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投石问路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见刘甜甜拉着程一平的手不停追问是否受伤,张鹏心里不由苦笑,又一个女孩坠入情网。按照程哥可怜的爱情细胞,他有可能还没明白刘甜甜的情意,但愿甜儿最后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蓦然又想起林小雨,张鹏不由替程一平担起心来,这两个美丽女孩都是外柔内刚的性格,有朝一日俩人一旦碰撞,无异于火星撞地球,想想都有些替程一平头疼。

    刘甜甜上下打量几遍后,见程一平上下完好无损才放了心。问道:“哥,昨晚是谁想害你?”张鹏道:“跟上次你在云海人家酒店遇到的是同一伙人!”刘甜甜道:“红星帮的人?”张鹏笑着点头。刘甜甜道:“哥,凶手抓住了没?”程一平道:“罪犯已被当场击毙。”刘甜甜沉吟了一下道:“哥,我有办法尽快治疗好小军,让他贴身保护你吧!”

    程一平笑道:“保护我就免了,你有办法让小军尽快痊愈到可以试试,?”刘甜甜道:“我先去看看他伤的如何,能不能按照我的方法治疗!”程一平点头道:“去吧,我刚从小军病房出来,小军的主治医生说他的身体恢复速度已比普通人快了许多,你去看看能不能使用你的办法,切忌不要强求,遵循自然规律最好。”

    刘甜甜笑道:“知道了。”朝尹思思摆摆手示意她跟上,转身朝电梯走去。尹思思走过程一平张鹏面前时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道:“程书记好!”程一平微笑道:“小尹同志,你好!”尹思思脸上闪过一丝激动的神色,说道:“您……您还记得我!”程一平微笑道:“我妹妹的朋友我当然记得。”尹思思心里涌出一丝暖暖的感觉。

    程书记没把自己当成刘总的下人,而是当作朋友,被重视的感觉真好!笑道:“程书记,我上去了?”程一平微笑着点点头。尹思思转身朝刘甜甜赶去。

    程一平看了下时间:“下午还有一个会,我先回去了!”张鹏疑惑道:“什么会?”程一平道:“书记办公会,讨论昨天西郊旧城区民众上访的事。”张鹏撇撇嘴:“有什么讨论的,县里有些人想保住鸿发公司,按我的意思直接成立一个工作组,进驻鸿发公司调查,我看这后面的始作俑者十有**是鸿发。”

    程一平笑道:“你啊你,无凭无据的你如何调查。”说完向奥迪车走去。张鹏怔住,低头琢磨道程哥的意思是要我派人暗中调查搜集证据?正要确认程一平是否是这个意思,抬起头看程一平已到了奥迪车边,老李早已拉开车门在侯着。张鹏道:“程哥……”程一平转身摆摆手,笑道:“我什么也没说!”转身上了车。

    望着奥迪车走远,张鹏挠挠头,骂道:“靠!不就是调查鸿发吗,老子干了!”左右环顾一圈,来到走廊尽头处,掏出电话开始给布置人员暗中调查。

    县委书记办公室内,王军、张启明、程一平、徐靖尽数在坐。王军、张启明端着茶杯,俩人正在听程一平陈述昨天西郊旧城区民众上访事件。只听程一平道:“经调查鸿发公司拆迁时补偿费确实太低;县建委和拆迁办在丈量和计算面积时有偏袒鸿发的嫌疑。双方未达成协议鸿发便强行拆房、民众出来阻止,双方随后发生冲突,据民众反映,双方发生冲突时,有20几个男青年冲入现场殴打民众,从这点看鸿发有雇人行凶的嫌疑。”

    王军皱皱眉头,没说什么。程一平又道:“经过我的调查,西郊旧城区的民众一直要求:

    一、提高拆迁补偿标准;

    二、追究鸿发法律责任,严惩打人凶手;

    三、县建委和拆迁办必须纠正错误,公开道歉。

    王军转头朝张启明道:“县长怎么看?”张启明道:“昨天下午程书记劝退上访民众后,政府相关部门随即召开协商会,就鸿发故意压低拆迁补偿标准的处理办法已达成决议,并形成文件,今天上午文件已经下发给鸿发,责成他们必须马上执行。至于追究鸿发的法律责任,有的同志建议缓缓。”

    张启明无疑有些恼火,昨天他因为到省城参加全省农村工作会议,县政府常务会议是由常务副县长周家杰主持召开的,副县长吴大明虽是自己的人,但昨天的会议上因为自己没在,常务副县长周家杰和建委主任朱桓等人一致同意暂不对鸿发追究责任,最后达成了决议。会议召开前自己一再叮嘱他,周家杰因何胆子这么大,是不是背后有人在要求他这么做?

    如果说有人,那这人是谁,是谢建中?还是另有其人?听到张启明的话程一平跟他一样有了类似的想法,想了想道:“王书记,我建议由县委牵头政府配合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鸿发,立即对鸿发展开调查,依法追究鸿发相关责任。”张启民道:“我同意程书记的意见,派出调查组,对鸿发展开调查,还民众一个公道。”

    虽然政府常务会议形成了决议文件,但决议若是不合适,党委可以否决起决议,重新制定。见张启明同意自己的建议,程一平在感激的同时不由有些钦佩,要知道政府常务会议达成的协议,若被党委否决对其威信是一种无形的削弱。但张启明不计个人得失,只想为民众讨回公道的做法确实值得自己学习。

    王军端起茶水轻抿一口,笑道:“成立调查组进驻鸿发一事,我本人不反对。但鸿发是我们云山的纳税大户,这几年为云山的经济建设做过不少贡献,我们是不是要听听其他同志的意见?”看了看张启明,又道:“县长昨天不是去参加省农业会议了,我看这样吧,明天上午召开常委会,由县长传达省委领导对云山农业的指示。大家学习一下省委领导针对今年农业发展的最新指示精神。顺便讨论下鸿发故意压低拆迁补偿标准的问题。”

    程一平和张启明对视一眼,俩人都露出了诧异之色。在县长和副书记都同意成立调查组的情况下,没想到他还反对。但王军是县委第一记办公会达成的决议他若不满意,他是有权力提请常委会讨论的。王军放下茶杯,笑道:“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吧,如何?”再争论下去也无济于事,看了一眼张启明,笑道:“好吧!”

    步出王军的办公室时,程一平的心情有些沉重,以他对老王这半年的了解,若没有九成把握,老王根本不会把不成熟的决议搬上常委会。退一万步来讲明天的常委会即使自己能联合其他常委取得支持又怎样,老王若是铁了心要保鸿发,再多的常委支持也无用,要知道他手里可是握有一票否决权的。可凭老王对常委会的控制,他根本就不用启动一票否决权。

    晚上九点半左右,昏暗的县委常委九号楼前,晃悠悠地来了一个胖乎乎模样的人。身着宽大黑色的西服,戴着一副黑色的塑料墨镜,夹着一个黑色大皮包,一手拿着手机,在院内转悠两圈后,犹豫了一下,打开手机慢腾腾地拨着电话号码。透过院内暗淡灯光,隐约发现这人竟是鸿发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谢建中。

    下午谢建中正准备跟小情人去旅游排解心中的烦闷时,建委主任朱桓及时雨似地电话向他通告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让他迫不得已,立即取消了这次出行计划。朱桓在电话说今天下午县委召开了书记办公会,针对鸿发故意压低拆迁标准,强行拆迁一事,县委程书记和县长张启明力主派出调查组进驻鸿发公司,被王书记暂时压了下来,但明天的常委会还要继续讨论这问题。

    听到这消息谢建中吓了一跳,若真派出调查组进驻鸿发,那等着鸿发的只有死路一条了。自己的下半身也要在狱中度过。一番思索后,谢建中让朱桓去找王书记,从保险柜里拿出八十万元,用报纸分成两包,一包五十万准备送给程一平,另一包三十万送给张鹏。两个纸包上分别作了记号,免得到时弄混了。

    谢建中想:“世上没有不闻腥的猫。”管他的呢,先准备点鱼饵去钓钓再说。呷着一口茶水,坐在宽大的老板转椅上不停地转动,脑海里飞快地思索着即将拜会程一平和张鹏可能发生的细节和应对措施。还是先给他们打个电话,听听他们的口气再说,免得到时突然造访感到唐突和尴尬。想了想,拿起电话号码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拨通了程一平办公室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是程一平的声音,谢建中一阵窃喜又有点忐忑,这毕竟是他第一次与程一平通话,正面接触。诚惶诚恐的谢建中道:“程书记,您好!我是鸿发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谢建中,很冒昧打扰了您,请见谅!很长时间了,一直想拜访您,知您很忙,不敢造次。”程一平道:“你好,不用客气。我想起来了,你是承建西郊旧城区改造的谢总是吧?”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