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事情不由自己想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立新听到这里,心里也是隐约的有点疼痛,这领导真的就是黑心肠,他自己家还有沒有父母兄妹,马立新道:“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呢?”“我们要继续的告状,我们组织了敢死队,如果人死了,我们全部出钱把他的家人都养着!”看來决心真的很大。

    “这事情我向上面领导反映,但是你们也要相信领导,不要乱來!”“我们不是不相信,我们是太相信了,一次一次的相信让我们失去了最好的时机,反正我们现在谁的指望都不做,就靠我们自己!”马立新也想不出什么好话來安慰他们,正想动身走开,忽然听到外面大声的吵闹,马立新和另外两个主任都站去走出去。

    马立新见到一个老妇人在追着一个年轻的姑娘,前面的姑娘跑的快,后面的老夫人追的慢,那老夫人在后面大声的喊着:“你这不要脸的,你欺负到我老娘身上來了,你不就是为几个臭钱吗?老娘要是抓到你不把你的下身撕烂我就不是人养的!”马立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自己对自己道:“这老人很大的年纪了,还和小姑娘争什么?”沒有想到这话被旁边的一个村民听到了,那村民道:“哎,都是为了钱啊!作孽啊!都是前世沒有做到好事情啊!”

    看着周围人的穿着和说的话,想到他们说的钱,还真的有点想帮帮他们呢?马立新拿出电话打给司机,让他來接自己,这一次只是把事情经过调查情况了,那怎么做工作呢?马立新虽然当了不少时间的领导,大声对于这事情沒有什么经验,还是不懂就要去问。

    车子在路上的时候马立新就打哥哥的电话,听到哥哥说话的地方很杂乱,马立新知道哥哥现在正在忙,哥哥道:“立新啊!正好你晚上过來吃饭,市委领导來了,在帝王大厦888房间!”哥哥他也沒有说是市委什么领导來了,一般市委的书记市长或者副书记副市长來了都到帝王大厦去。

    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帝王大厦的一顿酒席就可以让农民一年的生活无忧,可马立新又反过來一想,你自己是什么人啊!怎么这样的忧国忧民起來了呢?难道别人就不比你聪明吗?现实就是现实,是谁也难以改变的,吃饭的时间一般是晚上六点,吃完饭领导一般都要回去,市委离县里不远,在车上坐个把时间就到家了,谁还愿意住上宾馆啊!

    刚刚到家,哥哥又老电话了,问他到了吗?不要让他们等着,马立新又让司机把自己拉到帝王大厦,进到888房间,哥哥和书记早已经在里面,看到书记很亲热的和市长正在谈话,马立新站在门口,道:“市长,您來了,我來晚了!”这市长是马立新在市里给姬副市长当秘书的时候就在那位置的,叫王亚军,马立新当秘书的时候沒有过多的接触过,但是他的事情自己也多多少少的听到过见到过,不是个善主。

    王市长道:“是马秘书啊!快进來啊!就等你一个人了,你看你不來啊我们还真的不敢开饭呢?”马立新很清楚市长说的假话,可这假话却让自己听着舒服,还让自己有点面子呢?王市长继续的和书记道:“我看那事情就这样算了,你就再不要去想它了,想多了不好!”书记很小心的点着头。

    哥哥见马立新进來了,对他道:“市长來了,你却來晚了,你先给市长大人敬酒!”马立新的何等聪明的人,马立新拿起酒杯先把自己的酒倒满,然后举起酒杯对市长道:“市长,我來晚了,自己先罚上一杯酒,然后再敬市长!”

    “这个小马,人还是蛮直爽呢?我看你原來就不应该给姬副市长当秘书,应该给我当秘书!”“我可不敢高攀,能给市长大人当上秘书那我是三生有幸啊!只可惜我当不上啊!”一现在是副县长也不差啊!好好干,很有出息的!”

    “是很有出息啊!年轻就是资本呢?你看看我们现在都老了,哎,想到这里啊!我们好象就沒有什么劲了!”书记道:“你也不要那样说呢?年轻有年轻的好处,但是你年纪大一点也有大的好处啊!是不是!”市长看着哥哥道:“是啊,是啊!市长说的很对,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啊!”

    市长要管很多的事情,说话间领导又说到了小城镇建设,书记道:“这小城镇建设我看黄沙镇做的很好,是我们县里的样板,应该在全省把黄沙镇退出去!”“只是这黄沙镇书记是个女的!”市长道:“哈哈,市长大人,这你就不懂了,你知道她是谁吗?”“是谁啊!”书记笑着看了看马立新和县长,故意的不说出,把市长弄的一头雾水。

    “她就是县长大人的亲妹妹,马副县长的爱人!”马立新根本不清楚这书记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这关系说出來,而且是当着市长的面说,市长很是惊讶,道:“县长一家人都在这县里当领导啊!”说完好象有点沉思的味道,马立新想到时候要送点东西给市长,马立新这时候道:“我们是后來才认识,原來我就在政府做事情,难道我们在政府做事情的就不能找一起的吗?”

    市长这才笑着道:“也是,我爱人也是我后來找的,我们也都是当领导的,这样说还有点理由,來我为你们在一起的缘分干杯!”马立新和哥哥一起站起來,市长道:“谁站起來谁就罚酒,我们喝酒是向來不站起來的!”马立新知道领导是不喜欢站起來喝酒,原因有不少,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权力问題。

    一般人喝酒为了表示尊敬都要站起來,马立新和哥哥站起來的时候市长对他们进行了批评,这就让马立新感到亲切,有时候表扬往往不是好事情,而批评却是好事情,领导有时候批评你,是表示对你的亲热,你也感觉和领导的关系不错。

    小城镇建设现场会在黄沙镇举行,市长,县委书记,县长还有不少领导都参加了,马立新自然也前往,沒有马立新想象的很多人,全县各个乡镇的领导都到了,先是市长讲话,在是书记然后是县长,领导讲话就说了两个半小时,然后是书记布置任务,马立新想是不是每个乡镇都可以象黄沙镇做到这样呢?

    有些事情说的和做的是不一样的,黄沙镇是马立新上次就來过的,再來看的时候感觉却不一样了,原來的新鲜沒有了,如果黄沙镇真的走到了省里,那水花就有功劳了,水花是不是就是追求的这情景呢?下面各个乡镇的一把手表态而且要签字,划定时间完成任务,要是完不成的要追究一把手的责任,看來这书记是要动真格的了。

    水花对每个乡镇的领导都敬了酒,脸喝的好象煮熟的虾子,话也很多了,马立新见到雪花的时候愣了愣,应该想到每个乡镇來的话雪花是桥山办事处的一把手,也是要來的,雪花只是看了看马立新沒有和他说话,从她的眼光里他可以看出她好象个怨妇,还是沒有的漂亮,只是人对人的感情不一样了。

    晚上是自由活动,有的人就走了,有的人留下來了,宾馆是不错的,有钱的地方还是不一样,有哪个镇有星级的宾馆呢?雪花拿起电话给马立新打起來了,她不想在这人多的地方让人看到自己的事情:“马立新,你是什么意思,怎么这么长时间不去找我了!”话说的很直接,她想事情已经都这样了,还要转弯抹角的去说吗?

    “我这段时间很忙,等我忙完了这事情,一定去找你,说实在的我是很多时候都想你呢?再说要是有人看到我们经常在一起一你说这好吗?”“我知道你已经是县长了,我还得替你注意影响的,我不是那样糊涂的女人,我只想和你有时候在一起,知道吗?”“知道,知道!”“你知道,那我们今天晚上到那里去呢?”

    今天晚上到哪里,这话马立新最清楚,可水花今天是要喝醉的,自己要照顾一下她呢?这事情都是不由自己的,马立新很快的道:“明天晚上怎么样,今天人很多,再说我今天也很累了,怎么样啊!小乖!”“你嘛,我就要今天晚上啊!”“今天晚上真的不可以,你看看很多的领导都沒有走啊!我怎么走呢?”

    马立新和雪花其实就在很近的地方打电话,马立新把声音放到很低,他有时候对女人实在是沒有更好的办法來对付,谁让他长的太英俊了呢?

    自己也要在黄沙镇招开一个现场会,要本着实在的原则,把任务布置下去,对卫生和教育大胆的投入,这时候马立新想到何不趁这时机布置自己给他们规定的任务呢?正好镇长书记都在,会议还有一天的时间,想到这里,他就忍耐不住了,打电话给哥哥道:“哥哥,我明天你安排点时间我吧!让我布置一点任务,怎么样,到时候我和书记也说说!”

    哥哥是沒有问題,马立新想到书记也应该沒有问題的,再说自己花的时候又不多。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