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节 真实面目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书记请自己吃饭,马立升年想到心里有点感动,书记一來就请自己,而且秘书说了是专门请自己一个人,马立新暗暗叮嘱自己不要太感动了,而要看看书记请自己到底是做什么?马立新想到哥哥现在还是县长,自己是副书记,都是常委,还怕他书记翻了天,估计是要拉拢自己吧!

    马立新换了西服,把皮鞋又檫了檫,照了照镜子,看到自己有点富态了,想道:还是要瘦一点的好,看來自己在饮食和锻炼上都要注意了,这人到中年可不能掉以轻心呢?不带秘书去,司机去后就在外面等着,晚上六点再來电话,马立新在办公室里等着,其实书记的办公室和马立新的办公室只隔着一层楼,几步的距离。

    吃饭就安排在县委招待所里,秘书选了一个包间,书记晚一点來的,菜已经上上來了,是点的,标准的四菜一汤,书记一來就道:“哎呀,马书记啊!你看,这一忙把吃饭的时间都忘记了,要不是秘书提醒我,还让你在这里等我呢?”“书记的事情忙,我们等等也是应该的,真不好意思,要书记请客啊!下次我请,怎么样!”

    “好啊!有人请我吃饭不是好事情吗?你看你看,这秘书把我的主都做了,真有点廉洁呢?标准的四菜一汤啊!”马立新暗道:不是我争吃喝,第一次这样,我要看看这书记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廉洁,听别人说他一上來就狠抓了好几件自私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马立新道:“书记來了后我们这里肯定会大变样的,我看书记來的这几天做了很多的实在的事情呢?”“哎,也是沒有办法,人在这社会上就是要做点事情,不能不起不跌的,你说是不是!”道:“我们书记在原來的县里也是做实在的事情,上面领导对我们的书记都给予了高度的肯定,还荣获省优秀共产党员的称号!”

    马立新对什么称号倒不是怎么看好,自己原來在市委随便一点就是省里的什么优秀,马立新记得每次的优秀或者荣誉的人员评选上面都有指标,领导说给到谁就是谁,这优秀和荣誉都是可以造假的,你这书记还可以是全国人大代表呢?你做的事情谁能证明,领导说你好,你就是好,不好也好,领导说你不好,好也是不好,你沒有用的。

    书记见马立新好象有点深沉,就道:“马书记啊!我一來就听说你年轻有为,是很不错的一个同志,这些天呢我也看出來了,的确是这样的同志,我们要一起精诚团结,力往一起使,心往一块想,你说是不是!”“那是,我一定会紧紧的跟随在书记的旁边,为我们的农山的人民着想,把我们的事业做大做好!”

    秘记啊!你们不要只顾着说话把喝酒给忘记了呢?我先敬马书记的酒,祝愿我们的马书记心想事成,也希望我们的两位书记合作愉快!”马立新暗道:“这就是不一样,有点玩味呢?书记也让他这样啊!”马立新道:“书记,第一次你请我喝酒,这酒我还是要还你的,我现在就借花献佛,敬你!”

    书记拿起自己的酒杯一口就干了,表面自己也是一个很真诚之人,书记喝完后,转向马立新这边又道:“马书记啊!你现在这位置很重要,公检法是县委的重点单位,你要好好的把这些单位工作抓好,我看呢先要在这些单位里面开展调查,把不是这些单位的正式职工一律的清除,然后我们再择优用人,你看呢?”

    马立新就很清楚书记的意思了,书记这是在问自己,其实是向自己表明他的做法,你要按照我的意见來这样的做,这那里是问自己呢?马立新本來就是一个自己很有主见的人,不喜欢别人这样说,可这不是别的人,是书记对自己说话,他只好笑着回答道:“我们一定按照书记的指示來做,希望书记放心!”

    “我也只是说说,提出我的一点意见而已,我沒有勉强的要你这样的做那样的做,知道吗?”马立新想:不简单呢?这是个喜欢抓权的人,自己就不能做一点主吗?秘书道:“我们的书记每天很操心呢?我都说了不要太操心了,这样不好,可他一想到人民的利益就不愿意休息了!”

    “我听说组织部里的矛盾很多,这干部的培养是很重要的事情,你管这事情要多注意,我看我到时候要下去做调查,要真正的把用人的机制处理好,要做到能者上,庸者中下,至于那些人要下,那些人上,这就是你的事情了,只是我要过问,我想是先下,这样后面的才能上,你说呢?”又是你说呢?这书记每次说完后都要來上一句你说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想问马立新呢还是一句习惯的话。

    马立新也不想喝酒了,再说自己再怎么样现在也是一副书记了,进了常委和你书记有点可以平起平坐了,你就这样对自己吗?有点象老师对小学生的意思,走的时候专门找到马立新,搂着他的肩膀道:“书记的话你可要好好的领会啊!一定要记得多向书记汇报啊!”

    刚一走出來,自己的电话就响了,是杨总來的电话:“老弟啊!你好,我现在在省里了,我哥哥已经走了,到了省里!”“是吗?那真太好了,你不是也可以在省里做事业了吗?”“你不知道市委的人多可憎恨啊!这人还沒有走啊!就要对我进行审核呢?我怕他们怎么呢?”

    真的是这样的啊!自己的亲信也沒有吗?那说明什么?说明书记在台上的时候用人不对,沒有自己的势力,沒有自己的一批人:“你哥哥在省里做什么领导啊!”“交通厅长!”“正的吗?”“正的,原來的已经下了,再怎么说我哥哥现在还是在当管啊!这人现在不管他了,他就要咬人呢?”

    马立新也不想和他多说,就道:“我到时候到省里去看你和你哥哥,你要好好的把握好自己啊!我再一次的谢谢你个你哥哥,你替我说到啊!”“好吧!就这样啊!我有时间也要多你那里去的!”马立新现在想怎么样的打开局面,把自己管的事情做好,又不让书记牵着自己的牛鼻子走。

    要团结一批领导,马立新想到了自己要有一批人围在周围这样书记也拿他沒有办法,县委和政府是两套班子,在县委这里很多时候是抓人的事情,把人抓好就可以了,政府那边是管事情,落实具体的事情,抓钱管事情,组织部长还是黄部长,这黄部长是最听水花哥哥的话,他是哥哥一手提起來的人,而现在这富贵的情况就不好了,马立新想现在的书记可能要从富贵开始开刀了。

    富贵是何等精明之人,再说原來的书记已经对富贵灌输了很多的官场之道,其中之一就是投其所好,攻其做弱,现在的书记很明显的就是贪婪,富贵在汪书记到县里还沒有來几天就找到了书记的熟人做介绍,送上了五万元,在走的时候书记道:“你这副部长现在应该是不会动的,只是你还要希望向正部长冲刺!”

    五万元买一个放心,不是很好了吗?要是自己再有钱的话就买个部长当当,黄部长就沒有这样的幸运了,黄部长已经当了好几年的部长了,当官在一个位置上当久了也就沒有什么意思了,他也还是想挪一挪位置,至于到那里,黄部长也不是很在意了,钱对于他來说已经不是问題了。

    组织部的与农山县的煤矿有关,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不少大型的煤矿都有组织部的干股,前两年的时候有一作者写了一篇文章《组织部部长:煤矿干股的老鸨》,一直到了中央,又怎么样呢?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事情太多了的时候就是法不责众了,很多的时候是要主要的领导看到新闻,又一时间來了心血,做了批示,这才有点效果。

    干股是最好的选择,什么事情都不做,只相当于收保护费,把自己政治资本花为钱,是很來菜的,马立新记得自己在市委当秘书的时候也是处理过高中里领导的干股,现在这干股的问題无处不在,你说你查谁呢?谁都是屁股有问題,只不过很多时候落马马的领导那是一种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晚上,自己在家的时候,不断的有人敲门,先是疯子來了,疯子在组织部,正好是自己管的单位,疯子提了两瓶好酒,道:“马书记啊!我只是略表心意!”现在的疯子也和原來不一样了,在自己的面前有点拘谨了,不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人,马立新看的出來,马立新道:“你來就來啊!我们是什么人啊!怎么还拿东西來啊!”

    “你原來就请我喝过很多的酒啊!我拿点酒來只是说少了,你不要嫌弃啊!”“那里,那里,到时候我还是请你喝酒啊!”正在说话的时候门铃又响起來了,疯子在官场已经有很长时间了,马上起身道:“我就不打扰领导了,我走了啊!”马立新也不留他,让他走。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