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节 主动出击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杨刚阳的电话终于打通了,秘书一直在拨他的电话,马立新把电话接过來道:“老哥啊!省城的生意开始吗?到时候我要好好的祝贺你啊!”“你这老弟啊!我就知道沒有事情你是不会來电话的,给我打电话都是有事情,你说你有什么事情啊!”“沒有什么事情,你把我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我就是想请你喝酒啊!”

    怎么一说话就是喝酒啊!沒有别的吗?马立新想道,这喝酒只是一种随便的说法,它就包括了其他的一些事情,比如按摩打豆腐玩牌等,杨总是个性情之人,他高兴道:“好啊!我现在在市里,你也在市里吗?”“我正在路上马上就到了,你等着!”“你快点啊!就我们两个恩!”

    应该把组织部长请到,探探他的口气,马立新道:“上次你请的两个人,你现在还可以把他们请到吗?”马立新看看时间还早,沒有什么事情的话应该沒有问題,杨总道:“我试试看,他们都是大忙人啊!不比我这人随便什么时候都有时间,你到了再说!”马立新在路上看到市委招商的力度很大,路边到处都是在圈地围墙,有的已经立起了楼房和厂房。

    自己在很多事情上还是很被动,沒有自己的主动权,副县长,其实沒有什么权力,下面有局长,上面有书记和县长,杨总來电话道:“部长说有事情,不能來,局长也沒有时间,就是我和你,哥弟好好的叙叙!”马立新想到正是有人告自己的状,这人在倒霉的时候可以看到人的本性。

    部长和局长一定清楚有人在告自己,马立新要主动出击,他想好了主意:把书记拉过來,打击一些副职,比如毛副记是个什么东东,通过其他的人把那些副职的情况问好,有针对性的反击,马立新沒有带秘书,自己也不想开车,马立新自己早就拿到了驾照,只是有国家公务员不允许自己开车。

    有自己的司机坐在车里是舒服的,望着外面一闪而过的风景,他也感觉人生之快,一晃自己也三十了,三十而立,自己也算是立起來了,但立的怎么样,自己好象有点一事无成,总是在拼命的应付一些事情,一些人,想过來想到自己家的生意上他还是很满意,有谁有自己的那样的资产呢?看到很多的领导干部不择手段的捞钱,他有点鄙视,但是可以理解。

    如果领导干部都有自己一样的产业,还会沒有的贪婪吗?当钱多了的时候只是一个符号,一张纸而已,不知道是谁说的真的是很形象,现在自己做点事情,一般的小钱自己也就不考虑了,这两年家里赚的钱拿姐夫说的话來说是,这一大家人两代都不需要做事情,可以坐着吃。

    马立新赶到市里的时候,杨总等在他选好的酒店,马立新看了看这叫做天地人的酒店,一点都不显得张扬,只是前面有个小小的院落,三层的小楼,也不知道里面怎么样,马立新下车,杨总过來,微微的弯着腰道:“还是蛮快呢?你就再调到市委來算了,我们不是可以经常在一起吗?”

    马立新有点诧异,是不是杨总听到什么了,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调到市委的希望啊!自从给姬副秘,那自己是运气好,提的很快,按照一般的程序是不可能的,官气有时候就是运气,杨总道:“我怎么看你脸色有一种喜气啊!我原來在读书的时候别人教我看相,我多少好知道一点呢?”

    “是吗?你是不是看错了啊!肯定是晦气,你再把你的眼睛睁大看看,对了,你刚才说我调到市委來算了,是不是真的想我來啊!”“是啊!我说的是真话啊!你不相信啊!只可惜我沒有权力,要是有机会我们在一起多好啊!”马立新从别人是嘴里听到这杨总是很霸道,怎么自己就看不出他的一点点的霸道呢?

    马立新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什么风声了啊!”“沒有啊!我现在时间很紧,一直在忙省里做工程的事情,我只是听说我哥哥的一些事情!”“你哥哥的事情啊!你哥哥怎么呢?”马立新暗道:“难怪部长局长都不來啊!原來书记要走了,看來不只是县里的书记干部是这样,就连市里也是这样!”

    “我哥哥可能要走了,说是到省里当厅长,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马立新只是望着杨总,然后道“那好啊!你想到省里做生意不是更好吗?”“你不知道省里的水都有多深啊!前任书记到省里后沒有两年就进人大了,这还是好的,不好的到省里就下來了,真沒有什么意思!”

    看來书记要走了,这领导就有点变了,部长局长都不來,原來是他们找到请杨总的客,只要杨总说一句话,都是恭恭敬敬的,现在请不來了,好现实的社会,马立新道:“很多的事情我也看透了,这人啊还是原來的老朋友好,沒有权势的时候交的朋友胜过亲兄弟!”

    这杨总在外面也是个人物,马立新现在却看到他的眼睛里有闪亮的泪水要滴出來,马立新暗道:“这人无论怎么风光,也有感伤的时候,真所谓花无百日好,人无百日红,看來这书记的走是成了定局了,也好,在这冷暖已知的时候说不定对自己有好处!”马立新道:“你也不要太感伤了,來,我们喝酒,一切尽在不言中!”

    杨总把酒杯举起,什么话都沒有说,一口把酒喝完,喝的太急,咳嗽起來,他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连咳嗽了几下,慢慢的搽了搽一下眼睛,道:“沒有什么?真的沒有什么?只是你这人我是看定了,值得交往,來兄弟,喝酒,什么话都不要说了!”

    慢慢的说着话,有时候天南海北,后來又说到马立新自己,马立新道:“世界上的事情真难说啊!有人说我经商,这不,就有人來调查我了,还有人要整我,说我其他的坏话,我看这官也不当为好了!”“兄弟啊!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再说我哥哥现在还沒有走,在最后的关键的时候哥哥还是起作用的,我就不相信这些人能上去!”

    就是要让杨总知道自己來的意思,马立新最后叮嘱了杨总几句,也沒有和他说去玩的话,这时候是沒有心思去玩的,回家都沒有气力了,感受世态炎凉,理会人间冷暖,在路上马立新做了攻击的方法,这方法却把自己吓了一跳,要是真的那样,会把人制入死地,马立新真的有点不忍心,可你不动手就会死在别人的手上。

    再见到哥哥的时候,马立新真的吓了一跳,哥哥显得很老了,移民补偿问題扩大会议上,哥哥坐在主席台上精神萎靡不振,论到哥哥讲话,他道:“移民的事情是件大事情,我们都不能小看,不能忽视,谁出了问題谁要负责,移民的款项我们也正在抓紧的落实,先拿出了一百万!”马立新知道这一百万还是市委拿出的三十万在里面,省里原來拨的三百万县里先是挪用了。

    出來的时候马立新把哥哥单独的找到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題啊!”“告我们的人太多了,省里市里的检察院都在县里,天天都在查我们的问題,你看我不担心吗?”这时候就是要硬拼的时候了,回到家,门关上,马立新拿出电话拨通了桥山办事处张厂长的电话。

    在这中午马立新好好的睡上了一觉,只等晚上张厂长來,下午他沒有上班,就在家里看看电视,还在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可是电话又响起來了,马立新一看,是书记的,马上接道:“书记啊!我在外面,你什么情况请你说!”“你马上來我办公室,來了再说!”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马立新不敢怠慢,很快的到了书记办公室,进去的时候马立新看到办公室里还有三个人坐在里面,马立新认识其中一个,是市委检察院的副院长,知道真正的时候來了,该來的都來吧!他想到了一句很豪壮的一句话,书记道:“马立新副县长,你坐!”又道:“我先介绍一下,这是省和市检察院的同志,他们是來了解一下情况!”“这是马立新同志,他是一个好同志!”

    三个人里面一个老点的人,可能是组长,先道:“马副县长,我们也是进行了很多次的调查和了解,在充分取得证据的情况下才找到你,现在有些问題我要再次的了解清楚,现在你配合我们,说出你的真话,这既是对你自己的负责,也是对组织的负责,你要想好,我们是做记录的!”

    他接着问道:“有人反映你家的超市是你开的,你在背后,他们都是为你打工,有沒有这事情!”“沒有!”“请你把情况说说清楚!”马立新知道他们是想要知道具体的情况,马立新道:“这超市不是我开的,更不是我在背后开的,而是我姐夫开的,我姐夫开的等于我开的吗?”“请你不要以质问的形式來反问我们,你要事实在在的回答!”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