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节 消除影响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立新有点愤怒,想找到这些告状的人,又一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沒有谁会告诉你是谁來告你的,只有自己努力的去找关系,把自己的事情安排好就可以了,在这很特殊的时候上面的领导也知道,组织部长上次和自己喝酒过,杨总,对,还是哥哥说的对,只找杨总就可以了,不必要去找省委的领导。

    自己也要告状,告那些自己有怀疑的领导,不好,他在心里把这个想法给彻底的否定了,人不能这样,既然人不能这样,那为什么别人都这样呢?你不是别人,别人那样,你也要那样吗?两个声音在他的耳朵里说着话,自己做人要有人品,不能做小人,跑跑官是可以的,但拿一些无聊的事情去竞争那就是无耻了。

    就是怕这时候有人想到雪花和自己的事情,那小费如果在这时候自己把他找上來一定也有人会说自己啊!马立新对秘书道:“你看看交通局长在不在家,和我联系一下!”秘书把电话接通,局长的声音就传过來了:“马县长,你好啊!你找我有事情我就马上过去!”马立新停顿了两三秒钟,道:“好的,你过來,我在办公室里等你啊!”

    马立新想这就是自己找自己的麻烦,还几次了都是这样的,想到这些自己就有点恨自己,要不是自己想搞什么宣传的事情也不至于现在这样操心,这全县的乡村公路的建设是要整个做验收的,到时候完成不了任务责任在自己,别人是站在你的肩膀上成功,你是站在石头缝里做事。

    一会局长來了,马立新见到秘书倒了茶,那茶是上等的好茶,马立新的柜子里有好几种茶,有福建的铁观音,有西湖的龙井,黄山毛峰茶、庐山云雾、六安瓜片,很多都是别人送的,黄山毛峰形似雀舌,白毫显露,色似象牙,鱼叶黄金,冲泡后,清香高长,汤色清澈,滋味鲜浓、醇厚、甘甜,叶底嫩黄,肥壮成朵。

    局长喝了一口茶,舒了一口气道:“好茶,县长是不是把我请來想送点这茶我啊!”“我还想你送点给我呢?我这些都是朋友送我的,你喜欢喝什么茶,你先说好,到时候我就叫朋友多送点,你高兴吧!”“那我就先谢谢你了啊!对了,县长啊!你说的那个小费什么时候來啊!”

    马立新真的不知道这局长怎么就知道自己找他來就是为这事情呢?马立新抽了一口烟,又给了局长一支烟,吐出了一朵梅花,然后道:“过两天就叫她上來吧!我告诉你电话,由你打电话她吧!这样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马立新在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了上次张厂长给自己的电话,写好后就递给了局长。

    局长也不问小费会不会写新闻,马立新道:“我们这乡村公路的事情,主要是省里的报道,要在电视台和省日报上大造声势,主要的任务不是自己写,而是要跑出新闻路子來,所以我选的人应该是不错的,这事情你就不要说给别人听了,就说是你自己找的,不要让别人有什么想法!”

    马立新想把这话要说明,在这局长面前如果含糊的话,到时候说不定他要坏自己的事情呢?局长道:“县长请放心,我会把事情都安排好,向你做专门的汇报,只是她來后的编制怎么样办呢?”“这事情我到时候作为你局里的调动,把她的集体编制办为国家的编制,但是这时候你就不要办,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局长也知道马县长是在等着局势稳定下來后再做处理,马立新看了看时间,对局长道:“时间也不早了,我看你也是沒有饭局,就到我家里去吃点吧!”局长道:“好啊!我知道你家,就是沒有在你家吃过饭呢?今天我要见见你的手艺!”马立新喊道:“小沈,你也一起去我家啊!吃个便饭!”

    沈秘书有点受宠若惊,道:“那真是谢谢县长大人啊!”县长和家里妈妈通电话道:“中午我带两个人到家里吃饭,你准备一下菜,我自己來炒!”“哪个要來啊!”“小沈啊!你不知道吗?”“啊!是小沈啊!那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呢?我喜欢!”妈妈就是这样的人,有时候自己的情感都在面子上,有的时候就无形的伤害了别的人。

    下午还要上班,把局长和秘书带到家,马立新就自己下厨做菜,马立新原來在家的时候就有点喜欢炒菜,喜欢吃四川风味的菜,麻辣火锅风格,火大味浓,菜也炒的很快,一下子做了五个菜,马立新道:“你们尝尝啊!感觉怎么样!”局长道:“恩,吃一下就感觉不错啊!”

    马立新看到局长试了试,样子还不错,就道:“你们都喜欢吃辣的吗?”秘书道:“我是一天沒有辣的吃不下饭呢?我不是四川人胜似四川人!”局长道:“有人说什么不怕辣,怕不辣,辣不怕,我看都是一样的,只是说法不一样!”马立新道:“我也是半罐子的,只是知道一点点,这一点点就是放花椒辣椒,炒肉的时候放点生粉肉就鲜嫩!”

    家庭的气氛让秘书和局长感受很深,马立新的妈妈一直在叫他们吃菜,有时候还夹菜给他们吃,不过夹菜的时候都是用的公筷,马立新好多次在吃饭的时候特意做出的榜样,因此全家人现在吃饭的时候都用公筷,秘书道:“伯母,我们县长做的菜很好吃啊!你们家可以开个餐馆,生意一定很好的!”

    “我们原來就是想做那生意呢?后來想到餐馆的生意也难做,就放弃了,你不知道啊!沒有人在家的时候我儿子是什么事情都不做的呢?”局长道:“我们的马县长现在在外面是堂堂正正的县长,在家是好儿子,真不错啊!”马立新知道他们都是说自己好的,自己是个什么人自己还不清楚吗?

    马立新道:“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我们现在就是朋友,來,我们喝一下,不喝多了,就喝这一下,你们说呢?”局长和秘书都道好,交通局的事情做好了就解决了自己的后顾之忧,自己有心思去跑资金了,整个县的公路建设事情任务还是很重,还得要局长好好的配合自己。

    很久沒有和卢副省长联系了,马立新想不管是有沒有事情,这领导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和他们联系一下,要不那样说不定领导就忘记自己了,电话是她的秘书接的,很好,马立新就想听听副省长的女秘书那苏州软语,好象小鸟一样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找谁啊!”

    回味了一下她的声音,马立新道:“我是马立新啊!姚秘书啊!还记得我吗?”“怎么不记得你呢?我要你陪我逛街你还记得吗?你是怎么对待我的啊!还想我为你做什么事情吗?”“你上次不是说我不错的吗?现在怎么又说我不会做事情啊!”马立新知道秘书有点打情骂俏的,就道:“省长什么时候有时间啊!我想找她反映一下情况呢?”

    “那你來啊!她这几天都有时间,我也有时间,都欢迎你來啊!”马立新很明显的感到秘书的高傲少了,更多的是戏谑,马立新道:“那我就请你的领导一起玩啊!我又不是沒有请你们玩过,你还记得吗?上次的按摩,那男人光光的,你好舒服吗?”“你胡说呢?我们只是按摩呢?又沒有做别的什么?”

    跑省里只能是自己一个人跑,自己多次往省里跑,还跑出了不少的钱,书记就注意到了这一点,马立新上班的时候秘记又來电话了,他在办公室里等你!”县委和县政府都在一起办公,到书记的办公室里很快,要是新的政府办公楼做好了,那就更加的方便。

    一來上班书记就找,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应该是有麻烦的事情,马立新想要是好的事情,书记都是先拖一拖,然后再说,不好的事情书记都是恨不的马上就把那事情甩给下面的干部,马立新进去的时候书记在看日报,可见他对这日报是每天都看,也在认真的研究,马立新想这省委书记应该也在看省日报。

    马立新进來道:“书记早!”“早,坐!”简短的两个字就把马立新定格在办公室桌子前面:“你看看,你看看这记者多么会写啊!真是是写活了,小马啊!你是不是也再上两篇啊!”再上两篇啊!说到容易,真不知道这日报的难度呢?要有好的创意,还要有好的记者,马立新道:“好的,我会按照书记的指示去办!”

    说了半天,书记才转到正话上面來了,书记道:“我今天找你來,主要是要了解你的情况,你对组织要如实的说,要把自己的真实的想法好好的说出來,有则改之,无则加冕!”马立新道:“书记,你说,只要是问題我都会改正的,我不会找理由找借口來掩盖自己的错误的!”

    书记道:“这就好,我们都是喜欢说真话的人,其实你是很不错的,人无完人,象你这样就做的很不简单了,我们的同志还要多想办法,我们在困难面前要做强者,要看到前途和光明,不要被目前的暂时的问題所吓倒,你既要看到自己的优点又要看到自己的不足,让我们的事业有更大的发展!”

    马立新可不想听书记这些话,自己也是当领导的,这些话那个领导说不出來呢?要自己说这些话自己可以说上一天,说一天也不说重复的话,马立新可认真的看这书记很庄重的点着头,心里道:“你到底是看不上我,还是看不起水花的哥哥,把你的怨气发在我的身上!”

    东北湖的鱼是县里最有名的特产,还有马立新家乡的春鱼也是特产,马立新想道:“要是把这些特产用于深加工,一定会有销路的,可惜自己也不是县长不是书记,自己的事情做多了有时候别人就不舒服!”你只能做你自己的本职工作,而且不能做的太好,这就是官场的平衡规则。

    几次在家里马立新都把这事情和妈妈说过,妈妈的意见和自己的意见不很一致,妈妈道:“你不要想多了事情,生意不在多,而在精,我们现在已经做了两项生意,已经很不错了,你就不要想别的了,等你不当干部了,再说!”和妈妈说不清楚,或者说妈妈不理解自己,自己说的事情是说要是自己当了更大的官,就要做的事情。

    有时候马立新还是觉得有点孤单,身边就是几个朋友,很多的人想巴结自己,但是那不能成为真正的好朋友,真正的好朋友不是因为当不当官而看重自己,而是在自己越不当官的时候越和自己要好,要把书记掰倒,联合几个人來做,让哥哥当上书记,这主意在自己心里想了一遍。

    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有点自私和卑鄙,但自己既然进到这里面來了,就不由自己了,你不斗别人,别人就要斗你,是进,还是退,马立新问妈妈道:“妈妈,你说我要是不当这官了,好不好!”妈妈眼睛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好半天道:“你今天是不是有点发烧!”说着就用手摸摸他的额头。

    他只想试试家里人的反映,看看自己的想法在家里有沒有一点涟漪,妈妈道:“儿子啊!不是我妈妈说你,你在家里妈妈又不要做半点事情,只要你回家家里人就高兴,要是你不当这官了,你想想,家里的生意就要受影响!”妈妈的话其实也是马立新自己所想到的,要是自己的官沒有当了,人家就不是这样的看自己。

    马立新道:“妈妈,我只是说说,有的时候我累了,就有这样的想法,你说我这官当的好好的那里有不当了的啊!”“这就好,你不只是要当官,你还要想到当更大的官,这样家里人就更有脸面,你怎么也有,有什么价值!”“人生价值!”“对,是人生价值!”

    妈妈的话改变了马立新自己自私的想法,让他也明白了自己其实就是在帮护着家的,自己是这个家的支柱,要是沒有自己这官帽子,生意就不要多说了,很多的单位都会找來,要钱,直到让你的生意垮台。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