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 暗算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立新在桥山办事处,对张厂长应该算是不错的,张厂长之所以找到他,不就是信任马立新吗?这时候马立新想到了张厂长,而这时候检察院的却让马立新到书记办公室里,马立新道:“我一定会配合你们做好调查,有什么问題你们就查什么问題,我都说实话的!”“恩,这就好!”其中一个领导道。

    “有人说你找了小姐,有这事情吗?”马立新很清楚有些问題检察院的沒有抓住证据,要是抓住了证据他们就不会让他在书记的办公室里谈话了啊!那应该去检察院里审查了,这审查的日子是不好过啊!马立新的朋友告诉过他,进到检察院先是要练站功,不让你坐着,一直的站着,反正我也不打你不骂你可以吧!就是站站你,你又不能为这事情去告状。

    然后就是轮流审问,在二十四小时内,检察院的换班來审问你,你不能睡觉,你要是一睡觉就把你喊醒,很不好受的滋味,严重一点的是要挨打,现在马立新就明白证据沒有拿到,所以只有这样的吓一下他,这样他就有点鄙视这些领导了,马立新道:“我沒有问題,要是有问題你们可以拿证据出來!”

    “我们不是沒有证据,我们是要看你态度怎么样,一个人有错误不要紧,主要是态度要好,不是说了这样的话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自己要想好,这是关系到你今后一生的事情,我们可不想让你这么有前途有希望的领导干部受到什么影响!”呵,这话听起來是很舒服,但是都是沒有证据的话,是吓人的话,难怪有的人受不了就把自己的事情都说了,马立新头脑很明白。

    那些人继续道:“和你好的女人有哪几个,你要好好的交底,我们已经掌握了两个,你想想看是不是!”两个,难道雪花和姬副秘书长他们都知道了,不可能啊!不能说,沒有的事情,马立新道:“我只有水花,水花是我的老婆,别的女人一个都沒有,你们不相信,那我也沒有办法!”

    书记道:“马县长啊!事情已经出现了,你就要好好的配合,只有好好的坦白才是最好的出路!”“书记啊!你这话就说错了,这第一我沒有什么错,也就不存在什么坦白,第二我的出路不是在坦白上,我就是不当什么官,我也可以活下去,所以我认为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我要强烈的抗议!”

    那些人暗暗的看了看书记,道:“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一些情况,到时候我们要请示领导,还要找你,你在这段时间里就不要乱跑,手上的事情可以停止,等我们把结论下來了,你就自由了,也就是说你现在不能乱说乱跑,知道吗?”“好啊!这点我还是知道的,你们就放心好了!”

    马立新从书记的办公室里出來的时候,神气有昂扬起來了,自己想的很正确,沒有实质性的东西拿自己就沒有什么办法,再说自己也真的沒有什么问題,时间过的很快,张厂长的电话已经打來了,问道:“马县长啊!我们到什么地方去啊!”“我请你到帝王去,好好的享受,人生放歌需纵酒,莫待空杯无酒醉!”

    马立新只是想请厂长一个人,其余的人他一概都不想见,可这厂长嫩了点,就沒有想到马立新现在的思想,跟在他后面的是小费,小费跟在他后面,真好象是他的情人,一起出來浪漫的,见到马立新的时候先是小费喊他,她道:“县长好,很荣幸能参加你的宴请,我哥哥说你对他很不错!”

    马立新善于在心里暗想一些事情的,对小费说的话,他暗想道:“这话就不是该你这样说的,我对你表哥不错要你來说吗?另外她的话加上什么哥哥对我说,那你就是听你哥哥的话啊!还有先说话的应该是你哥哥,你怎么抢在前面说呢?”马立新只好道:“我能请到你这样漂亮的小姐,是我的荣幸啊!再说了你今后就是交通局的干部了,要好好的把宣传的事情做好啊!”

    小费这时候就略显有些焦急的神态,道:“县长啊!这新闻的事情我原來又不熟悉,沒有一点经验,我怕我做不好!”马立新道:“你是人吗?”“我怎么不是人呢?我是人啊!”“只要是人就可以做好的事情,你既然是人,那你就可以做好啊!”之所以和她多说话,是她的美丽让马立新无处躲避,她说话时候吐出的气味也让人想入非非。

    算了,说不定是厂长想让自己开点心而已,这样说來他是一副好心肠,又何必去责怪他呢?马立新对小费道:“你去点菜啊!我和你哥哥在这里说说话!”“那你不是要赶我走啊!我才懒得听你们的什么秘密的事情呢?你说你把我的事情办好了,要我怎么感谢你呢?”怎么感谢,马立新有点暧昧的望着她,道:“不是我说要你怎么感谢我,而是你怎么感谢我的问題!”

    马立新说完嘿嘿一笑,这不笑还了什么见不的人的话,女子都很善于看这男人的眼睛,她这一看也看到了马立新眼睛里的含义,不就是那回事情吗?她在面前马立新也就不好和张厂长说什么话,不过吃完了饭马立新还是要把他单独的喊到一边做要求。

    小费今天穿的很开放,下面穿的秋裙,上面穿的露肚脐眼的小腰花边衬衣,披肩长发,这长发又不是很长,中等的,这样就很符合现在的潮流,要是头发太长了,就有累赘的滋味,要是太短,就沒有那种风味,马立新忽然就想到自己苦苦追的的女人不就是这样的人吗?可惜小费來的太晚,自己享受不到了,换一句话來说叫无福消受了。

    等小费喝多了啤酒,往厕所跑的时候,马立新道:“我们是兄弟,你的事情也就是我的事情,现在成败在此一举,我有个办法你要按照我的來做,只要成功了,你不只是上來,而且我把你安排到好的单位当个一把手,你要知道我这人说话是算数的!”厂长半天沒有做声,暗想:世界上怎么会有很好的事情呢?不就是要我办事情吗?

    马立新面授机密后,就把门打开了,小费正好进來,马立新道:“再喝,让你多上几次厕所,那你还要苗条些,让人心疼的那种苗条!”小费道:“县长真会说话啊!我真沒有认为自己漂亮,县长你说我今后怎么样开展工作呢?”马立新道:“你到单位后要好好的请教领导,你要高高在上,至于怎么开展工作,特别是有创造性的工作,那就要你多想办法,有什么问題到时候可以和我联系,我的电话你已经知道了啊!”“恩!”她点了点头。

    马立新问张厂长:“你有多少钱啊!”“二十万!”“太少了,到时候我给你!”马立新见小费在面前多的话也沒有说,他现在通过几次的接触,有点想小费了,接近她的身边,他嗅到了响味,她低头的瞬间,他看到她的羞涩,等到自己成功后一定要好好的和她玩玩。

    时间很紧张,很多人都看到很多的领导位置,马立新和哥哥好象都沒有什么动静。

    五天后的一天,马立新照常上班,到了九点的时候,秘书慌慌张张的跑进來了,马立新道:“怎么啊!你怎么啊!原來很稳重的呢?今天是怎么回事啊!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也不要这样啊!”“不好了,不好了!”“什么事情你说啊!”马立新可能知道自己的动作已经开始取的效果了。

    秘书镇定了一会道:“县委通知你下午三点准时到小会议室开会,说是有重大情况!”马立新马上拿起电话拨通给哥哥:“哥哥,是不是下午开会啊!”“事情不好了,书记被双规了,下午召开常委扩大会,有市委组织部的领导來,你有些事情要保持冷静啊!”自己有什么不冷静的呢?马立新想了解一下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只有疯子可以说,他是个喜欢说话的人,马立新电话打给了组织部的疯子,他道:“疯子,好啊!在忙什么呢?”“还好啊!出大事情了,你说怎么办啊!”“什么大事情啊!也把你忙的这样呢?我还想请你喝酒呢?”“你知道吗?书记被受了,是我们县里有人告他,你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呢?说不准书记要坐牢呢?”

    “要坐牢,真的很严重啊!”马立新想到自己在酒桌子上给张厂长说的话,真的有点害怕呢?要是查到自己的头上,很担风险,酒桌上等小费上厕所的时候马立新把门关上,对厂长道:“你帮我一个忙,怎么样!”张厂长这时候已经想开了,自己是个什么人,是一般的人,就是沒有机会接触领导,这时候不要说是副县长,就是乡镇书记主任要他帮忙,他也会跑的很快的,张厂长道:“县长你只管说,一个字,好!”

    马立新直接道:“给书记送钱,口袋里装个摄像头,把你送情的细节拍下,送省检察院,资金在五十万,怎么样!”张厂长愣了愣,道:“你和书记有很大的仇吗?怎么想出这样的主意啊!”马立新怕他说自己卑鄙,就道:“我这也是被逼迫的,很多时候书记和我过意不去,总要采我,我到时候进步了,会好好的安排你的,但是你一定要守口如瓶!”

    这张厂长很想了一会,道:“好吧!”就再也沒有说话了,马立新知道这事情在他的脑海一时间是难以接受的,得有一定的时间消化,正在这时候小费上厕所进來了,马立新和张厂长就停止了这话題,想到这里,马立新觉得一定是张厂长的计策导致书记落马的,要知道有时候书记是贪的无厌的。

    疯子继续道:“五十万啊!你说说看是不是有一麻布袋子的钱啊!书记竟然受下了,你收了就要给人家办事情啊!事情又不被人家办,你说人家不告你啊!那厂长不就是想在那个局里当一个小官吗?对于书记來说那还不简单吗?一句话的事情就可以了的,哎,真是玩火啊!”

    果真和马立新的安排一样,书记落马了,哥哥有希望了,哥哥当书记真的有希望了,但是马立新这时候有冷静的想着:是不是书记落马哥哥就一定有希望呢?要是上面从别的地方调个书记來,那哥哥不又是沒有希望吗?这事情不一定可靠呢?怎么办呢?比如象毛副书记,还有一大堆的领导等在那里呢?

    书记出了事情,马立新的事情就显示得很无关紧要了,检察院的干部已经对马立新的调查草草做了个定论,沒有事情了,马立新想哥哥会怎么想呢?马立新打电话给郝富贵,郝富贵是记的位置对于他來说应该很重要的,过了好一阵,富贵很疲惫的声音传过來道:“马县长啊!有什么事情啊!”

    马立新道:“听说书记出了问題是不是真的啊!”“都是在听说这事情,不过检察院的的确是來了,把书记也带走了,这事情出的太离奇了,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会事情!”后來马立新很后悔自己,不该打电话给富贵,向富贵问情况,那不是明摆着是有点幸灾乐祸吗?叫富贵怎么想你。

    下午三点准时的开会,马立新一看,真的沒有书记了,真是快啊!说出事情了就出事情,组织部的柳部长到县里來了,首先溜部长道:“今天我们县里出了重大的问題,值得大家反思,书记的问題说明我们领导干部的问題,我们要好好的检查自己,要有高度的党性和组织原则,我们的干部大都是好的,是经受得起考验的,只是有及个别的人在现实面前被胜利充分了头脑,一致出现这样重大的事情!”

    县长,副书记,副县长都分别的在会上发言,气氛很严肃,语气严厉,直接的指出书记的问題,从书记的问題看出书记平时的官僚作风,腐败作风,最后组织部长做总结。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