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激烈碰撞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朝阳初升,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看了看时间,程一平端着茶杯从办公室走出,向常委会议室走去。推门进入会议室,除了王军书记和张启明县长其他常委都已到齐,人武部政委黄镇宇有事缺席,已向县委办请假。程一平朝左手边的纪委书记罗晓瑛笑笑,在自己的位置坐下,罗晓瑛扶了扶眼镜,也朝程一平笑笑。

    纪委书记罗晓瑛程一平了解的甚少,不过程一平不会忘记自己刚到云山不久,是这个年轻的女纪委书记在常委会上,关键时刻投了支持自己提名的银都政法委书记人选关键的一票。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来云山前程一平从未见过罗晓瑛,俩人之间自然谈不上有恨,当然更谈不上有爱了。

    罗晓瑛今天身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黑色休闲裤,配上银色眼镜,整个人显得端庄文静。程一平来云山后除了工作上跟她有交集,私下并无交往。当初她因何在常委上投自己提名人选的赞成票,程一平思来想去也只能用她在常委上说的那句话“我觉得应该给年轻的同志更大的舞台,让他们发挥”来解释她的用意和出发点。

    张启明县长在程一平坐下不久,端着茶杯腋下夹着一个文件袋走了进来。张县长除了朝程一平罗晓瑛微笑着点头示意,坐下后从文件袋里拿出文件便慢慢看了起来,很像进入考场临阵磨枪的考生。常委们在程一平进来后不久大家便停止了交谈,除了张鹏仰着头在吞烟吐雾外,其他常委都低着头在看着桌上的文件。

    王军书记仍然是最后一个踏入会议室,站在自己的位置前,背后的墙上是鲜艳庄严的党旗,目光缓缓从各常委的脸上扫过,在自己的位置坐下。看了一下时间,咳嗽了一下道:“除黄镇宇同志到市武装部开会外,都到齐了吧,下面开始开会。”县委办主任徐靖打开笔记本,说道:“根据王书记指示,今天的常委会进行两个事项。”

    “一、学习省农业工作会议精神。二、讨论如何处理西郊旧城区国企建华公司老员工因强拆上访的问题。”程一平皱皱眉,没说什么。王军道:“下面进行第一项,学习省农业工作会议精神!”侧头朝张启明笑道:“启明县长谈谈吧,省委领导对云山的农业发展有什么重要指示?”张启明笑着点点头。

    朝工作人员招招手,工作人员过来拿过张启明手里的文件,分发给各常委。待工作人员发放完毕,张启明道:“同志们,入夏以来华西的气候较往年气温明显升高,雨水明显减少,给农业生产带来了不少困难,针对这一情况,前日召开的省农业工作会议上,省领导做了重要讲话。会后市领导就今年云山农业发展也专门做了指示,要求我们……”

    常委们默默的停着,偶尔拿起笔记着上级领导的重要讲话,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至于他们是不是真的用心在听讲,散会后是否会照着上级领导的要求彻底去执行,那是另外一回事了。省市领导的指示其实不多,除了进一步加大对农民的补贴兴修水利外,主要是要求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带头,常委们各自负责一个农业用水困难的乡镇,保证农业正常生产,农民增收。

    云山下辖八个乡镇,入夏以来除沧河、银都外,各乡镇都出现了受灾程度不同的旱情。经讨论决定,财政局先拿出300万资金,作为抗旱专用款。同时派出工作组,考察各乡镇受灾情况,据受灾情况决定拨款金额。在讨论决定各自要负责的乡镇时,在王军、张启明挑头负责旱情最为严重的两个镇后,程一平选了旱情较为严重的平安镇。

    程一平把笔放下道:“我提一个建议,为了保证专款专用,钱款下拨后,纪委、审计部门成立一个工作组跟踪监督钱款的使用,防止个别胆大妄为的干部将抗旱资金挪作他用,甚至据为己有。”

    王军点头道:“程一平同志的建议很好,我看可以!”张启明道:“专款就要专用,同意!”纪委书记罗晓瑛扶了扶眼睛道:“我同意程书记的意见,散会后马上抽调纪委监察部门的工作人员跟审计部门的同志成立一个联合工作组,监督抗旱资金的使用情况。”事关民生问题,县委政府正副书记又都同意,其他常委即使有不同意见也不会再提出来了。

    王军道:“第一项议题就这样决定吧,接下来讨论西郊旧城区的民众安置问题,同志们对如何安置西郊旧城区民众有什么看法都可以说说?”程一平微微皱眉,从昨天的书记办公会到今天常委会王军书记绝口不提鸿发公司的责任,只讨论如何安置民众却是为何?今天的常委会可以说是在自己提议下召开的,若不能在会上形成统一的意见,不对民众的要求做出回答,那就是失信于民了。

    就在程一平思索对策的时候,张启明起身道:“同志们,首先请允许我做一个自我批评,因为政府的工作没做好,才发生了民众上访的事。作为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这里我表个态,如果政府不能解决上访民众的要求,我愿意接受上级领导的处罚。”张启明这话说出来,常委们脸色一下变了。

    程一平心里起了不小的震动,张启明这话无疑表明了他要解决问题的决心,同时也向鸿发房地产开发公司传达了他誓将此事周旋到底的态度。王军书记微微皱眉,开口道:“张县长言重了,西郊民众上访责任不能全推在政府,作为县委书记我也有责任。”张启明没说话,沉静,会场出现了长久的沉静。

    见程一平皱着眉头,张鹏忽然道:“我谈点个人的看法……”

    王军舒了一口气,说道:“张书记,请说。”

    张鹏道:“把西郊旧城区改造成工业园区确实是一件造福于民众的好事。旧城区居民绝大多数是过去国企建华公司的下岗工人,生活困难,属于我县的弱势群体。住宅房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兴建的,既低矮又破烂。同时街道狭窄,坑凹不平,却位于省道和江山高速公路的交汇口,经常造成交通堵塞,已成为我县交通的制约瓶胫……”

    常务副县长道:“张书记,请说实质性问题?”张鹏道:“周县长,马上就谈实质问题。我认为拆迁矛盾,主要是是补偿标准过低。责任不在西郊旧城区的拆迁户……”“那你认为责任在哪里?”周家杰突然提高了语气。“责任在县政府,在你!”张鹏的火气被激发了出来,声音也大了。“县政府有什么责任?我有什么责任?”周家杰嘭的一声拍了一下会议桌。

    王军皱皱眉道:“让张书记把话说完?”周家杰端起茶杯“咕咚、咕咚”的猛灌茶水。张鹏道:“第一,参照我县其他房地产开发和相邻几个县的拆迁补偿标准,鸿发公司的拆迁补偿费标准过低,直接损害了拆迁户的利益。这是拆迁户阻止拆迁的主要原因。”

    “第二,应制定统一的拆迁补偿办法,包括拆迁具体实施方法和补偿标准,由县政府统一调控。西郊旧城区拆迁补偿费过低的问题,拆迁户多次反映过,鸿发公司为什么拖着不办?为什么在问题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之前,他们敢于强拆民房并打伤居民,以致酿成了围堵县委县政府的事端,责任不在县政府在哪里?”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