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 很多的事情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说是狗肉店,其实是野味店。把所以的野味都点高了,才一千多块钱的菜钱,马立新感觉自己赚了钱。上次的钱没有用完自己就不安。4瓶茅台摆在桌子上,酒在瓶子里清澈透明,一动就翻点小泡泡。马立新觉得很清醇。

    “点这么多的菜做什么啊?多了浪费。”李行长道。

    “那是他的心意。你就吃吧。”胖游局长道。

    “你就是喜欢吃呢。”

    “有一次啊!一个打猎的人累哦,就站在山上拉尿,尿一滴下去,就听见野猪叫,那人吓得不的了,赶紧就跑,这一跑就跑出问题了,越跑后面的野猪追的越紧,好象还有鼾声,他猛一回头,好象是一胖人。”

    “你要说我就直接说我,不要这样的含沙射影。”游局长道。

    “你说你家怎么就住在金沙江边上,你看江两边红红的,茅草深深的,有时候还出点血,你说这是什么?”游局长道。

    “哈哈。”大家都笑了起来,这是什么?马立新很清楚,这是说的女人。游局长反说李行长的话。

    “李行长啊!晚辈敬你。希望你能多指点我们。”马立新道。

    “他呀指点你什么呀,就是指点你认识钱,你知道吗?要贷款找他一个准。”

    马立新正是想找他说这事情,就道:“哥哥,你做个介绍吧。我还真的想贷款呢。”

    “你真的想贷款吗?你要是真的想的时候我们的行长就来假的了。”哥哥笑着说。

    “你真要钱吗?”黄部长问,他问的很认真。黄部长是哥哥一手提起来的,现在虽然是正部长,但是他经常想讨好哥哥。

    “是真的。”马立新很认真的说。

    “是做什么事情呢?”李行长道。

    “桥山办事处的纸厂想对厂里的技术进行改造,需要点钱。”

    “纸厂啊?那不行,你知道纸厂的污染吗?很多小纸厂要关闭。”行长道。行长对这些事情是很熟悉的。

    “正因为这样,所以要扩大生产。”

    “万一,你要贷款要以办事处的名义。”行长道。

    “以办事处的名义可以贷款多少?”

    “最多一百万。”

    “哎,那很少啊。”

    “算了,行长,我看你就自己把自己的钱拿出来贷款就可以了,你说一百万还找你们做什么呢。”哥哥道。

    “书记,我们真的不能乱来啊。我们原来有些年随便别人怎么贷款,还要拉着别人去贷款,后来呢?亏本!”

    “我看还是建设局长好当啊。”黄部长道。

    “我们很多事情,复杂。”游局长道。

    “一看你就知道你没有操心。你的样子叫心宽体胖。”哥哥道。

    “我们下面有很多的局和厂。天天都是事情。”

    马立新正好想到姐夫要开店的事情,要准备大一点的门店,就问道:“游局长啊!你知道那里的门店要转让吗?”

    “你找他就没有找对人啦!要找单位的领导。你象商业街是塑料厂办的,你就得找那厂长。”黄部长道。

    “现在要做生意就只有到商业街上去做,那里集中。”建设局长道。

    “要找塑料厂的厂长那还不是小意思,我还不愿意找他呢。”建设局长道。

    就是上次那厂长找到建设局想把那地卖给私人,就是有些证件弄不到手,只有游局长能办。帮忙就是要少钱的事情局长自然是不帮这忙的。

    “那你现在打个电话把他叫来。”

    “还有上次他还找我贷款,你长的好象五百万呢。”李行长道。

    “我马上叫他来,你看看如果在家的话二十分钟准时到。”游局长道。

    游局长拿起手机道:“小非啊!你现在打个电话给塑料厂的王厂长,叫他现在给我打电话。”局长转个个弯。

    没有到三分钟,游局长电话响了:“局长啊!我现在在去狗肉店的路上,马上就到了。”还不到十分钟,一个圆圆头的40多岁的人就站在桌子前面。朝大家点着头:“大家吃好,我埋单去。”

    “今天有人买单,不要你去买哦。只是有一件事情你要去办好。”

    “您只管吩咐。”

    “这是我们的马主任,你就让他和你说话。”

    “王厂长,是这样的,我们想找个好点的门店做点生意,不知道能不能安排一下。”马立新道。

    “门店说真话是已经满了,你想那里还有空闲在那里的呢。但是局长交代的事情我必须完成。三天之后,我打电话你。把你的手机号给我。”马立新就和厂长交换了手机号,又道:“我要大点的门店,想办个卫生纸批发中心。带仓库的。”

    “我去安排,不过仓库和门店有的有点远。”

    “说好了来喝酒。”哥哥道。

    “这是我们的徐书记,认识吧?”游局长道。

    “电视上经常见。”厂长道。

    “你现在那里是黄金地带。”李行长道。

    “我们都有难处,正因为是黄金地带所以我就更难了。”

    “我们的徐书记是马主任的哥哥,这事情你要操心。把事情办好呢。”黄部长道。

    “一定,一定。”于是大家都敬厂长的酒。马立新在酒席散的时候又给每人两条高档烟。然后再请大家洗脚唱歌按摩。一系列下来把上次的赢的钱花完了自己还贴了几千,但是他觉得今天花的值得。认识了很多的要害部门的领导,还办好了事情。姐夫的门店开张的时候想大张旗鼓的放鞭炮摆花篮。但是马立新想不要那样的做。就该为悄悄的开张。

    办事处纸厂先无偿的提供各种品牌的卫生纸。这样姐夫就不要花一分钱的进货的钱。门店也不要押金。三间门店,都是别人经营的好好的,突然就被厂长赶走了。仓库远一点只要买个皮卡就可以了,请个人开。

    第一个月没有什么生意。姐夫也就没有在意。但是第二个月第三个月都不好,连房租都赚不到,姐夫这才慌了。又找到马立新。

    马立新想做生意先要打开销路。张厂长对于马立新建立销售中心的事情还是留了一大手,先没有把销售人员去掉,这样厂里还是原来的销售渠道。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马立新想这厂长不错,要是指望销售中心那厂里的销售就瘫痪了。这样一想马立新吓出一身冷汗来。马立新到县城找到姐夫,道:“你现在马上召集一些人跑超市和一些商店,专门进行卫生纸的销售,要尽力建立自己的渠道。要把别人的市场抢过来。”

    “那价格呢?”

    “你先把别人的价格打听清楚再有目的的打压。还要多做宣传。”

    “那就到电视台去打广告。”

    “也可以,到电视台和报纸上打广告。”

    “还可以发点传单,或者派人到超市商店去宣传。”

    “就这样,明天我就派人去行动。”姐夫道。

    马立新到办事处上班的时候纸厂的张厂长打电话来了:“马主任啊!销售中心的事情怎么样了,还好吗?”

    “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情况,等过段时间再看看吧。”马立新想到姐夫的生意很不好,只好敷衍着道。“我看要在销售上拓宽渠道,增加品种,我还可以为你增加品种。”张厂长一定知道是自己家的人在做生意,所以才这样的说道。

    “张厂长,我请你喝酒啊。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可不象你马主任,经常有饭局,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只要你马主任有时间我就有时间。”

    “明天,我打电话你,和你好好的谈谈心。怎么样?”

    “好啊!随便你什么时候,就明天。”

    马立新到单位的时候书记正好找他。书记先是问了问企业的情况,书记道:“我看企业现在的情况不错了,是不是他们的利润要多交点了?”

    马立新知道书记的意思,是要企业多给点钱到办事处。又是要马立新先在党委会上提出来。不过这也不所谓。马立新就很快的答应了。

    “还有一件事情,你先到财务上拿十万元,到时候我和你跑跑省城,就是我们乡村公里的事情,我想去找找关系。”

    这是很合理的理由。但是马立新想不是这样的简单。里面应该有原因。

    谢主任和自己的关系很不错,应该是这样说,谢主任和哥哥的关系很不错,才和自己的关系不错。马立新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经常向谢主任汇报工作。

    “最近可能又要有人事调整,你可要注意一点。”听到谢主任说这话,他就想起刚才书记让他拿十万元到省城跑关系的事情,到底是真为乡村公里去跑,还是为他自己的官路去跑,马立新觉得后者的成分还是多些。

    财务上的主任是谢主任的人。谢主任管的是财务,这也是书记自己不去拿钱的原因,马立新拿了钱可以以办公室的名义报帐。只要书记签字就可以了。名正言顺。马立新只能签字一万元以下的帐单。还得谢主任审核。

    现在的体制就是这样,主任管钱,书记全面负责,这样就互相的牵制,是不是能起到互相的监督,但是很多的时候是互相的争斗。

    谢主任知道了书记要马立新拿十万去跑官,也对马立新道:“小马啊!你也帮我到财务上先借十万,就做为办公开支,你不要为难,到时候我签字就可以了。”马立新想这是书记和主任的事情,他们两人的争斗自己也不必要的参加进去。再说谢主任对自己是很不错的。自己现在正是在进步的时候,现在人事正处于调整的时候。就按照他们的意思办就可以了。

    第二天马立新约好了纸厂的张厂长,还想邀请记很干脆拒绝:“我现在不在镇上。”谁知道他在不在呢?他只好给谢主任打电话。谢主任很爽快的答应了。“有酒喝哈好事情。”

    “张厂长还带了厂里的两个中层干部,马立新很热情的接待他们:“辛苦了。你们为厂里做出了贡献我代表办事处谢谢你们。”

    “是啊!对工作做的好的我们要奖励。”谢主任道。马立新想到了纸厂改革需要资金,是不是可以进行股份制改革呢?他就试探着道:“张厂长啊!你说说看厂里改造技术,资金不够怎么办?”

    “那还不是要领导为我们想办*。”厂长道。

    “办事处又不是唐僧肉,我们办事处没有资金。现在我们干部的工资都没有付出,你不是又不知道。”谢主任道。

    “我看是不是号召大家集资。以发售内部股份的形式来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恩,这好象是很多厂现在在实行的事情。”谢主任道。

    “现在要实行股份制不容易,有很多的问题出现。”张厂长当然不会同意这意见,这样会大大的削弱他的权力。

    办事处到县里马立新新买的房子很近,只要十几分钟的车就可以到。一进家,只见妈妈一个人在忙着做饭,马立新就问:“他们人呢?”

    “你不知道啊!现在生意好上了,他们都去帮忙去了。”

    “不是前几天生意还很不好吗?”

    “你姐夫说你真会做生意,一出点子就可以赚大钱。”

    “爸爸也去了吗?”

    “是啊!你爸爸说坐在家里很闲,出去做做事情还好些。”

    正在说话的时候他们三个人都回家了。“哎呀,累死我了。”姐夫一回家就喊起来。

    “没有生意的时候你天天不高兴,现在有生意了你又喊累,你到底要怎么样呢?”姐姐道。“立新啊!还莫说呢?你说的话真灵呢?我照着你说的办*一做,嗨生意就来了。”

    “生意好那就好啊。那你要好好的把握好,把生意做大点。请点人,不要把家里的人弄的很累。”

    “是啊!我正在请人。还想把品种做大点。”

    “厂长说了你要什么品种你自己去拿,钱等产品卖出去再给钱,那你就不要进货的钱,这还不好吗?”

    “弟弟啊!我们赚的钱里面有你的一半呢?等我们有钱的时候还是分给你。”姐姐道。

    “姐姐啊!我们一家人说什么两家人的话呢。再说我还是有钱的,上次哥哥给了一百万还没有动什么呢?还有叔叔给的门店租金也不少。”

    “我们的心意是我们的,你有是你的。这不同的。”马立新这时候也不愿意和姐姐多说什么?就不做声。

    马立新想问问姐夫赚钱的事情,但是一想还是不问为好,怕姐夫想到自己试探一天赚多少钱呢。可是姐夫却是个口快的人,就先把这事情说出来了。

    “立新啊!你知道我一天赚多少钱吗?”

    “应该不少吧!我看姐夫这样的高兴。一天起码一百?”

    “最少五百。”姐夫伸出了五个指头道。

    “五百?”马立新有点奇怪,还是不错啊。一天就有自己一个月的工资。看来还是要做生意,只有做生意才赚钱。马立新想到哥上次买的土地,应该是很不错的土地。现在听说很多的官员都在自己想办*做生意。比如公安检察院*院的一般开的是歌舞厅按摩院洗脚城和赌博城,因为这是他们的职权范围之内的事情,自己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照顾到。工商税务的开的是超市菜场或者参股企业。教育局领导是以干股的形式参加私立学校的,组织部领导以干股参加煤矿投机。听说县委书记在火电厂有干股。自己是个小小的干部,干股的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自己只想好好的让姐夫把生意做好。爸爸要是在建筑是拉起一支队伍那就好了。马立新看到的房产业的发展。人人都要住房子,人人都想住新房子,这就是房地产业发展的道理。

    姐夫高兴的时候就要喝点酒,但是马立新是不陪他喝的。

    “赚了几个钱就不是你了。”姐姐道。

    “嘿嘿!人逢喜事精神爽。是不是,立新同志?”

    “姐夫啊!我到时候还利用县里的关系推销一下你的纸。”

    “你放心,姐夫在心里知道你的好处的。”

    “你们这样说我就不帮你们的忙了。”

    “好了,那我们就不说了。你说我们再怎么办?”

    “开分店。”

    “对了,这就是我想的,我现在是老板了。明天开始开第一家分店,就叫立新分店。”

    “什么啊?怎么用我的名字啊?不好,不好呢。”

    “我们这是不忘记你。”

    吃饭的时候水花来了。水花有时候过来住,有时候就在哥哥家里住。哥哥一般在外面的时候多,家里就只有大嫂一个人,有时候大嫂就叫水花陪陪她。水花也就很疼爱大嫂,就住在哥哥家。其实水花是想住在自己的家里的,姐姐和姐夫都住在一套房子里,很热闹。还有一套房子还没有装修好,等装修好了姐姐他们就要过去住。就是过去住也不远,就只是几步的距离,对面一喊就可以听见。这样住在一起很好。有个照应。马立新这样想的时候爸爸道:“立新啊!什么时候请水花哥哥过来吃个饭啊。我们请他吃饭的时候不多。”

    “他啊很忙,把大嫂经常丢在家里。”水花道。水花说这话的时候马立新觉得还有一些骄傲。

    “那我现在就打哥哥的电话,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啊。”马立新真的打通了哥哥的电话。

    “立新啊!正好我要打电话你呢。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在家啊。怎么呢?”

    “我那块土地现在很不错了呢?天天在增值。”

    “那就好啊。什么时候带我看看。”

    “你想看是吗?现在我就可以带你去看。”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