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节 重重包围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立新道:“美女啊!你最拿手的是什么按摩呢?”“你看我这个子小,做不了泰式的按摩,我们越南女子一般都是做中式的按摩!”“中式的按摩怎么做呢?”“杂,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它讲究经脉血气推拿,还带点戏谑的味道啊!先生怎么样,怕吗?”“我不怕,你就來吧!”马立新想要是找个俄罗斯的女子一定会泰式的按摩的。

    越南女子还是和自己原來在省里一样的先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这脱是一丝都沒有了,马立新望着门口,好象门还沒有拴,就道:“你这门都沒有关好呢?”女子道:“先生,我们这里是有档次的地方,我们门外都站着女子呢?沒有出现过问題的,你就放心好了!”

    的确是正规,女子道:“先生,请让我帮你脱衣服!”说完女子上來,一件件的衣服她脱的很顺手,马立新感觉到她手的滑软,她的身体不时的和马立新的碰上,不时的扭在一起,马立新从沒有想到过外国女子会怎么样,他看了看她下面,觉得也和本国的差不多,见到客人看自己,女子道:“先生,你很男人啦!”

    很男人这话,很有意思,这时候马立新不知道部长选的是哪个国家的女子,应该是选火辣辣的俄罗斯的女子,还只有那地方的耐劳些,女子又在道:“先生,你所有的服务都是付了费的,请你大胆的享用,包括这下面!”这汉语说的真好啊!那女子指了指自己和她的下面。

    马立新看到自己那东西已经斗志昂扬了,而她下面也是滴滴的水域,按摩已经在颤微微的了,想必自己也是美男呢?这点她不会看不出來,这女子应该只有二十來岁,下面还是粉嫩的,马立新确实控制不住自己了,女子好象知道自己的事情一样,道:“來吧!又不会有人知道,我们是越南的学生呢?”

    马立新再也不矜持了,一下就深深的直接进去,倒是能说会道的她却做难受的样子:“套,套,套!”她连喊了三遍,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情,事情过后他才知道,他这样是很不好的,沒有带那东西,这在这里是不允许的,要是有什么病那麻烦就大了,躺早很大的床上,那是另外的一间屋子。

    到早晨五点的时候,马立新的手机响了,是部长的來的电话:“我们现在走啊!等大亮了别人看到不好啊!”赶到县委上班的时候正好是上班时间,马立新暗道:“部长这一请自己也不简单呢?钱就不必说了,马立新问了,大概在五千,主要的是有那一份心意在!”难道就是要自己在书记面前说说好话吗?

    上班后,水花來电话,意思是说自己不想上去,就在下面当书记,马立新有一种预感,爱上别的男人了,水花是要和自己离婚呢?离婚就离婚,只是马立新觉得有点对不住水花的哥哥,作为哥哥应该不想自己的妹妹离婚,再说自己无论在那方面都不差,难道那些土财主就比自己强吗?

    真是要离婚的话自己的前途要受点影响,但是这只是一个方面,主要的是哥哥怎么看,马立新想到了雪花,离婚了就把雪花找到,自己有点不甘心,她原來是和别人好了的,找小费,她太嫩了也不知道今后会不会变心,真有点心神不宁呢?该來的都來吧!马立新想,算得了什么?自己不就是也到处找刺激吗?

    农山县委有三位副书记,马立新排在第二,第三是毛副书记,第一是高副书记,副县长就有一大堆,一共有八个还有一个什么县长助理,高副书记也是管日常事物,马立新原來对他不是很熟悉,好象看起來沒有什么个性,马立新只想做自己的事情,可有很多时候自己也不好控制。

    高副书记转到马立新的办公室來了,他们的办公室就在旁边,高副记在我们这里是想要大高开发,你看你抓的事情要紧缩开支,县长那边说了今年的钱很不够,书记先叫我给你打个招呼!”“要缩减多少啊!那怎么做呢?”马立新结合上次书记请你们吃饭时候说的话就知道意思了。

    “缩减百分之三十,人员要减少百分之三十,要朝这个目标做好工作!”一百个人就要减去三十人,很多呢?这工作不好做,马立新问:“可以买断,或者内退吗?”“买断一年只补一个月的基础工资,内退沒有工资!”“那条件很苛刻啊!我就是担心出问題呢?”“会出什么问題呢?只要我们把工作做好就可以了!”

    又到了一年的年关,人情债务又开始到來,鱼和肉,烟和酒在马立新的房间里堆的装不下了,马立新有两套房子,有四间堆满了,马立新也不知道是什么单位送的什么?人都记不清楚了,还有的单位在送,马立新想不止是自己收到这些吧!所有的常委应该都收到了,妈妈道:“明天都把这些东西放到超市卖掉!”

    也有送钱的,马立新一般是不接,上班的时候高副书记又过來了,毛副书记自从和马立新在上次书记的会上有了一点冲突后就和马立新有点不和谐,高书记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然后道:“这过年真是有点烦恼呢?别人要送情,自己也要送情,不好过啊!”马立新不喜欢他这样的随便找话说。

    好多次高副书记來都是有自己的目的,这次肯定也有自己的目的,马立新道:“你高书记还有什么烦恼呢?再说县里你是二把手,想到你家里來的还怕你不接受呢?”“不是我不接受的事情,我看是怕你不接受的事情,你要是不接受我们就不敢接受呢?”

    马立新知道原來是有人反映到高副书记那里去了,自己不接受现金也不可以啊!这也损害了他们的利益,高副书记道:“领导平时吃了亏,做了事情,有人要感谢一下是可以的,你还怕钱多吗?”“我不喜欢钱,真的,我又沒有叫谁不受,希望领导能够理解我!”高书记说到这里就咋咋的两下又到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毛副书记现在有点想讨好自己了,有两次在走廊上毛副记啊!早!”“马书记啊!好!”虽然是这简单的两句,可在马立新的心里想到还是不错的,听说这毛副书记原來当副县长的时候好象不错,可自从当了副书记后就不一样了,这也是哥哥说的话。

    这时候毛副书记也过來了,毛副记啊!你事业正旺,你看看我们四十多岁了才是副县级,你才三十呢?真是好年纪,过几年你就是正书记,我们就要退了!”高书记道:“是啊!我们就是这一下了,说不准马书记今后要当上市委书记呢?”“就是啊!等我们下來的时候你可不要忘记我们了啊!”

    两人的一唱一和马立新也不想过多的去制止,马立新道:“走啊!你们说我年轻,那我接你们吃饭去啊!你们敢吗?”“这有什么不敢的啊!我还怕你说请我们到外国去呢?那我还是要考虑一下!”毛书记道:“到时候再走啊!书记还在里面呢?”马立新看了看手上的表,时间离下班还差半个小时,这毛副书记还是个细心的人呢?

    马立新手机上的短讯响了,他看了一下,是雪花來的:“我走了,为你接代去了,你喜欢什么样的孩子,你放心,沒有人知道的,我是请假到海南去的,时间半年,爱你的花!”说不上是高兴还是难受,雪花为自己生小孩去了,而水花到时候要找自己离婚,而小费好象喜欢自己。

    等汪书记走后马立新三人才下班,一起到得月楼去喝酒,马立新道:“我们一人一瓶五粮液怎么样!”毛副书记道:“你们喝,我只喝点白开水可以吗?”“不可以的,你这样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高记对毛书记熟悉一些也敢这样的说,马立新要不是想和他们把关系处理好才懒得和他们说话呢?

    一人一瓶五粮液,互相敬着酒,高书记道:“你原來是不是管交通局啊!”“是啊!对交通局我是很熟悉的!”“我有一个亲戚想包点公路,你帮忙说一下吧!”马立新怎么就感觉自己的周围都是陷阱,自己被重重的包围着,马立新这时候也不想很快的拒绝,只是道:“我说说看,有可能的话就和你说!”

    他自己怎么不说呢?高书记排在第二,权力很大,手上随便的点一下就够别人吃的,是向自己示好还是真的求于自己呢?马立新要好好的想想,要什么样的工程,是怎样的修建这些事情都要当面说好写好合同的事情,毛副记啊!我记得你爱人好象还在下面呢?怎么不上來啊!”

    马立新道:“是在下面,她愿意在下面,我也随便他去了!”高书记道:“时间长了要出问題的,特别是你们年轻人啊!要在一起啊!”毛书记道:“你原來是不是不在一起就这样说啊!你现在才知道了吧!”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