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 职务调整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立新又回到县里來了,可原來的文化教育卫生的工作已经安排了人,哥哥有心把他的工作做个调整,就让他做城建,交通和环保,移民以及电厂的事情,这也就是说已经上了一个台阶,是有油水的单位,哥哥道:“要不是考虑书记的话,我想让你进常委,可书记说现在不好办!”

    马立新道:“你说说书记最容易打动的地方在那里!”马立新看看书记自己要怎么去争取他,看看哥哥说的和自己想的是不是一样:“这人嘛,还不和一般人一样的吗?不就是官啊!钱啊!女人啊!家庭啊!还有什么呢?你看去看看,观察啊!”马立新想,那就从钱开始啊!

    自从超市实行会员卡,打折,以及从蔬菜基地进货以來,生意真是从沒有有的火,姐夫又选了一些保安,同时把楼上的一些楼层也招租出去,主要是卖服装儿童文化用品,还有顶楼的游乐场,招租的方式让姐夫他们沒有拿出一分钱,就已经赚的上百万了,马立新对姐姐道:“你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商界了,我已经放心了,只是爸爸一直的做建筑,我看这做完了,就要爸爸不做了,享受一下!”

    这是马立新真实的想法,原來马立新是很想爸爸为家里做赚点钱,可有次去参加一朋友父亲的追悼会他的想法就变了,人老了的时候子女是要对父母好一点,古时候就有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而自己在官场,钱就靠超市现在就可以了,也不必要做的很辛苦,在建筑行业做的话是很辛苦的,很多的事情要打拼。

    县城的建设真的很成问題,书记正着手把县该为市,想把县委和一些单位都搬到现在县城外的两公里外的山边上,也就是说重新再做一个县城,现在马立新被安排做了管建设局的领导,这不只是哥哥的想法,其实很大程度是书记的想法,在城市建设这事情上很多时候有扯不完的皮,拉不断的筋。

    交通上,记得马立新在水路村公路上,是做出了不少的努力的,只是当时自己很快的就呀调走,沒有把事情处理好,省交通厅说的事情后來也沒什么消息了,现在又让他当上管这交通的领导,看來是把自己当做了一个救火队员,马立新现在的想法还是电厂,这才是关键的东西,还有自己的职位,还有自己的小孩。

    自从和雪花好上后,雪花就很想和自己生小孩,马立新担心这事情,可往往是担心的事情就出现了,雪花來电话道:“我的每个月來的东西沒有來了,你要好好想想啊!我可以为你生小孩了!”这话把马立新很是吓着,沒有想到上次就很快的有了结果,也沒有想到这久了她还想在心里。

    马立新道:“你还是把他拿掉吧!这样对你和我都不好啊!怎么样!”“我请假,一年,我到海南去,沒有人知道的,等我一年后我就回來的!”雪花的固执让马立新感到一丝丝的担心,这日后恐怕有什么涡患,要是这样,还不如自己现在就不当这什么破官,对于当官,其实马立新很无奈,只是自己在一步步的旋涡中,好象自己身不由己的。

    管文化教育卫生是沒有几个人看得起的,只要是沒有什么油水,除非局长还有点油水,教育局不就是几个进城的老师找吗?那里象建设局,税务局,土管局找的人多的是,交通局修公路,很有油水,马立新上次就听说公路局一年有大多的职工在外面吃喝,每天进票子,还有收费站进的钱有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

    马立新还是想到原來自己召开的教育文化卫生的会议,怎么刚刚的落实下去就自己先走了,很觉得有点对不住乡镇的领导,可这也是沒有办法了,现在那些乡镇领导看到马立新比以前不知道要亲切多少,也不就是想占点好处,先是表哥來了,这表哥在组织部里现在已经是副书记了,沒有当上副部长,表哥还是心不甘。

    表哥來现在每次都是不空手的,马立新就过意不去,好象马立新欠了表哥的人情一样,马立新的妈妈道:“你再來的时候就不要拿东西來了,你又不是开商店的,我家开商店又不缺什么?我儿子能帮你是你不拿东西我也要他帮你!”表哥哥道:“我在部里想换换位置,还是要你家马县长说句话!”

    马立新知道不是说句话可以的,或者说不是自己说话就可以安排的,还是要哥哥來操作,哥哥的事情多,找他的人也多,对于马立新说的一个或者两个人可以解决,可对于说的人多了哥哥也是无能为力的,建设局管城建环卫规划还有自來水公司公汽等一些很不错的单位,这城建局是很不一样的单位。

    很多的城市对城建局的城管很有意见,马立新在干部会上先就对这事情做了强调,可在马立新讲话的时候有一个干部就在打鼾,马立新还是想在管理上入手,想到自己刚刚上台的时候到教育局去的情况,很有点不好,在这自己分管的一些单位是不是也是严重呢?他还是要來个杀鸡吓猴。

    在讲话的时候他停止了说话,他对旁边的秘书道:“你去看看是什么人这样,一定要把这人记得清楚!”秘书很认真的下去了,一看原來的环卫所的副所长,马立新听到是我们环卫所的副所长,就继续的讲话,会散后,他对秘书道:“你把建设局长通知他留下來,我有事情对他说!”建设局长是山东人,山东大汉,好象铁塔一样,人也是很直爽。

    马立新道:“坐,你这一块杂事情很多,说说你的打算!”马立新一直是不喜欢自己先把自己的想法说出來的,都是要别人先说出來,这样自己就可以知己知彼,做到主动权在自己的手里,局长很谦虚的道:“我们要以这会议为契机,在职工里面开展爱岗敬岗的教育,把我们的工作做好!”这些话是很虚空的。

    自己刚刚进入这地方,每一个局长的背后都站着很多强有力的人,马立新想道:不管是什么人,我都要做事情,管你什么人要处理的就要处理,于是对建设局长道:“很好,今天在会上打鼾的就是你们局里的人,你看怎么办!”“这事情我回去后一定严肃的,我们把处理的结果拿给你看,这事情是不允许的!”

    马立新想道:“不知道这所长有沒有关系,或者说关系硬不硬,要是很硬的话自己顶的了吗?”建设局长出來后冷身的笑了一笑,暗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你又不了解一下他是谁呢?”他是谁呢?他就是天地都不怕的人,我局长就是平时了这些人,所以就安排了他当了副局长。

    可马立新那里知道这些呢?当文件送到了他的桌子上的时候,马立新只是拿起了文件写上“同意”两字,马立新再仔细的看了看这文件,发现这处理的确很严重,撤消职务,尽这一项就够那副所长受的了,也不知道是谁就撞到这枪口上了,这话还沒有想完,只听门被狠狠的撞开,进來的正是开会睡觉的人。

    马立新毕竟是练习过一些工夫的人,马上从凳子上站起來,道:“是谁!”“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今天你不跟老子说清楚,就沒有好果子吃!”那副所长说完就一屁股坐在桌子上面了,马立新道:“你多少岁了啊!”“老子不管得着吗?”“你再说说看,秘书你把这人说的话记录下來!”

    秘书跑出來,很认真的把这话记下來,道:“这是做会议记录吗?”马立新道:“这做为干扰办公记录,必要的时候送派出所!”“不要说什么派出所,就是公安局我也不怕啊!你就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啊!”马立新本不想和这人说什么?只是想把这恶气压下,就道:“你要对这话负责任啊!”

    副所长用手打着桌子,桌子有的开了缝,马立新道:“秘书你记得一张桌子是一千五啊!到时候你记得要处罚!”秘书马上道:“我这就去把这单子写到财务科!”副所长站起來走到马立新的面前用手指着他道:“你这姓马的,我要操你妈妈呢?”马立新见到单位有很的职工看这热闹已经很久了,门也是大开的,声音在很早就四处的传播。

    马立新瞅准这时候,猛的一下,副所长面上已经重重的挨上了一下,接着又是一下一下,肚子胸前分别很很的发出了响声,副所长一声惨叫就钻到了桌子下面,大喊:“县长打人啊!來人啊!县长打人啊!”可是沒有人理会,马立新看了看秘马上对外面的看热闹的人道:“走了,走了,还看什么呢?”

    这一喊,外面的人都走了,沒有一个人來劝说马立新,只有副所长还钻在桌子下面不愿意出來了。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