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 移民问题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车上下來几个人,马立新知道这些人是牵头的人,在这时候是不能來硬的,只能先把他们的条件答应下來再做决定,马立新马上对记,我看我们就先在车上去,让他们提出条件,只要是合理的我们先答应下來,再说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沒有精力天天去应付!”县委的大客车就停在旁边,书记道:“那只好先这样了!”于是书记和县长一起上了大车里。

    马立新走过去,把几个告状的牵头人带到大车上,马立新也坐在旁边,县长道:“你们说说你们的条件,合理的我们县委可以答应!”县长这时候沒有用可以考虑这个字,而是用了马立新所说的可以答应,书记在这时候也只好这样了,本來书记是要采取强硬措施,上次书记就是采取的高压手段。

    上几次的高压手段还是让村民有点害怕,但是事情过后却更加让村民愤恨,想一想这事情也不好处理,现在财政沒有钱,发县委县政府干部的工资都是找别的省里借的,几个代表安静下來,其中一个人道:“我们就是要政府补偿我们损失的利益!”“你们想补偿多少!”“我们是这样算的,我们原來在桥山的时候一家一般都有50亩竹山,折合算只算一万元,我们搬來了30多年,这就是30万!”

    还沒有等那人的话说完,书记就抢过话道:“你这30万,让我们县委都不过日子了,所有的钱都给你们算了!”县长道:“书记,我看还是等他们把话说完再说!”哥哥的心态很好,书记这时候气从心里不断的涌出,马立新想,这书记是不是要一分钱都不拿呢?自己要是当上了书记就绝对不能这样,心静自然明,很多时候不能意气用事,再说书记也快到站了,何必为这事情太认真呢?

    那人继续道:“我看你们就沒有诚意,要是这样那我还说什么呢?其实我们农民是最能忍受的,只是现在我们条件太差,实在是沒有办法,我们还沒有算我们的病,要不是般到这里來,你说我们会得血吸虫的病吗?”马立新想这话也是有道理的,只要有道理的就让别人说,还怕他把你吃了吗?想到这里,马立新对书记就有点不好的看法了。

    马立新道:“你们说的情况我们政府一定是要做出适当的安排的,只是这钱的事情我们还要商量,也不是你说的30万,我看我们可先补偿你们一部分,再每年都补偿你们,至于说病的事情,我们有专门的血防医院,政府可以免费治疗!”

    马立新说完看看哥哥,再看看记,我这只是在这特殊的时候提出我的建议,还是请书记做出决定!”马立新知道这话应该是书记來说的,自己是什么呢?自己只是一个排在最末尾的副县长,这话说出來书记是有想法的,只是他从书记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示。

    书记道:“我看马副县长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话,那这事情就交给马副县长专门处理吧!我们县委成立移民补偿小组,我和县长都是组长,马副县长任副组长,管理日常事物,负责处理好这事情,马副县长你看呢?”马立新根本沒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自己什么都不是,再说这事情是吃亏不讨好的事情,做好了沒有人感谢你,做不好人家要上访。

    马立新望望哥哥,哥哥知道马立新要自己说话了,但是他想这书记说出的话是很难改变的,只好道:“书记,我看这事情谁负责先还是放一放吧!这小马原來也不是负责移民的,他对这事情不熟悉,放放再说怎么样!”“就这样了,你也不要多说了,我看这事情马副县长思路很清晰,道理也说的很明白,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这时候不用你说什么时候用呢?”

    那些人也不管你什么组长不组长,只是道:“这事情什么时候可以出结果,我等着!”马立新道:“这事情刚才书记说了,我來处理,怎么样的补偿我们要进行计算,还是按照我说的,你们村组把有病的人分批的安排到血防医院來,请你放心这一点是沒有问題的,决不受一分钱的费用!”

    县长也道:“这一点我们是可以做到的,再说别的!”那人道:“钱的事情,那怎么说!”马立新道:“从明年起每年补偿一个标准,看看一年多少,要说让我在这时候说,我也说不定,但是补偿是一定的,你说的一年一万,我看一年是不是五千!”那些人本來说往多里说的,要是一年补五千,那真的是太好了,只是在表面上还是要多争几句,那些人道:“五千是不是太少了!”书记道:“五千,你知道要拿多少钱出來吗?你算一算这不是个小数目,你们有多少移民!”“一千五百多人!”

    “你算算一千五百多人,要多少钱!”书记看看马立新又看看这些人,好象现在真的是拿刀割他的肉一样,道:“要七百多万呢?”马立新道:“书记,我看这事情先就大致的意向把它定下來,这事情就大概的定在五千,那还有一个是一次性补偿的钱,你们说要30万,这是不可能的,补偿还是要补偿,你们还是说个实在点的数字!”

    见到前两个问題都落实到很好,那些人就看到了希望,也就实在的说了:“十万!”其中有个人道,旁边的人马上道:“你是什么算法,我看至少要十五万!”“十五万还是少了,要二十万!”见争來争去也不是回事情,再看看外面,天已经大亮,马立新道:“我看我们还是先吃点东西再说这最后的事情吧!”

    这样一说大家都还感到是饿了,书记道:“我还真的是有点饿了呢?大家都吃点东西吧!算县委的,不要你们出钱,你们放开肚皮吃呢?”这样一说大家也都消了气,笑了起來。

    车上的人一直在等着,这些人下了大车就大声的喊着:“你们都下來,先吃饭过早!”那些人一下來就问事情怎么样了,这些参加了谈判的人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把事情说得很有把握,马立新想这还只是事情的开始,属于空口说白话,真正的是要钱,前面的路还长着呢?

    因为事情有点顺利,那些人吃起來让马立新有点害怕,一般的人都吃了三大碗面条,马立新只是喝了一点稀饭吃了两个馒头就感觉饱了,倒的沒有睡好觉,实在是想睡觉了。

    吃饱喝足了,现在人还是要到大车上讨论事情,这时候书记道:“马副县长,这事情就先交给你了,你把情况记录好,到时候再说,我们就先走了!”书记走了大家胆子也更大了,纷纷的指责书记,有的道:“是什么书记,怎么当的,就那水平也不照照镜子!”“总是说我们,不想想自己!”“再不给钱,我们就找到他家里去!”

    马立新把他们几个人又召集起來,想到自己这是惹麻烦上身,有点苦笑,马立新在心里想要是把这事情做好说明自己还是有能力的,不要别人说只要自己心里有数就可以了,马立新道:“钱还是要补偿的,只是多少的问題,我看你们不是房屋很陈旧吗?农村里的地基现在也要一些钱,我们政府可以先给地基,不要一分钱,再谁做房子我们又补偿两万,然后每家大概算下來十万,这样可以吗?”

    十万,对农村來说还是一个大的数目,先有人说二十万,那些人也知道二十万是不可能的,现在看到有十万但是觉得还是少了点,大家都道:“再加点啊!再加点!”马立新知道小农意识就是这样,道:“再不可能了,我只有这个权力,再多了不可以的,再说大家也都要站在我们的角度替我们想想!”那些人还是在说,但是马立新现在已经清楚,他们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十万之说法。

    自己处理的意见不知道书记会不会接受,汇报的时候自己要小心点,想到当时书记的脸色沒有什么表情,沒有表情就是最坏的表情,三条意见让移民人满意而回,可剩下自己的时候,马立新觉得在关键的时候自己为什么总喜欢出头呢?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的高尚风格吗?但是马立新倒还是觉得是自己身上的一种本能。

    回家好好的睡觉,妈妈道:“你现在是怎么回事情,晚上三点就跑出去了,象你这样当官,还真如不当,家里又不是沒有吃的沒有喝的,要那个破县长做什么呢?”妈妈的话马立新有时候回击一下,现在今天他很累了,就直接的睡觉,马立新道:“妈妈,到时候你不要叫我,我不吃饭,我睡觉睡好了再起來!”

    妈妈很是疼爱自己的儿子,连忙过去把门打开,道:“你什么时候也回家把家里的坟墓修一修,也快到了七月十五了,我还要烧点钱纸给祖宗,好好的保佑你们!”马立新这时候什么都不想,直接睡觉。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