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电视会议(下)

文 / 低山流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沈岚脸色变了一下,看了看进出的服务人员,低声道:“徐老兄,你可别吓我?”徐靖道:“一个半小时前我打过一次电话,程书记说在返回的路上快到云山了,现在快八点了人还没出现,电话也打不通……”沈岚打断他的话,急道:“徐老兄,你再打一次试试?”徐靖道:“好!”从包里掏出手机,按了两下。<最快更新请到>

    电话里传来的依然是“嘟嘟”的忙音,徐靖摇了摇头。沈岚道:“怎么办?要不通知贺文强,大家一起研究?”徐靖摇摇头道:“还有20分钟会议才开始,再等10分钟程书记如果还不来,再通知其他同志不迟。”沈岚道:“好吧,听你的。”俩人微避开门边,低声交谈。眼睛不时的盯着大院进口处。

    过了一会县委组织部长陈建国夹着公文包走了过来,来往的服务人员都侧身站到边上低头问好,陈建国笑咪咪的无论谁跟他问好,他也笑着道你好!来到大门边无意间侧头一看,见到走廊的徐靖和沈岚,笑道:“两位领导,在讨论什么我陈某人能不能听听?”徐靖和沈岚对视着苦笑了下,陈建国向他们走了过去。

    走进身旁,陈建国左右看了看,抬头看看初升的月亮,笑道:“花前月下,诗情画意,两位好雅兴啊!”沈岚苦笑道:“陈老兄,你就不要笑我们了,全县广播电视会议的时间就快到了,程书记到现在还没现身,我刚和徐老兄在商量,这事该怎么处理呢?”陈建国脸色也变了一下,云山班子里现在就他和徐靖、沈岚三人在云山工作的时间最久。

    也因为时间最久他们三人比其他常委更了解云山一些黑煤矿主有时为达目的往往会不择手段。现在云山县委砸了他们的金饭碗,难保他们不会铤而走险做出其他事来。徐靖想了一下道:“两位,我看现在就通知其他同志,大家一起商议后报上级领导……”陈建国话语未落,一辆黑色越野车开进大院,车头大灯射出的灯光扫过他们三人。

    陈建国微微皱眉,沈岚望着他身后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打断的他的话道:“陈老兄,我看不用了。”见沈岚望着自己身后露出古怪的笑容,陈建国有些疑惑的转过头,只见刚开进来的黑色越野车,车门拉开,走下车的不是程一平又是谁,跟在程一平身后走下的是一个头发花白身材瘦削鼻梁上驾着金丝眼镜的老人。

    老人看模样六十一二左右,走起路来稳健有力,完全没有老年人的样子。徐靖等人忙迎了上去。

    主席台上原本摆放了各色花草,今天又加了十几盆火焰似的一串红。王军主政云山时,无论大会小会,只要是上电视的,台上就座的领导胸口必须别上鲜花,就像谁家娶亲似的。云山官方场面毕竟还没那么庄严,领导们佩戴鲜花只是近两年的事。有的人便不太自在,不时瞟瞟胸前的鲜花,似乎那是个快要爆炸的雷管。

    徐靖刚调入县里时也有些别扭,每次坐在台上时便双手相扣抵着下巴,把鲜花挡住了。但县里开会的规矩多少有些随意,尤其是开**会时,本来应该只是大会主席团坐台上的,却每次都把所有常委放在台上坐着。县政协主席任世江不是常委,可他是县级领导,也是怠慢不得的。

    主席台就显得格外拥挤。有人在底下开玩笑,说今后设计会场,干脆把主席台弄得比台下大些,免得领导们那么艰苦。有人却说,拥挤一点好啊,这就叫紧密地团结在县委书记周围。现在云山领导换了人,徐主任琢磨了下,决定不再让干部们再佩戴这些小玩意,如果事后程书记不满意,那自己向他认错就是。

    七点五十分,崔静耳麦里传来导播的指令开始直播。小杨的摄像机也对准了她,崔静左手拿着话筒,轻启红唇:“观众朋友们,晚上好!我现在云山县委礼堂为大家做现场直播。大家知道近段时间以来,云山县委县政府为治理黑煤矿……”简略的将县委召开这次全县广播电视会议的背景交代后,摄像机对准了主席台。

    七点五十五分,在热烈的掌声中,县委书记、县**主任程一平,县委副书记、县长贺文强等县领导走上了主席台。程一平左边是县长贺文强,右边是县委副书记罗晓瑛。程一平和县领导们微笑着慢慢的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县委办主任徐靖轻轻摆了摆手,台下各乡镇各部门主要领导慢慢坐下。

    会议由常务副县长吴大明主持,吴大明看向程一平,程一平轻轻点了一下头。吴大明转过头冲着话筒道:“同志们,大家都知道长期以来,治理黑煤矿一直以来是云山县委县政府……”此刻坐在电视机前的除了云山各级干部和普通百姓,通过市电视台转播,江州地区大部分干部群众也看到了云山县委礼堂广播电视会议的实况。

    只听吴大明道:“……下面请云山县委书记程一平同志,对今后治理黑煤矿的工作做重要讲话!”说完鼓起掌来,在热烈掌声中,程一平开始讲话:“同志们,我想先跟大家重温一首古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诗我们在小学语文课本时学过。”

    南湖小区别墅,张若兰背靠沙发,小汐小芳俩人也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程一平讲话,听到程一平念出这首悯农诗,小汐也跟着读了起来,张若兰一下抱起她笑道:“听叔叔讲话,好不好?”小汐用力点头。

    县委礼堂主席台上程一平继续道:“在封建社会,把官吏视为社会三六九等的“人上人”,当官坐轿、升官发财、为官作威、居官富贵,是封建官僚奉崇的信条。身为平民的李绅,写下了这首悯农诗。但步入仕途后,却作威作福、“渐次豪奢”,断然丢了百姓情结。想想前段时间我们云山县纪委按党纪国法处理的某些干部,李绅的故事今天读来亦发人深省。”

    程书记虽没有点名,但台下的干部都明白程书记说的是谁,大家不敢跟程书记对视,低下了头。程一平又道:“共和国成立初期,开国元帅曾告诫搞特殊化的领导和机关干部:“不要以为你很高,这种高是因为你骑的马高。下了马,该多高还多高。”我们党的干部,早已被明确界定为“人民的公仆”,不管职位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

    “只有服务人民的义务,没有以“官”谋私的权利。如果说有什么特权,那就是克己奉公、为民谋利的天职,而无假公济私滥用职权的特殊;唯有吃苦在前、默默奉献的本色,而无享乐在先、安逸奢靡的特殊。”

    程一平的目光慢慢从台下的干部脸上扫过,加重了语气:“云山解放已50多年了,今天已是21世纪了。论资源,这里是华西省的煤焦基地;论生态,森林面积在全省唯此为大。可我们的百姓至今还在温饱线上挣扎!你们就不感到脸红?你们就不感到羞愧?你们还能记得你们入党时的誓词吗?

    “我们的工资是纳税人的钱,吃的饭是百姓种的粮,我们有何德何能坐享其成?大家再看一看,在江州地区,穿的最烂的是云山人,吃的最差的还是云山人。云山的普通老百姓在外,从来不敢说自己是云山人。为什么?在座的你们就不感到羞愧?可是领工资时,你们谁也不少拿一分钱……”

    () ( 官道之胜者为王 /7/74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