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 伤感的季节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两天的时间好象很长,可对于秘书來说就好象很短,因为秘书在找很多的资料,在写申请和报告,还有一个报告沒有写好,马立新和中央领导见面的时间就到了,也是卢副省长有很好的关系,中央领导原则上同意和马立新见面,这话的意思就很清楚了,也就是说可以考虑政界上这事情。

    见面的地方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地方,说是小地方其实是他们长期玩的一个地方,按照卢副省长说的话也就是说既要秘密,又要好玩,在北京如果领导太招摇了是不可以的,小院子进去各是各的地方,你根本看不到别的地方是怎么样的,只知道自己是在房间里,马立新一看,好象自己就是乡下人一样。

    部级领导人在很晚才到,她的爱人沒有來,马立新和副省长等了很久,马立新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对副省长道:“省长,辛苦你了啊!县里的老百姓会记得你的!”副省长道:“这话你就不要说了,只要事情办得好就可以了!”副省长的电话响了,她道:“我们在六好房间!”

    马立新知道领导來了,有点紧张,自己从沒有见过这样的高官,自己这一生可能也沒有机会进到这国家机关,门无声开了,一位贵妇人进來了,大家就也是马立新和副省长两个人站了起來,秘书都在外面等着,副省长很高兴道:“几天沒有见面你就年轻了,真不简单啊!”“那里,我们这地方会所的技术师不错,技术比以前要好!”

    领导又道:“你也不错啊!下去后是不是心宽体胖啊!”“我在下面要比上面辛苦啊!这些年你又不是不知道呢?”“你还是早点上來啊!我们也好有个照应啊!”“这事情你可以知道的,不是我说了算的!”“我家那位我前几天和他说了说,看看你明年愿意上來不,他帮你一下!”副省长听到这里,马立新估计也是很高兴的,却沒有想到她道:“我是从这里下去的,过去叫流放,我看你就不要把我又招进原來的地方啊!”

    那领导看了看马立新,副省长道:“沒有办法,我原來在下面去的时候有个亲戚,在一小地方做点事情,听说有电厂这事情,想找找你,安排一下!”“这事情,还沒有想好到什么地方去做,我看到那里做都是一样,我又不直接管,这是我家那位是主要管的,说说应该是沒有什么问題,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情!”

    马立新想开口,可副省长一直在说话,说完了这事情,领导也不想再多说了,只是道:“你这些年也受了一些苦,这些我和我家里的都知道,只是有时候我们事情都忙,沒有好好的照顾你,让你在下面受委屈了!”“下面是苦点,可有些事情我现在是想开了,在上面很复杂,总是要靠你们照顾,我都不好意思了!”

    女人和女人总是有说不完的事情,好长时间马立新都沒有机会开口,等上菜的时间马立新才找到了一个机会道:“领导,请您用菜!”说完拿了一杯鸡尾酒给领导,领导小口的抿了一下道:“这里的酒味道是很不错的,你们自己喝点啊!”马立新道:“领导,电厂的事情大概在什么时候可以定下來啊!”

    领导道:“这事情是我们先审批,然后把投资方喊到一起把协议谈好,就到了实施阶段,要有个过程的,不是一句话说清楚的,这钱呢也不是一个小数字,所以都要慎重!”说完又对副省长道:“这些年我实在是有点想你。虽然说在电话里和你说了不少的话,但是沒有你在面前的那些欢乐,你还是回來吧!”

    马立新想道:要是副省长答应到京城去的话,电厂就不是更有希望了吗?马立新道:“省长啊!这京城是人人都想來的呢?要是我啊就是随便给我一个什么的我都高兴啊!”“你年轻人知道什么啊!我们都是四十多岁,快奔五的了,这些对我们來说真是太晚了,要是你这样年轻的时候我也会这样的说!”

    领导看看马立新感觉还是不错的,也道:“这年轻人不错,怎么就是派这样年轻的人來这里谈什么电厂的事情啊!”“这年轻人就是做实事情的人,在县里是很不错的,我们省里的老领导原來到市委当领导的时候就看中了他,把他找到当秘书的!”副省长这一介绍就把马立新的身份表明很清楚了。

    副省长和她的关系很好,应该是原來就在一起的,可马立新却是不知道是事情,这卢副省长在年轻的时候这领导的老公还追求过卢副省长呢?这一点马立新是不知道的,就是现在副省长说一句话中央那位领导也是要听的,初恋的女人总在男人的心中是一处美丽的风景,也是一生中不能忘却是伤痛。

    西餐吃了一点点领导就要走,她道:“我说的事情你要考虑一下啊!等我家的人下來了,你再要上來就不好说了啊!现在可以和你找个好点的地方,一要抓紧这机会啊!至于说电厂的事情,好说!”时间沒有超过一个小时,马立新等领导走后和副省长在这房间里也坐了半天。

    马立新见领导走了,才反映过來,他责备自己怎么在这里就沒有用了呢?怕什么啊!不都是人吗?于是对副省长道:“她和你的关系很好啊!”卢副省长好象还沉浸在刚才的谈话中,半天才醒悟道:“哎,好多年了,只是我有时候很固执,沒有听他们的意见,不然,我现在还是在部委里面呢?”

    马立新沒有想到她好伤感,就有点不忍心再说什么?只好坐着静静的等她想好了再说话,她忽然道:“我现在就只有把你的事情办好了,我再考虑自己的事情,你放心,这事情我会想办法的!”马立新道:“省长啊!我说一句您不喜欢的话可以吗?”

    见马立新说的很认真,她也就道:“你说,随便说什么我现在都不会说你的!”马立新这才大胆道:“我这里有点钱,我只想通过你给领导,可以吗?”她歪着头想了半天道:“不好,我不管这事情,你说你要送你就直接找她去,你自己找,连她的电话我都不会给你的!”马立新真的傻了,怎么在这事情上怎么能问副省长呢?

    这要是出了事情那副省长不是也要受牵连吗?所以副省长说这话是有意思的,副省长现在等于说可以送钱了,马立新准备了一百万,连存折的密码都写在上面,第二天马立新找到了领导的上班地方,一个人办公,很大的套间,秘书在外面,马立新找她的时候几次电话联系才找到她上班的地方。

    说明了來意,马立新就直接的把存折放到了她的桌子上,沒有说一句话,马立新怕她沒有看见还说了几句话才出來,两天后,马立新才打电话领导,道:“是领导吗?”“恩!”只一个简单的字,就做了回答:“我想下次看什么时间我把县里的书记一起找來,见见投资方可以吗?”马立新想受了钱总要好些的,沒有想到她说话的语气还是冷冰冰的,道:“你已经知道我的电话了,一般上班的时候你打我,回家了我就不是这电话了,这点你要记得,你在家等消息,我一定会通知你,我现在只交代你一句话:这事情沒有问題了!”

    就是这句话让马立新觉得这次是很有收获的,把这情况给副省长说了后,她道:“她说的话都给人兑现了的,她在上面也就是这点还被别人看好,你也可以回家睡个安稳觉了!”“那我怎么感谢你呢?我这里有个折子,还是送你吧!”马立新现在在她面前已经有点随便了,她道:“你上次给我了,这次就沒有必要啊!我又不是沒有钱花,再说你这点钱对我來说算什么呢?”马立新道:“我沒有多少钱,就是几个点,只当你买点小东西!”

    说到钱其中副省长却是不缺钱花,她的爱人也是会赚钱的,走的是从商这点,已经是大商人了,但是她沒有说,怕马立新知道了不是什么好事情,她道:“你花钱还不错啊,可不要走受贿这上面來啊!”马立新想在中央有几个因为这事情而抓的呢?被抓的大多是下面的人。

    回到家,马立新好好的睡了几天,放松了自己一下,再去上班,等他上班是时候发现书记已经好象不管什么事情了,他上班就把这事情向书记做了汇报,时间已经是到了九月,书记正好忙着教师节的事情,忙着讲话,忙着上电视,忙着下面去做点秀,忙着处理老百姓看起來不是事情的事情。

    其实很多时候领导的忙在一般人看起來不是忙,也沒有什么事情的,比如说这国庆,又是安全,又是物价稳定,又是要看望老百姓,又是包稳定,又是要安排下半年的什么任务,等等,这些看起來是沒有什么事情的事情,在老百姓的眼睛里可有可无的事情但是在领导來说就是做这事情,马立新想到书记会很高兴的。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