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节 是不是成熟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时间过的真快,秋天都要过完了,有时候马立新望着窗户外面,看着有的人是人五人六的,有的人是垂头丧气,想到这世界其实就好象是一场梦,自己从老师开始到乡镇干部到现在的县里的副县长,一步一步的上來,而自己的家里的生意也是不一般,爸爸说现在的房屋我一天一个价格,真的是奇怪。

    超市的生意也不知道是那里的原因,也是很火,天天买单的人都要排好长的队,弄的姐夫天天受累,姐夫好多次回家都喊道:“累死了,要请人做才好,再做我这老骨头都要散架了!”可马立新真说要请人的时候姐夫却说再做做,等到真要请人的时候再说,马立新也知道姐夫是喜欢才这样的说,天天都进上几万你说你喜欢吗?

    妈妈当马立新回家的时候总喜欢用眼睛多看看他,马立新也不好说什么?小孩的事情,要是雪花真的生下了,给妈妈带那是不行的,只有让雪花去请人带,自己出些钱给她,秘密一点应该沒有什么问題,可这点马立新却不敢对妈妈说,只好在自己的心里,所以妈妈说他的时候,他也不说话,只是在心里对自己说说,安慰一下自己而已。

    秘书把市财政局的报告写好后送到局长那里去了,现在有了电脑真的是和方便了,邮箱一点报告就发了,财政局计财科负责把报告送给局长签字,应该在三天之后,秘书把这事情向马立新做汇报,马立新一一的做了安排,这才想到了水花上來的事情,还差点忘记了,看看水花可以调到什么单位,这事情晚上要和哥哥做个商量。

    省报的事情终于做了个了结,省电视台來后专门对书记进行了采访,马立新做全程的陪同,书记的笑容很灿烂,在电视台应该有很好的收视率,书记拍着马立新的肩膀道:“年轻人,真不简单啊!你的报道我听说引起了省委的重视呢?特别是省委书记想在我们这里做个试点,你可要做好准备啊!”

    马立新暗道:“这真是自己找的麻烦呢?自己闹的轰轰烈烈,其实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自己这样的小官要认识省委书记做什么呢?顶多的认识几个副省长就很不错了,可说到省委书记马立新还是想好好的表现一下,马立新对书记道:“这都是书记的领导好,省委书记要做试点还是书记走在最前面啊!”

    书记这才点点头道:“小马同志,我就觉得你越來越成熟起來了,不错啊!不错啊!是个可造之人啊!”马立新这才明白书记对他说的话是认可的,在这关键的时候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这是最关键的事情,不求政绩但求无过,这也是做官人的深深感触,电厂的事情也不勉强了,能做最好,不可以做就不做,稳定现在压倒一切。

    阴谋有时候是要智慧的,马立新不认为自己做事情都是阴谋,晚上到哥哥家去,哥哥笑意在脸上有点波动,马立新看人很准却的,应该是心情不错的,有什么好的事情,马立新道:“哥哥是不是要当书记了!”“这事情不是说当记的,我也沒有去找人,你说我是进步有把握了吗?”

    “哥哥在我面前是不说假话的,我想今天你应该是有什么好事情呢?”“你家哥哥今天上了省电视台了!”大嫂也高兴道,马立新想到了上次省电视台來采访书记的时候顺便也把县长带到一起,上了电视台,这应该沒有什么?一般人谁重视这事情啊!只有政府的领导自己重视自己的。

    不过马立新也不想伤害哥哥的高兴,于是道:“好啊!有几个人可以上省电视台呢?那可是领导看的东西啊!你要知道市委省委每天都有很多的领导在看省电视台的新闻呢?”哥哥道:“立新啊!你也不要多说,照顾我的情绪啊!我也知道,这沒有什么的,我就是上了中央电视台也就是那样,要进步还是要上面有人!”

    马立新想到一则笑话:村里有一个寡妇,一日拿着镰刀到山上割草,割着割着,发现同村的一个光棍眼直直的望着她,寡妇心理很害怕,不割了站在那里,光棍还是望着她,寡妇转身走了,光棍就跟了上來,寡妇加快脚步,光棍也加快脚步,寡妇跑,光棍也跟着跑,到了半山腰,寡妇跑不动了,气喘吁吁的坐在石头上说:“你想干什么?”光棍说:“我想和你那个!”寡妇“为什么不早说,这样的事谁不想,我以为你想抢我的镰刀呢”。

    马立新想到水花的事情,对哥哥道:“水花的事情这次应该沒有什么问題吧!”“这事情有点麻烦的,主要看领导调整谁当书记,要是我走了你说这事情是不是不好办了啊!”哥哥的意思是说水花的事情要等到主要的领导安排好了再说,可马立新却不这样想,他道:“我看先她调回來再说啊!在下面也锻炼了不少时间了!”

    哥哥沒有做声,也在做考虑,过了一会道:“主要的是现在到那个单位的事情,好的单位要经过常委的讨论,要书记作主,你先去和书记说说,我再做决定!”马立新想到这水花是自己的老婆,是应该自己去说的,再说在下面水花也是做了不少事情的,就是最近很点问題,这事情本來马立新是不知道的,后來是原來的疯子告诉自己的。

    疯子现在也是干部了,现在也进了组织部当了科长,下面去调查的时候别人告诉他的,谁都知道这疯子的嘴巴很多,就好象小喇叭,疯子告诉马立新道:“你可要注意一下你就的女人啊!不要让她在下面让别人吃她的豆腐!”马立新知道吃豆腐的意思,这戴绿帽子是男人都不喜欢的事情,放到谁的身上谁都不好受。

    真的是企业的老板吗?马立新想到上次到水花那里去的时候,黄沙镇的高老板的事情,真的就是高老板吗?高老板的女儿后來就有好几次來电话自己都拒绝了,要是真的是他自己不是有办法吗?就直接的找他的女儿玩玩,看他怎么样,心里舒服不,不过不到最后自己是不玩这一招的。

    家里不缺钱,也不需要水花再去做什么大官,那就到一个相对稳定的单位做点事情就可以,原來马立新想要她去什么妇联或者文化局或者总工会都可以,马立新对哥哥道:“我看水花进一些比较轻松的单位就可以了,一个女人也不要做很大的官!”“这只是你的想法,水花的想法我上次个她说了,她想进好一点的单位,我看你不管是好的单位还是不好的单位,你看她都要当一把手的,这一把手要是不到好的单位,更不好做了,沒有钱呢?”

    沒有钱的事情,真的是不好做,沒有钱的单位职工都不喜欢领导,领导也很难做人,随便哥哥怎么样,马立新想就到好的单位,让她有事情忙,只要能上來就可以,不当什么一把手不也可以吗?现在马立新还真的把哥哥做为自己的靠山,要是哥哥这次沒有当上书记,退到什么人大或者政协自己的官运也要受影响。

    自从省报报道了县里公路的修建后,來农山参观的领导干部络绎不绝,马立新很多时候都在应付,马立新想这很耽误时间,有的时候就让秘书去,自己只和那些领导干部打个照应,沒有想到的是有次姬副秘书长也來了,穿着职业装的女性还是和一般的人不相同,她看起來就年轻了,自然是书记在最前面接待。

    看到长谈笑风生,马立新感慨人有时候就是很善变,这书记在下面人面前是一副样子,而在上级领导面前又是一副样子,姬副秘书长道:“你们的公路的建设的确做的不错,你作为主要的领导是功劳最大啊!这些情况省委领导已经知道了,到时候你要好好的谈谈你的成绩啊!”

    书记道:“这些年我们县里的交通是制约阻碍我们经济发展的一个很大的困难,我们是迎难而上,沒有条件我们创造条件上,沒有办法我们想办法上,沒有资金我们找资金而上,我们还实行了领导干部包村向下集资向上找钱的办法双管齐下,有钱的出钱,沒有钱的出力,这样才有点起色!”

    马立新听到这里,知道书记想把功劳归到他自己的头上,书记不知道姬副秘书长和自己的关系,这一点在农山是谁也不知道的,包括水花的哥哥,要是知道了马立新和自己的关系会怎么样呢?一定会对自己不客气的,而不是一般人想的自己会对自己很好,有很多时候不是一般人那样想的。

    姬副秘书长來的时候是轮不到自己说话的,尽管这报道是自己一手策划的,哥哥说话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书记有时候就是让局长多说说话也不想让自己手下的副职多接触上面來的领导,马立新也很知趣沒有多和她说话,他想等晚上再和她说,不只是说,还要好好的做呢?

    想到做,马立新还有点高兴了,本來这姬副秘书长原來是求着自己的,自己比她小的多,老了一点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沒有优势,可她是什么人,她的手上有权,这权就好比是平衡计,慢慢的马立新就知道这是有好处的,再说在床上她的工夫也不错,比一般的女人要好的多。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