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一节 自己下乡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卫生局长邱树林,喝酒的水平不高,却是个死打烂缠的家伙,在哥哥家里,马立新又不想做的太过,要照顾哥哥的面子,邱局长也知道马立新与县长的关系,就朝马副县长穷追不舍,邱局长道:“马县长,首先我在医院的问題上是有责任的,我承认我的错误,敬你一杯我的赔罪酒!”他说的时候就把酒杯举起來,望着马副县长,一脸奸佞相。

    马立新在哥哥就里就不好说局长什么不好的话,想想人也是要面子的,特别是领导很多时候面子上的问題往往演变成为实质上的斗争问題,把握好了这内容事情有时候就边得很顺利了。

    马立新不过还是不想让局长很快的得逞,就道:“你这杯酒我就更不好喝了!”

    局长道:“那马县长你说说理由,如果真是我说错了,我罚两杯,县长做证明!”于是邱局长望着县长,哥哥就道:“好啊!我做证明,立新你就说为什么?”哥哥本來喊邱局长吃饭就是为了笼络他,有这样的台阶自己怎么不上呢?

    “你说你这杯酒是因为你的错误而敬我的酒,是不是!”马立新道:“是的!”邱局长这次回答的很干脆利索。

    “那就是说你的错误要我和你一起受喝酒的处罚啦!这很简单的问題,你怎么想不到呢?”他说后就望着哥哥,哥哥刚才说过的自己是证明人呢?哥哥也想把气氛闹起來,就道:“有道理,那你看怎么样呢?”是啊!这是很有道理,说成功两个人喝酒分享,现在却是受罚,怎么可以两个人一起喝酒來承担呢?局长是个很精明的人,邱局长沒有想到这一手,二话沒有说拿起自己的酒杯把酒喝光了,马立新暗想这人在喝酒上虽然说难缠,但在领导面前还是算勇敢的。

    见自己败下了一局,邱局长不甘心,又道:“那我这次我就说点实际的,我敬马县长的酒,希望你今后多指导我的工作,这可以吗?不要说我又说错了啊!”马立新想这次说的理由好象沒有什么问題,要是自己还去找他的岔子,那就让他觉得自己真的沒有诚意了,就自己把酒杯端起,道:“这还差不多,只是指导你要换一个词,换成检查二字比较好些,或者说我更喜欢些!”

    邱局长心里暗道:就你马立新有点咬文嚼字,不要看到我水平不高,就是个小学水平,但是我知道这什么指导和检查不都是一个意思吗?只是当面不好说,就道:“马县长是个爽快之人,我就为这也要和你喝一杯,请你赏光!”

    哥哥见气氛有点和谐起來,怕这时候马立新又來个什么不喝的话,他就也举起酒杯道:“來,我做陪,怎么样,可以吧!”他就望望马立新,马立新很明白哥哥的意思,你要说哥哥不卫着他,那是假的,但是在局长面前哥哥就要为着局长说话了,因为你是请局长來消消气的,你是让你出气的,马立新道:“这话你说的对,我就是爽快之人,就是县长不说我也要和你喝,何况县长说了这话,我认为很正确的!”说完一口下去连脸色一点都不改变。

    酒桌上的话都是酒话,这也不正确,马立新想在这社会上很多事情往往是在酒桌上办成的,今天这事情也就有七八分的把握了,正在想这事情的时候哥哥道:“老邱啊!这马副县长人年轻,有时候说话不很圆转,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你还是要包涵包涵,有时候还要扶他一把!”

    这话再明显不过了,邱局长道:“县长说了的话我那有不听的呢?县长是我们的大哥,社会经验比我们多多了,我会记住每一个字,好好的用到我的工作上,做点成绩出來!”“恩,这就对了!”哥哥微微的点了点头。

    和邱局长处理好了关系,马立新就有些感觉了,这感觉是酸中有甜,这酸是自己初來,沒有站稳脚跟,很多人会和自己过意不去,这甜是自己有个好哥哥,原來听别人说靠山很重要,现在自己才感觉到了,自己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体会就是就是自己有很强大的靠山,还是有人不买你的帐,有时候还是要靠自己去拉拢别人,想到这些他认为自己学了很多课本上沒有学到的知识。

    很多事情总能自己做,要有一个好秘不是自己理想的人,这事情他对哥哥说过,只是哥哥还认为小金不错,但是马立新还是想把他换掉,这就要物色秘书人选,选谁呢?在他的头脑里根本沒有自己的亲信,还是要培养自己的一班人马,借助各种力量來培养自己的人马,这是他今后的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他把这事情当做自己今后的一项重要的事情來做,有了自己的人马,就是自己下台了还是有号召力。

    马立新自从上次和小金到教育局去,就知道小金先把自己要去的消息告诉了教育局,这以后马立新就喜欢一个人先到一些单位去转转,当然他是到自己管辖的单位去,教育局是他最想去了解的单位之一,但是和教育局长喝酒后他想再自己一个人去的话局长还是会认出自己的,那就只能到下面的学校去了解情况。

    自己是从桥山办事处出來的人,那地方的人很多都认识自己,还是到别的乡镇去,水花的乡镇也不能去,但是最好还是去水花的乡镇,这样自己又可以看看水花每天到底在做什么?她是自己的老婆,真正自己的女人,雪花可以算做自己的二奶吗?那就先悄悄到黄沙镇去,只能是悄悄的去,这样才看得到真实的东西。

    黄沙镇离县城有点远,那就不比桥山办事处方便,到城里來一次镇上的人叫进城,有点象日本鬼子來了一样的说法,马立新记得自己看过一本上面写了日本鬼子进城扫荡,自己是不是也想是去扫荡呢?不是进城而是下乡,要是自己真的发现自己的水花和别的男人好,自己会怎么样呢?他有点不敢想。

    他乘上开往黄沙镇的汽车,车子半新的,票价是七元,想想这七元的票价就知道路有点远了,车里人不是很多,不是过年过节去一些乡镇的人也就少了,马立新坐在后面的一个位子上,这样也就免得他人打扰了,但是陆续上來的人吵吵嚷嚷,让他有点受不了,是不是乡下的人都是这样的素质呢?马立新家也是乡下,这样一想不对啊!应该有问題呢?

    刚刚这样想的时候就听见车上一青年大声喊道:“嘿!來啊!大家看一看瞧一瞧啊!不要钱呢?很容易赚钱的啊!先不要你的钱呢?等你赚了钱再说,我们给你钱呢?”于是就有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围上去,女的道:“真的吗?我就不相信真有这样的好事情!”

    那男人道:“这大姐你看看啊!这是三张牌,只要看准了一张红桃k就可以了,你看我慢慢的放下,你一猜就会知道那张是k,你压一下啊!大姐,我不要你的钱的!”那男人说完望望大家,笑了一笑,那大姐的女人很小心的用手指了一下其中的一张牌说就是那张,男人把那张牌张开一看,道:“哎呀,大姐你真准呢?一下就压对了啊!怎么样,再來一次,这次带点彩啊!”那女人还是很小心道:“真的很准吗?那我压十快钱可以吗?”“可以,十快二十都可以,随便你压多少,你们,还有你们都可以压啊!”那男人指了指别的人道。

    马立新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诈骗别人钱的,也就不理他们,他们应该是一伙的人,只是现在装是很象真的,再看那女人就真的压了一个十元钱,又是真的赚了十元钱,这一下就不得了啦!周围的男人就有几个马上拿出钱來压上了,这一压又赚了,马立新就知道还是他们自己的人在压,这时候坐在他们旁边的村民就开始动了,于是就有人拿出了十元钱來,这赌博的事情就是这样,只要有人开始了,就不可以收拾了,输了想赶本,赢了想再赢。

    本來车上人不是很多,但是那些人一上來人就显的多了,坐在马立新旁边的一位少女就道:“假的,你们不要压啊!”马立新一惊,这事情是喊不得的,那些人是亡命之人呢?马立新望了望这少女,少女还有点漂亮,马立新望着她眨了眨眼睛,但是她好象沒有看见一样,仍然道:“你们不要压了,假的,你们是一定要输的!”那玩牌的人很不高兴道:“你是不是要找死啊!我这里明明是真的赢钱的,你不要自己找事情!”

    “怎么呢?我就不可以喊吗?就是要说,怎么样!”少女还是道,马立新坐着把窗户打开了,那玩牌的人就走了过來,装做关窗户的样子,对着那少女的脑袋猛击两掌,道:“吓了你的狗眼,把窗户打开做什么?”马立新这时候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本來他是坚决不管这事情的,再说自己是去暗中做调查的,这要是弄不好自己的身份就暴露了,少女哎呀一声道:“你怎么打人啦!大家看啊打人啦!”

    “我哪里打了你啊!大家说是不是,我是关窗户,怎么会打人呢?大家说是不是啊!”那男人道,他周围的几个人也道:“那里打人啊!只有别人打我们的,那里有我们打别人的呢?这人说话很不公平呢?”马立新见到少女把自己的头用双手捧着,很疼痛的样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再说这样漂亮的少女,自己的心里有点不好受了,他就想帮帮她,那里想到那些人好象知道马立新的心思,让马立新沒有想到的事情出现了。

    推荐一本潜力新作《书徒》。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