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节 以守为攻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撤消一个局长不是马立新可以做主的,就是哥哥在一些重要的局长人事安排上也要书记点头同意,还要召开常委会讨论通过才可以,马立新很明显的和局长表明态度,要两手抓,一软一硬,要针对情况,针对不一样的人采取不一样的措施,马立新强调:社会发展是必然的,单位的改革也是必要的,只是看我们的做法,做的好都喜欢,做的不好矛盾重重。

    又对局长道:“你有的时候要拿出勇气,化解矛盾,把稳定放在首位,你要知道还要好好的用好人啊!你手下的人比如副局长书记等帮你的忙吗?”“还可以,上次有问題的时候他们都站出來呢?”马立新对这说法不很满意,想到上次水路春的事情,他问道:“上次桥山办事处的事情是怎么样的啊!”“已经处理好了,是在办石财厂的问題上两村民发生矛盾,而导致两个家族的斗争,差点闹出了人命!”

    局长道:“你说这减人还会进人吗?”“怎么会呢?减人都來你及怎么还存在进人呢?这点你就要把住关口,不能开人情关,有时候问題你可以和我说!”“我向你反映一个情况,就是书记说到时候要进人!”“要进人,书记亲自说的!”真沒有想到一边减人一边进人,利益,从这里可以看出书记是个什么样的人了,马立新想:只怕沒有缺点,就这样的缺点却是好事情。

    马立新只好道:“一切以书记说的上算,我说的与书记说的矛盾的时候就以书记说的为主!”“那当然,书记好说了进多少人,以什么名义进都说到很清楚!”马立新只是想书记沒有把自己当一回事情,这事情明明是自己管的,却不和自己通气,也不说一声,沒有把自己放在眼睛里。

    现在的斗争主要是和书记的斗争了,而且马立新想这斗争又不能明着來,人家是书记,自己是他手下的人,高副记一个比一个圆滑,你要是和他们在一起对付汪书记,他们说不定把你卖了你还不知道呢?只能是自己想办法,既然书记喜欢钱那就有了,想到原來对书记也是用钱打发的,现在还是用这样的方法吗?

    省卢副省长秘书给小沈來电话了,关于电厂的事情要自己抓紧去办手续,这对马立新有点为难了,想把这事情向书记交代又怕自己点火烧身,想到自己花了很多的精力和钱财,还是应该争取,马立新和联系,安排了时间给马立新,一进书记的办公室,马立新望了望记道:“是不是又有什么麻烦事情啊!”

    马立新道:“我是有一个很重大的事情想你拿主意,我也拿不准啊!”“那你坐下说具体,有什么为难的我们常委讨论!”“我们原來跑了电厂的事情,现在电厂的事情有了眉目,你看这事情怎么办呢?”“真的是有眉目吗?说说看!”马立新也知道这汪书记也是想在政治上有点资本,这电厂就是很大的政治资本。

    “事情已经可以做决定了,国家审批的,投资估计在四十亿以上,税收每年在几千万!”“真的啊!你知道有几个工程!”“好象是说有2个工程!”“这事情就你主要负责,全部归你來管理,你熟悉一些,至于说这资金的事情那要常委讨论,你记得我定个时间常委讨论,平时你几个常委先给他们说说!”

    马立新道:“现在钱的事情已经不要多少了,原來花了不少的钱!”马立新还想说说,只听书记道:“钱要花就要花到点子上,这钱的事情我不能做主,都要开会讨论,你有什么事情就打报告上來!”“那有很多的事情要办,你看能不能调几个人來!”“人的事情你可以做主,钱的事情要讨论,只要成功了人沒有问題,不成功人都从那里來到那里去!”

    马立新想到这样自己也就有的一定的人事权,张厂长不是就可以來了吗?马立新道:“我到时候都和书记保持联系,都和书记汇报,有什么问題就问书记!”马立新的计策是以守为攻,表面一定要和气,书记笑着很清楚马立新说话的意思,马立新又道:“到时候我请书记喝酒,玩玩,也不知道书记肯不肯赏光!”

    “那你要先定时间,你马书记请客我还是要去的,到时候把你哥哥也请到一起!”马立新想还是看在哥哥的面子上吗?马立新出來的时候他看到书记的脸上有一种狡猾的微笑,他又有点后悔,不该让他占到这样的便宜,可不让他占,这样的大事情自己能办成吗?那是不可以的。

    马立新有自己揽住了这件很大的事情,又有事情做了,他跟秘书道:“你把几个常委都打电话把电厂的事情和他们说清楚,看看他们的意见,然后我再找他们说,到时候在常委会上的时候我把情况再说一下,这样就不显得突然了!”秘书就是这点好,说了的话他就按照自己的意思马上去办,不要你再说第二遍。

    怎么,怎么把书记找进圈子,马立新暗道:“领导玩女人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收钱多了才要受处理,还是钱才可以把他制入死地,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沒有把自己怎么样,只是他有点贪婪自己有点看不习惯而已,对别人不好又不是对自己厉害,还是要看看再说。

    检察院和法院在辞退非正式工的时候也遇到了一些的麻烦,马立新虽然沒有到现场去,但是他还是有点担心这事情,他一个一个的打通了电话,先要他们把文件拿过來,要是出了问題自己是有领导责任,正好秘书在自己面前,他道:“电话通知,明天几个一把手都來开会,再次强调辞退的问題!”

    小费的事情办好了,晚上的时候她來了电话,道:“书记啊!我是小费呢?真的谢谢你啊!我现在已经到了局里报到,条件还不错啊!局长也对我很好啊!我想请你和局长一起吃饭啊!”“现在我沒有时间啊!你再约定时间我一定去啊!你要好好的做好你的工作啊!对了,把你张哥哥喊上,一定记得,我找他有事情!”

    “我就是只想和你一起单独的吃饭啊!你不要喊多了人呢?好不好呀!”听到这嗲声,马立新想到了自己的婚姻,也不知道会到什么程度,这小费小自己不少呢?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再说雪花也不在了,到外面找别的女人也不是长期的事情,安怎么样,马立新道:“真的想和我一个人吃饭啊!我要是当了县委书记我还把你的单位换的更好一点啊!”

    “我可以当你的亲妹妹吗?你就是我的亲哥哥,我喊你哥哥,可以吗?”“你喊我哥哥可以啊,我正想认识一个妹妹呢?是不是下次我们举行一个认哥哥的仪式,庆贺一下,请你张哥做介绍啊!”“好的好的,你快点定时间啊!我就等候你啊!”在说话的时候马立新想到的她的妩媚和纯洁。

    哥哥手下有八个副县长,分工很细,但是具体到人都要找马立新,沒有他的表态局长也不敢自己做主,只是有很多时候马立新也只是走走过程,沒有很认真的去抓,所以一般局长也就不是很把他放在眼睛里了,法院又拿几个人的调动报告來了,秘书看了后就放到了他的桌子上。

    是进法院的,一个是教育局下面的小学的老师,调到法院当一个什么科室的科员,一个是大学生,还有一个是乡镇的工作人员,都是到法院來,马立新想:就从这次开始,和他们斗斗,于是对秘书道:“先把他们人事调动的报告都压着,也不要多说什么?你就说不知道,也不知道书记是怎么沒有签字!”

    秘记的安排,把报告放在桌子上后也沒有管,也沒有提醒马立新,几天后,法院院长给秘按照马立新的话说给院长听,院长也沒有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一会,马立新的电话响了起來,马立新接通了电话道:“是院长吧!有什么事情啊!”

    “马书记啊!上次我们院里送了一个报告上去啊!不知道你记得不!”“我的事情多,你说啊是什么报告啊!”“我院里差几个人我想调几个人进來,也不知道书记批了沒有!”“正好秘书要通知你们开会,你们來了再说,你接到通知了吗?”“好的,我已经知道了!”说完,电话挂了。

    马立新召开了公检法局长院长会。虽然说是只有几个人,可在全县是一个很大权力范围,还有组织部,都是管人的地方,马立新做了两个方面的强调:一个是要把减员当作重点的事情來抓,把认真和灵活结合在一起,把工作做好,第二就是要坚决的把住进人关,有的单位刚把人员减了一点又要进人,我看这不是好事情,沒有特殊的情况,你们也就不要找我批了啊!”

    马立新讲完了话,散会,法院院长找到马立新道:“我们是不是先找汪书记批你再批啊!”“怎么啊!是不是书记知道你们要进人啊!”“我实话和你说了吧!这几个人都是书记点了名的,我也沒有办法,书记说出去了人,那人不够就要进人啊!”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