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节 男人也缠绵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水花回家了,马立新看见她显得很憔悴,道:“在下面当书记很累,你要注意身体,不要为了工作你就不要命呢?”“我现在累了,想回家休息一下,我先去洗澡!”马立新从雪花那里回來后已经很有几天沒有做那事情了,见水花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就有一些冲动,水花进去他听见里面水哗哗的响声。

    马立新就不明白这女人在那事情上怎么就不和男人一样,不想吗?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了,见到卫生间的门也沒有关好,暗想,这女人结婚后和结婚前真的不相同,结婚前很在意自己的身体,可结婚后就好象无所谓了,原來在家门沒有关那是沒有的事情,他从很远的地方就看到卫生间里面白白的身子。

    他站在门前,水花道:“你想做什么啊!人家洗澡,你也要看啊!”“想和你一起洗澡啊!我好久沒有和你一起洗澡了,你还记得我原來和你洗澡的情况吗?”说到原來洗澡的情况水花怎么不记得呢?第一次就是在卫生间里做的,很疼痛的感觉是不能忘记的。

    马立新进到卫生间,水花正在插洗自己的身子,他慢慢的坐进了浴缸里,这浴缸就是好,泡在里面有一种很神奇的滋味,搂着水花,水花沒有什么感觉,只是自己一直在洗自己的身体,她道:“你就不能等一下吗?”“在这里比在床上舒服,你就不想我吗?”“怎么不想你呢?只是和你们男人不一样啊!你们男人想女人的时候是下面想,我们是心里想!”

    马立新最喜欢摸她下面的小豆豆,她的小豆豆有点大,好象小气球一样的柔软,摸摸就有点充气的手感,顺着小豆豆的地方可以往下很好的摸到他最需要的地方,他一只手在上面摸,一只手在什么摸,两边开始的时候,水花还是沒有什么反映,这女人來的就是慢,他尽量的让自己慢下來,要配合水花一起进入。

    慢慢水花身上热起來,马立新自己的感觉很准,到这时候他就要拿自己压到她身上,这样全身都有痒痒,她也抬起头吮吸着他的嘴,她的嘴巴有点厚,马立新就是喜欢这厚重的嘴,不喜欢别人说的什么樱桃小嘴,薄薄的沒有质感,前面的凹吐顶在一起了,他和她的手各自的搂住了对方。

    她一把就捏住他的小弟弟,拉着拉着,先慢慢的后來就有点快了,好象旗杆一样的立起來了,她在水里湿润他也能感觉的到,热热的身子一下就连水都带进去了,这和在床上是完全不一样的,她的白在水里也带上了一层暗暗的红润,水花哼哼着,就点好象杀猪杀到最后,有点有气无力的声音。

    水花道:“我还是喜欢你在后面來,好不好!”马立新沒有做声,只是把她的身子扳过去,让她后面的屁股对着自己,自己压在她的背上,下面长长的进不了,她只好反着手捏着拉进了,一拉又出來了:“你呀,怎么,是老了吗?”“我老了,我就是老了也很强硬的,你不相信啊!”

    说完这话后马立新马上就把自己的身体完全的压在她的后面,她道:“哎呀,你要死啊!你不知道别人受不了啊!这样的话你就去找别的女人,我真受不了拉!”“就是要你受不了,怎么样!”他的双手饶到前面把她的两边的肉肉掰开,好让自己后面的长进去,一下一下,她的头她的手都动起來了,。

    马立新知道她已经进來了,是自己想到要的效果,他的手他的嘴在她的身上到处的游走,让她身上毛毛的痒痒:“你,你,我不行了,不行了!”水花每次都是这样的喊着,外面妈妈还在家里,马立新忽然想到这卫生间的声音还是可以传出去的,自己也到了最后的强弩之末,就道:“高,高,但是你不要再大声的喊了!”

    水花好象还在战斗之中,她一下把自己的身子翻过來,就拉住马立新手和脚都缠绵在他的身上,她的嘴巴也在他的身上到处的吮吸,两人停止的时候正好妈妈喊吃饭,他道:“你要是回家來,我天天都要你的!”“是这次是想回來,在下面累了,再说要在下面做点事情很难,下面的人野蛮,不好感化的!”

    要是真的上來,那自己和雪花的事情就不好做了,更要小心,两个女人自己都喜欢,都有不一样的滋味,忽然他又想到纸厂的小费,那样子又是有一种别有风趣,一定和这两个女人不一样的,要是能得到她自己不就是原來的皇帝一样了,两人坐在桌子上,妈妈道:“昨天你老表过來,有拿了东西來,我说不要拿东西,我们又不是沒有,他就是要每次都拿东西!”

    马立新想到自己家原來穷的时候亲戚不多,也不蛮走动,现在很多的亲戚都來找家里妈妈,妈妈又道:“你看我在街上的时候见到了你原來的同学,小孩子都很大了,真是很可爱的!”马立新知道妈妈的意思,于是他道:“水花上來就好了,这孩子的事情就可以有了,到时候你带小孩子你要说累啊!”

    上班的时候马立新很有精神了,这男人还是要女人的滋润,沒有女人的日子马立新感到自己有点蓬头垢面,正在办公室,秘书进來道:“县长,有人说是你原來的朋友,要找你,是桥山办事处纸厂的张厂长!”“你叫他进來吧!”一会张厂长进來了,这张厂长也是年轻人,只是进來了沒有原來的那样子,有点拘束。

    马立新从老板桌子后面站起來走过來握着他的手摇了两摇道:“稀客啊!好久沒有见到你了!”“我是经常见到你呢?”“你经常见到我,真的吗?”马立新说道,马立新想了想,自己怎么经常在他的面前呢?于是他道:“我们要好好的谈谈,晚上我请你喝酒,最近好吗?”

    说到最近好不好的事情,让张厂长有点伤感,厂长道:“哎,一言难尽啊!这皮书记不是很管事情,办事处的主任很想手里的权力,可又沒有能力,把我们这些企业左右的折腾,现在很难啊!”马立新想到自己在当领导的时候把办事处的企业做的很活,可现在这雪花和自己在一起,沒有上进心了。

    马立新道:“你就在我这里睡觉,等我下班我们一起喝酒去,再好好的说说话啊!”“我还有一个人在外面,就是办公室的小费,不知道你还记得不!”“小费啊!”马立新怎么不知道呢?可他就是要装做不知道的,好象在努力的回忆:“一个年轻的小女孩,是我亲戚,想让你帮帮她,我们厂要垮台的是迟早的事情,我也想让她早点的出來,就想到了你!”

    马立新正是想到她,沒有想到的是她就來了,也好,等自己当上了县长安排她点事情是沒有什么问題的,于是道:“那你快喊她进來啊!我们马上就去喝酒!”“这女孩命也不是很好,三岁的时候父亲就不在了,都是我在照顾她,原來你在办事处当领导,我们厂是越办越红火,现在很多的干部都在找关系走!”

    马立新现在不想知道这纸厂的事情,自己现在有很的事情要忙,再说企业的事情不好管,管好要花很大的精力,主任呢在帮倒忙说明里面有钱的关系,涉及到钱的事情马立新想就是利益问題了,你要是损害了他的利益那不嫉恨你一生啊!

    处理了两个文件后,马立新对秘书道:“我和张厂长有些事情,你就在办公室里有情况和我联系!”嘱咐了秘书就对张厂长道:“走啊!我们找个小地方喝酒,不张扬的!”都到下面见到一漂亮女子正在张望,马立新一眼睛就看出是小费,想到自己原來到纸厂去的时候她很热情,做事情也不错,应该是个可用的人。

    见到马立新,她轻轻的喊道:“县长好!”那一低头的温柔让人顿生怜惜,粉红的面颊明眸皓齿,披肩的秀发,总有几根散在前后,马立新见到的她比原來好象又高了一点,马立新连忙道:“几年不见你又长漂亮了!”“谢谢县长的夸奖啊!”“走,一起吃饭去,我记得你很有礼貌啊!想不到你说话的声音都好听呢?”

    马立新把他们带到一个小酒店,找个包间,门一关,话就很自然的说上了,加之小费在这里,马立新就谈笑起來,小费只是睁着很大的眼睛,望着他们,不时的说上一句话,马立新道:“看來我们还是要经常在一起才不陌生,你看你们还是真把我当成了县长呢?再说我现在还是副县长呢?”

    “你永远都是我们的领导,记得你在我们那里的时候我们都把你当作我们的主心骨,当时纸厂好多的事情你是快刀斩乱麻,一下就处理好了!”“那时候我真的忙的很,比我现在都要吃力,不过我喜欢到纸厂去啊!你知道为什么吗?”“哈哈,我就知道县长见到小费那青春的样子,是不是啊!”

    “表哥,你就不要说我了啊!你不是也对我很好吗?县长那是工作,不是我有什么能耐呢?”马立新就喜欢听她说话,听她说话就是享受。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