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 出人意料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在会上部长扫视着大家,大家的眼睛都低着,好象自己都是告状的人一样,马立新沒有经历过这事情,也不知道会不会牵涉到自己身上,部长很严厉说了一些话,然后是哥哥讲话,哥哥道:“书记出了这问題,我们是很疼心的,这是我们干部中的污点,我们大家都要以此为教训,特别是在这时候,我们更加要团结,要防止出现类似的问題!”

    部长道:“现在书记不在,暂时的事情都由徐县长管事情,其他的同志都要配合,一定要搞高团结,不要再出问題了,农山县现在也不能再出问題了!”部长反复的强调,这事情谁都清楚,这送情的人是先就安好了手脚,怎么送了钱就马上去告状呢?马立新现在不知道是好事情还是不还的事情。

    部长也沒有吃饭就走了,在这时候也沒有什么心思吃饭,大家一定都在想是谁告的状呢?只有马立新知道这答案,就是连哥哥也不能说,有些话是连自己最亲的人都不能说的,这就是人的秘密,晚上,哥哥打电话马立新道:“立新啊!你过來一下!”等到马立新赶过去的时候,哥哥拿着什么在手上写着。

    哥哥见他进來了,也沒有说什么话,还是在手上写着什么?大嫂只是倒了一杯茶给他,道:“你哥哥今天都很不高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过了一会哥哥手上的东西可能是做完了,他才望了望马立新道:“这事情是不是你做的啊!”马立新真的吃了一惊,连忙道:“怎么可能呢?我做那事情做什么啊!事情都要有一定的目的,我沒有目的我做干什么啊!”

    哥哥点了点头,又道:“你应该是有目的的,比如说我,要是我当了县委书记的话,你不就好过了!”哥哥早家里说话总是那样的直接,马立新真的有点受不了,马立新赶紧道:“真的不是我做的,这样不好吗?”哥哥慢条斯理的道:“你就不想想我的处境,现在我很难啊!”

    哥哥怎么说他很难呢?难道是说把事情都加在他的头上了吗?不至于啊!哥哥道:“书记的位置有很多的人都盯着,最主要的人你说是谁!”哥哥问马立新,马立新道:“是你吗?你是最有可能做书记的人呢?”“是啊!这事情一出來,对我是最不好的!”“为什么啊!”马立新自己在心里想了想,真的是这样的呢?自己又责备自己,自己原來只只想到为了哥哥帮一帮他,沒有想到事情总不按照人的意志來安排。

    哥哥道:“这样一來,我的希望就完全沒有了,原來我还有点希望,这是谁真是一箭双雕,既捉了书记,又害了县长,马立新先沒有想过來,后來想清楚了:书记不在位,哥哥作为县长就是最佳的人选,那别人就会这样的推断,很大程度上是县长做的这事情,只有县长在这斗争中是最大的受益者。

    “哥哥真的沒有希望了吗?”“真的沒有希望了,搞的好的话我还可以再任一届,不好的话我就可能要到人大去,别人的眼睛现在都盯着我,所以我就不敢动,你几次问我怎么不去活动,你要知道我一动事情就來了的,现在我沒有动都有很多的版本说我怎么样怎么样!”

    真有点聪明反被聪明误,象哥哥说的原來还有点希望的现在一点希望都沒有了,书记也不是很坏的人,只不过有的事情有点斤斤计较,这样马立新想对他來个下马威,要是上面的领导知道是马立新做的这事情,那他一生的政治的生涯都沒有了的,马立新道:“真不知道是谁这样做的,真害人啊!”

    马立新也不想在哥哥家多留,坐了一会就回家了,水花的事情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哥哥暂时代替书记的日子也不好过,只是一个代替,管事情又不好管,不管上面又要说你,真叫他有点左右为难,马立新想道:“上面肯定是要马上派人來当书记呢?按照哥哥的说法,这只是迟早的事情,而自己呢?还是不是杨总说的自己当县长呢?自己当县长哥哥当什么呢?

    果然一个星期后新书记來了,从外地调來了记是从一个小的地方來的,当老师出身,说到当老师出身,马立新有点高兴,自己不也是当老师出身吗?说不准有共同的语言呢?书记有点秃顶,矮而胖,有点象冬瓜,马立新在心里喊他做冬瓜,马立新生为副书记,进常委,其他的都沒有动。

    哥哥还是县长,这对哥哥有点不公平,就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失去了这机会这一生再也沒有机遇了,为什么其他的人都沒有动呢?这事情很明显的摆在这里,不知道是谁告的,大家都受损失,马立新想不到的事情还很多,这书记叫汪正德,汪书记一上來,召集了全县领导干部的三级会。

    所谓的三级会也就是自己的亮相会,让大家都知道有这样的一个也是书记从他原來的县里带來的,马立新听说这汪书记在他的县里做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让人很有意见,他管的那县沒有钱,很穷,书记就想办法,想到了把重点中学出租给浙江老板。

    十年的租期先要给一亿元给县里,想到钱拿到手的感觉真是很爽,可事情却不是这样的简单,老师很快的就起來斗争,罢课,告状,老板也沒有什么办法,只好不做了,书记也只好把学校从老板手里再拿过來,多补了一千万给老板,老板自然是很喜欢,走人了。

    书记上來要很抓作风建设,书记连续的召开了还几次会议,马立新很认真的带着笔记本,书记说的话他都源源本本的记录着,在常委会上,书记道:“我初次到这里做事情,感到很荣幸,这农山县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很有灵气,只是我们有些事情我们还沒有做好,我想这两年之内,要对我们的有些城市花的建设再做高规格高标准的改建,要亮化美化我们的街道,让人民满意,让我们的领导干部满意!”

    也不知道别人是不是满意,马立新想这书记有要來想事情了,这什么亮化美化工程原來的书记已经做个一次了,是不是书记要在这工程中落一手呢?召开了常委会后,汪书记就安排了人进了材料,马立新现在已经是副记管公检法,还管组织部,有点大权在握。

    从汪书记原來的县里买了大量的石头材料,满大街都是大理石的石材,农山的大理石也很不错,价格也便宜,可在书记原來的县里不说别的东西,就是运费也不是小数目,满大街的大理石好象在向全县的人民炫耀自己的身份,是书记找來的呢?马立新觉得这书记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再也不能做那样的傻事情。

    农山的街道一塌糊涂,到处都是在装修,街道上的路灯又要换掉,重新安装一种灯,马立新在常委会上和别人一样的举手表决,投了同意,汪书记道:“我们还要做事情,要加大城市的建设力量,就好象这路上的铺大理石,有人就不同意,我说这是狭隘的眼光,我们要有发展的眼光看问題,不能小里小气!”

    自己得到了好处还要说别人,在城市建设上还要做很多的事情,还要做点什么呢?书记见别人都看着他,沒有说要走的话,也就道:“我们要继续的把县委县政府的房子做起,单位都要搬到县委县政府办公的那地方去,要把这些來的县城做改造,这是一个大手笔,希望我们的常委要支持!”

    是不是走了饱汉又來了饿狼,马立新算了算就是大理石这一材料,书记就要赚五百万,这五百万就是书记一句话的事情,马立新现在是马书记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杨总,马立新打算请他玩玩,而且好好的玩玩,姬副秘书长也出了力,要是按照书记被抓的事情來做,马立新就很可能是原地不动的。

    马立新感到自己离书记的位置又近了一步,刚刚上任要好好的抓好自己的工作,马立新想这书记也不是省油的灯,要把自己的权紧紧的抓在手里,再一次常委会的时候是讨论全县新区的规划,汪书记还只是刚來,不过他來的时候就带了近十人來,有的就在县委干部里。

    又一场斗争开始了,好不容易的把旧的弄走了,而在新的书记手下做事情自己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性格,正在自己琢磨书记的时候,沒有想到书记却找到自己的门上來了。

    來电话道:“马书记啊!晚上我们书记请你到农山大酒店喝酒,一定记得啊!”

    不是有事情书记会请自己喝酒吗?是拉拢人呢?还是有别的事情呢?他有点想不清楚,不管怎么样,去还是要去,事情不办不就可以了吗。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