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云山夜话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上了二楼见客房灯还亮着,程一平轻推开主卧室们,宽大的床上小汐将林小雨的右臂当作枕头已经睡着。见到程一平进来,林小雨放下手里的书,竖起食指放到唇边轻轻吁了一下,程一平点点头,指了指她肩膀。林小雨笑笑,摇摇头。程一平低声道:“晚安,我去睡了。”林小雨笑着点头。程一平轻带上房门向客房走去。

    躺在床上,程一平回思今天发生的事,蓦然想起母亲文秀丽,母亲不是去了京城吗,因何直到现在一个电话没有。拿起电话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有些懊恼的摇摇头,把电板取出,起身到书桌前拉开抽屉,从里拿出备用电板换上,开机才发现有两三个未接电话,有两个是张若兰的,有一个是陌生电话,来自京城。

    文秀丽没有用手机,程一平猜测陌生电话估计是母亲打来的,坐回床上犹豫了下拨通了陌生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一个悦耳的女声从听筒里传来:“您好,我是首长的保健护士小敏,请问您是?”程一平一愣原来未接电话不是母亲打来的,是自己未见过面的外公拨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没听到程一平回话,听筒里的人又道:“您好!”

    想到外公拨过自己的电话,程一平忽然一阵激动。忙道:“你好,我是程一平,两个小时前,李老是不是曾拨过我的号码?”听筒里的楞了一下惊呼道:“程一平?你是首长的外甥吧,你是小首长?”小首长?这称呼他一时还不习惯,应道:“我是程一平。”小敏道:“首长还没睡,在和二小姐聊天呢,您等等,我去叫他。”

    外公要跟自己通话,程一平忽然激动起来。外公是谁,他是我军的卓越的创立者、领导者之一,历经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是新中国的开国元勋之一,虽然从张若兰那里和历史教科书里早知道了外公的身份和事迹,但想到这位为共和国奋斗一生的老人马上要跟自己通话话,程一平的心脏还是不争气的跳动起来。

    起身将客房门关上,听筒里已传来脚步声,跟着响起母亲的声音:“爸,您慢些……”跟着一个威严洪亮的老人声音道:“没事!我还没老到走不动道。”程一平的心脏跳得更快了,深深呼吸了一下听筒里传来母亲的声音:“是小宝吧,你外公要跟你通话。”程一平道:“妈,外公还没休息吗?”话说出口,程一平才发现自己说了句废话。

    文秀丽道:“你外公原本要休息了,听到你来电话又不睡了!”程一平道:“妈,你把电话给外公吧。”文秀丽笑道:“好。”程一平深呼吸了一下,听筒里传来了老人的慈祥的声音:“是小程吧,我是你外公!”程一平恭敬道:“外公,您好!”老人笑道:“二丫头说,你现在是云山县委副书记,工作顺利吧。”

    程一平背上开始冒汗,小心道:“外公,党把我放到这个位置上,我深知县委副书记这个职务责任重大,任务光荣。我年幼识浅,一直以来都是如履薄冰的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深怕自己做不好,辜负了党和上级领导的信任不能为云山人民谋福祉。”老人道:“心怀敬畏是正确的,太过于小心这也不敢想,那也不敢做,那就是庸官了!”

    程一平道:“我一定牢记外公的教导!”老人也许发现了自己的话题过于严肃,怕把自己未见面外甥吓住,笑道:“你给小石头做过秘书?”程一平一愣,小石头?蓦然醒悟外公说的自然是张鹏的父亲张克石,堂堂的省委副书记被外公称为小石头,程一平脸上不由露出了笑意,但随即肃然道:“嗯,毕业后我给张书记做过两年秘书。”

    老人笑道:“自从被我骂过一次,小石头有两三年没来见我了,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躲着不敢见我?”程一平头开始冒汗,他可不知道张书记曾经被外公批过。这问题他可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想了想道:“省委工作太忙,自我给张,他一直忙于工作,春节期间他都没回过京城过年!”

    话说出口,程一平才发现自己这理由实在太烂,不回京城过年,总去京城开会吧。老人自然听出程一平在为张克石辩护,不过老人似乎并不在意,笑呵呵道:“给小石头带句话,这几年他做的工作我都在看,还不错!让他抽时间来京城一趟,陪我老头子下下棋。”听到老人的话,程一平不由一惊。

    今年是换届年,入夏以来他一直注意省里的变化,华西省委李书记已经到了退休年限,新的书记是从华西本地干部产生还是由中央空降,一直是华西干部私下聊的最多的话题之一。各种传言更是在坊间流传。够资历争这个位置的除朱省长外,张书记也是有力的争夺者之一。现在外公让自己带话给张书记,难道……

    这念头在脑中只是一闪而过,程一平不敢再想下去,回道:“外公,我一定把你的话带给张书记。”听筒里又传来保健护士小敏的声音:“首长,您该休息了。”老人笑道:“好了,我要去休息了,送你四个字。”程一平屏气凝神的听着,老人道:“实事求是!我一生只信奉主席提出的这四个字,战争年代我们靠这个赢得胜利,改革开放指导我们工作的也是这四个字!”

    程一平明白外公说的主席并不是现任的一号首长,而是共和国开国领袖,恭敬道:“您的话我记住了,以后的工作中我一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您早点休息,我一定尽快抽时间去看望您!”老人高兴道:“好!好!”随即挂了电话。

    程一平放下电话,才发现手上全是汗水。自嘲的笑笑,找出纸巾擦擦手,接下来还要再打一个电话给张书记,这是外公交代的任务。看了看时间零点刚过,今天是周日,这个时候张书记一般都是在。拿起电话拨通张克石的电话,程一平笑道:“老爷子,您还没休息?”张克石道:“有话快说!”

    程一平道:“老爷子,京城的李老让我给你捎带句话。”张克石怔了一下道:“你说谁?李老?”听筒里传来张克石起身关书房门的声音。程一平道:“嗯,京城的李老。”张克石的声音有了一丝变化,说道:“他老人家说什么?”程一平道:“李老说,‘给小石头带句话,这几年他做的工作我都在看,还不错!让他这抽时间来京城一趟,陪我老头子下下棋。’”

    张克石轻轻呼出一口气,笑骂道:“没大没小,我的小名是你小子能叫的?”程一平笑道:“老爷子,我这是在转述老人家的话,可不是对您不敬!”张克石的话明显有了喜意,笑道:“你是如何结识李老的?”程一平道:“老爷子,李老是我外公。”当下将自己如何结识张若兰,她如何发现自己跟李老长的很相像,如何跟自己一道回家,把母亲接去京城的事说了出来。

    听程一平讲完,张克石道:“李老这些年一直在寻找李二小姐,真没想到她原来是你母亲,这些年苦了她了。”程一平道:“我母亲这些年确实不容易。”张克石道:“等你母亲从京城回来,记得带她到家里坐坐!”程一平道:“我一定带她来。”张克石道:“那就这样吧!”说完挂了电话。

    艳阳高照,骄阳似火。一辆白色宝马在县人民医院停车场停下,不等尹思思将车停稳,刘甜甜迫不及待的拉开门走了出去,中午下班时她接到程一平电话说小军受伤住院两天了,昨晚才醒来。刘甜甜一下懵了,手机滑落地板上都不知道,后面的话自然没听清,等反应过来才发现手机掉在地上,电板被震得掉了出来。

    捡起手机叫上尹思思驱车赶了过来。医院门诊大楼外,程一平和张鹏已在侯着,刘甜甜见到张鹏皱眉跟程一平低声说着什么,顿时以为小军出了意外,几步赶到他们身前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程一平知道刘甜甜姐弟情深,见刘甜甜流泪从兜里掏出纸巾递给她道:“别哭了,再哭变成花脸猫了!”

    刘甜甜接过纸巾哽咽道:“哥,小军伤的很重吗?”程一平点头道:“小军醒了,我和张书记刚去看过他,医生说,静养两三个月身体就完全痊愈了!”刘甜甜擦了渣眼泪,说道:“刚见张哥皱着眉头跟你说话,我以为小军出了意外,我……”旁边的张鹏听到她的话,忍不住一乐笑道:“昨晚有罪犯想暗害程哥,我刚是在跟程哥汇报案子最新调查情况。没想到让甜儿误会了。”

    听到有罪犯对程一平不利,刘甜甜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不停的上下打量,急问道:“哥,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哪儿?”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