑问吗?”想到这里又悄悄的瞪了程一平一眼,程一平忽然伸了个懒腰,说道:“今天开了一天的车,累死了,我去休息了!”张若兰恨得牙痒痒的,但又毫无办法,想了想冲文秀丽道:“伯母,我可以问一些你的私事吗?”

    文秀丽看着她,笑道:“你想问什么?”张若兰道:“伯母老家在哪儿,可以跟我说吗?”文秀丽笑道:“这孩子,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我老家在宁北省,我在京城长大的!”张若兰道:“伯母这些年有回京城老家看看吗?”文秀丽放下手里的针线活,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笑道:“有好些年没回去了!”

    张若兰道:“哦!为什么不回去看看呢?”程一平皱皱眉,像张若兰这样的问法,聊到天亮也聊不到正题。想了想道:“妈,小兰是京城人,这次跟我回家,主要的目的是寻找一位多年前失散的亲人,她的亲人跟您的遭遇很相似,也是在十年浩劫期间,跟着广大知青到了华西,可自那以后,就失去了联系。”

    文秀丽看向张若兰,温和道:“小兰,你的亲人叫什么?”张若兰道:“李秀文。”听到这名字,文秀丽手忽然抖了一下,绣花针在手指上扎了一下,声音变得有些颤抖道:“你父亲叫什么名字?”张若兰望了一眼程一平,犹豫了下道:“张劲松。”文秀丽的眼中忽然留下泪来,望着张若兰道:“你母亲叫林兰,对吧?”

    张若兰道:“是的,伯母!”文秀丽笑骂道:“这傻孩子,现在还叫我伯母。”张若兰脸一红:“姑姑好!”文秀丽掏出手巾擦干眼角的泪水,问道:“我父亲身体还好吗?”

    (ps:跟昨晚一样,晚上11点半左右还有一更)

    “老子就是佣兵杀手双重身份的军区少校。阔少,毒枭,间谍?哼,都是浮云。老子就是鬼龙,地域来的杀戮之神!”

    推荐紫云美女的《佣兵杀手之桃花劫》

    作品链接:/book/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