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 选拔顺利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哥哥说道:“你还有一件事情要注意,明年就要换届选举,很多领导的位置都要动,你看看你有什么打算,先和我说说,我等你想好了,你确定你的位置,我们再一起努力!”马立新先沒有想到这事情,自己做來做去,不就是为这位置的事情吗?自己人生最后奋斗的结果都体现在这上面,别人看你做官很羡慕,自己风光不就在位置吗?

    马立新想到水花上來后的位置哥哥还是偏重于好的单位,这与自己的想法有点不一致,这事情就由她和她哥哥做决定吧!想一想自己也不能太管多了,该管的事情是一定要管,但是这些事情就可以让他们去。

    全县文化教育卫生工作会议如期举行,县长在会上做了发言,强调了这事情的重要性,这让马立新的工作有了一个新的局面,要是请到书记讲讲话就更好了,本來马立新是自己亲自去请了书记,可在晚上的时候省里安排要去开会,有时候的事情先是安排好了,可临时却沒有办法,马立新又想到一句现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马立新在会上主要强调的是自己下去的检查,他心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利用这个时机去选拔自己的人,在自己周围有一个强大的班子,今后就是自己走了,或者下野了,说话也可以上算,这才是自己的目的。

    马立新最后道:“我们要从这个任务中发现人材,选拔人材,要真正作到能者上,庸者下,领导安排我第一次抓这个工作,我看我是要下决心把这事情做好,你们在下面也不容易,但是你们要多想办法,多找领导,多跑路子,埋头苦干,抬头巧干,把我们的文化教育卫生事情迈上一个新台阶。

    中午照例在招待所吃饭,四菜一汤,上点白酒还有点啤酒,马立新一桌桌的敬酒,当敬到铁山镇副镇长副书记的时候,他特地留心,道:|“听说你们镇的条件还不错,你们能不能做个榜样,带个头呢?”“我们回去后还要向书记和镇长汇报,这事情我们不能做主,我们一定把会议的精神传达到位,而且我们也一定会努力做好这工作!”马立新又道:“我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要到你们镇去看看,到时候会通知你们的!”

    铁山副书记道:“马县长,我们热烈希望你到我们铁山去检查指导工作,我们铁山镇虽然说石头多,可镇里的条件不是很好,我看这学校医院还有文化站的事情县里是不是还要拨点钱给我们,我们也好向书记伸手要钱做事情呢?”钱的事情马立新不是沒有想过,哥哥也表示对自己的支持,在大会上宣布了到时候给一些条件差的镇下拨点资金,自己是不是可以到省里去要点钱呢?可想到姬副秘书长和省长的关系,自己就有点吞下苍蝇的滋味。

    大丈夫能屈能伸,还是先联系省里,找点钱应该是沒有问題的,只是钱多钱少的问題,于是马立新道:“这钱的事情我们到时候还是要想办法,大家要有信心,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在这饭桌上喝酒就只是表示表示的事情。

    正在喝酒的时候,马立新的手机响了起來,等酒喝了马立新拿起电话看了看,是水花來的电话,马立新有点奇怪了,这水花平时一般都不给自己來电话的,打电话都是自己主动的打给她,今天是怎么回事情呢?他走到外面安静一点的地方接过水花电话,电话那头只听到水花的哭声,吵闹声一片。

    水花平时是很坚强的人,遇到事情还会处理,今天是怎么了?马立新在自己的头脑中搜索了水花的情况,应该不是很重大的事情,再说在电话里也有很多人的说话的声音,马立新喊了两声,先是沒有声音,然后再有水花的声音道:“立,立新啊!我想回去!”“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你说说!”“回去再说好不好!”看來事情有点复杂,要不然水花不会这样,马立新只好道:“我马上到你那里去,先把你接上來再说,好不好!”“恩,我就在家里等着你來啊!”

    马立新这时候也就沒有心情喝酒了,和几桌人道了个别,跟哥哥说了一声自己有事情就先走了,车子很快就到了黄沙镇,直接的到水花的屋子,马立新见到水花眼睛都哭肿了,在马立新的记忆里水花好象还沒有这样的哭过,他问道:“是什么事情啊!”“我们先回去好不好,你先也不要问我,等回去我再慢慢的和你说!”马立新想也只好这样了,自己不想把她逼的很急。

    回到家,马立新就在她身边,水花道:“你等我先一个人静静,我现在就只想睡觉,你先不要管我,该做什么你先去做你的事情!”马立新暗想水花一般的事情对她來说是沒有什么问題的,那是什么事情呢?马立新这时候想到上次高老板,对了,问问高老板,或者让高老板去问问情况。

    打通高老板的电话,高老板还是象上次马立新和水花到他家去一样的热情,声音里透出阿谀:“我请你一下,你知道水花的事情吗?”马立新想让高老板先说说情况:“马县长啊!徐书记的事情啊!徐书记沒有什么事情啊!我先还和她在一起喝酒呢?”“先和她在一起喝酒吗?什么时候!”

    马立新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三点多了,吃饭的时候是十二点多钟:“我十二点多钟和她在一起,她还是好好的,有什么事情我就不清楚了,你还是问问别人吧!”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马立新想想时间上不对啊!自己到镇上去接她,她打电话的时候不正是十二点多钟吗?莫非就是和高老板有什么关系的事情啊!

    这样一想马立新就感觉自己的想法是准确的,一般來说高老板是不应该把自己的电话先挂掉的,也好,就让水花在家里住几天,镇里沒有了她还怕天塌下來了吗?

    下午马立新打了电话到铁山镇,办公室里的人接的电话,马立新随便说起自己过几天可能要去看看,检查一下文化教育卫生的事情,问到这几天有什么人会去开会或者是有事情,办公室的人道:“只是在三天之后有一个组织工作的会议,组织委员沈如宣要去县里开会,其他的应该都在家里!”马立新道了一声好就把电话挂了。

    那自己就打算明天到铁山镇去会会沈如宣,看看富贵说的人是不是很好,人的问題用好了,事情轻松多了,家里水花一直睡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來,这时候马立新早就到了铁山镇,铁山镇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山被村民挖得百孔千疮,到处都裸露出白色的石头,天空灰蒙蒙的,好象要下鱼,这样的环境真不怎么样,马立新很窒息。

    镇政府建在街道的背后,地方还是很开阔,远远的看见国旗在空中飘扬,房屋做了很有几年,样子已经陈旧,从这里可以看出镇政府的寒碜,那里有黄沙镇的大气和豪华,马立新是和富贵一起來的,富贵來的名正言顺,考察干部,马立新來是检查工作,只是外人不知道的话就有点一头雾水了。

    马立新想想这一般的老百姓还真不知道当官有这么多的讲究,一般人只是看到当官人的风光,沒有看到他们的辛酸苦楚,好多时候每说一句话都要仔细的想想,要不说话撒们时候得罪了领导你还不知道呢?铁山的镇长记镇长一起迎接马立新和富贵,一阵寒暄之后,富贵道:“我想找沈委员谈谈事情,书记你安排一个单独的地方可以吗?”这富贵的身份下面灵敏的领导都知道,县委书记的亲戚,马立新也想和富贵一起去说说话,但是他还是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马立新在富贵和沈委员谈话的时候就由书记和镇长一起去看看学校医院以及文化站,这文化站就只有一个牌子,牌子设在别人的家门口,与这家人沒有半点关系,马立新感到很可笑,这文化站先就不说,这也是可有可无的事情,去看看学校,学校是好多年前做的,也沒有操场,马立新问:“那做操呢?到什么地方去做啊!”马立新参观的是小学,书记道:“我们正想这事情呢?做操就要到中学的操场去做,现在就是沒有资金啊!”

    马立新道:“你这是放着金饭碗去讨米,你看看你镇的周围,随便的一挖都是黄金,你怎么说沒有资金呢?”书记和镇长都不明白了,道:“请马县长给我们说清楚点啊!我们真的就不明白这话的意思!”马立新道:“你看看你镇最大的资源是什么?”“当然是石头啊!”“是啊!你再看看你们镇上有多少老板呢?”“有上百家老板啊!他们都发了,可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啊!”

    马立新看到他们还是不明白,就直接道:“你们要想办法让他们拿钱出來啊!”“让他们拿钱出來,他们还要镇上拿钱给他们呢?我们为这事情操碎了心,请县长为我们指点迷津!”马立新手一指道:“全部都把他们的场子封了!”这句话让书记和镇长大吓一跳。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