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节 反对无效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水花的哥哥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人物,自己这些时间也沒有到哥哥家去了,晚上还是到哥哥家里去说,就直接的说,只是其他的常委自己还得一个个的联系,要是哪个常委在书记面前告了自己,那书记也有反击的措施的,这里面有很多的风险,马立新仔细的考虑着,直到秘书喊他吃饭的时候他都沒有动。

    简单的吃了点饭,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间屋子休息了一下,他觉得还是要打打电话试试,先拨通了老高书记的电话:“高书记啊!在办公室里吗?”听到他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马立新直接的把电话挂了,对秘书道:“我先过去一下啊!有点事情!”老高正在办公室里聚精养神,见到马立新过來,站起來道:“不知道是什么风很吹老人啊!你这是那里的风把一也吹來了啊!”

    “我和你就在隔壁呢?你不知道吗?怎么说我是什么风吹來的啊!”“你不要说我啦!我请你喝酒可以吗?把你的最堵住!”“我就喜欢喝点酒,打打牌,找找女,你不是也喜欢吗?”“我不很喜欢的,特别是找找女这事情,我沒有精力來对付呢?”“你三十多岁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要是沒有能力那你要好好的检查身体啊!”

    “谢谢书记的关照,只是你看书记要在全县做什么干部人事大调整,你是怎么看的呢?”“这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沒有想到在这样的敏感时间里书记还要逆水行舟,这不好啊!”“那你投反对票啊!怎么样!”“这是组织纪律的事情,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也沒有办法,你是不是也想反对啊!”

    马立新知道自己的心思不很纯洁,只是这也是自己生死关头,要团结一帮人在自己的身边,他道:“要是我反对你说会怎么样!”“无效,真的是无效,这是书记想做的事情,再说这事情又名正言顺的,沒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你怎么好说呢?”“不管怎么样,晚上或者明天我们一起吃吃饭,喝酒喝点,人生不就是那么一回事情吗?”

    从高书记的办公室里走出來,他反复的想一个问題,就是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总要和别人过意不去呢?别人是为了钱,自己是为了一个官位吗?“不管是为了什么?就是人要争口气,要让别人看的起自己,自己已经身陷在这里官场里了,再想抽身出來,自己还有点不习惯呢?”

    高书记也沒有送马立新,马立新还想找找毛副书记,看看他有什么想法,马立新站在外面等了一会,看看有沒有人來,特别的是不能让高书记看到了,慢慢的走到了毛副书记的办公室,门关着,马立新轻轻的敲了门,只见里面传來请进的声音,毛书记的声音,见到马立新的到來,毛书记有点吃惊道:“怎么不和秘书说说啊!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说上一句就可以了,何必自己跑來呢?”

    “就是想和毛书记坐坐啊!说说话,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很闷呢?”“我是今天正好在办公室里,平时一般都出去了!”马立新想自己不也是这样吗?有时候跑省里有时候跑市里,有时候下去看看,见到毛副书记手上正拿着一小饰物在玩,马立新道:“有时间我们几个要聚聚啊!毛书记在这里是老资格了,我们很多的东西要老书记帮帮呢?”

    “有什么帮的啊!你的事情做的也不差啊!当官有时候就是玩人呢?我看书记又要玩这事情了啊!对了,这事情是你管啊!到时候你要好好的把我的两个亲戚照顾一下啊!”马立新正在想自己找到突破口呢?这不就來了,马立新道:“你到时候把你两个亲戚的名字和他们的职位写到我,一般的事情沒有问題!”

    毛副书记这才道:“这次看來书记是要下真马了啊!我听说调动的幅度很大呢?”看來书记也好象沒有找他们呢?那书记怎么操作呢?这下自己就不很明白了,要不还有一点就是书记直接在会上说,这样一般的人都不反对的,马立新也很直接问毛副书记道:“那你明天想不想在会上提出不同的意见!”

    “我说马书记啊!你也真是幼稚呢?书记要办的事情你就是反对他也是要办的,我这样做有什么作用吗?只不过是把书记给得罪了,自己也沒有一点好处,我们要算算这笔帐,人生也是这样,都要算算帐!”再找人也沒有什么作用,马立新估计人人都是这样的心理,在书记面前说反对的一般是沒有的。

    还有宣传部长组织部长武装部长等,他们的安排都捏在书记的手上,他们也不敢反对书记,自己呢?自己到时候看看再说,还是先找找哥哥吧!说到水花,有点伤心,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伤口已经郁结的东西很少了,买了点水果到哥哥家,时间还早,马立新就是想到哥哥家里吃饭,不要说自己和水花关系不好了去都不去了。

    到哥哥家里,哥哥沒有回,大嫂一个人在家,见到马立新过來了,她很欢喜,道:“我说你不來了呢?你们年轻人啊总有点磨察的,就是人吃饭的时候也要吃到谷子啊!牙齿也还有和碗相撞的时候,立新啊!听我一句话,和水花好好过日子啊!”马立新暗道:“自己來这里是不是來接受他们的教训的呢?”

    又一想自己还是要好好的接受他们的批评,就道:“我是想好好的过日子啊!主要是水花她不想这样呢?你看看这事情都是她提出來的啊!”对于这事情哥哥一家人都支持马立新,只是这水花是哥哥的水花,大嫂于是道:“男人就不要和女人一般的见识了,你看看我们一家人,原來你哥哥还不是想在外面找女人啊!我是死死的保住这个家啊!”

    马立新只是应付着大嫂的话语,自己想的和她说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水花和自己的缘分应该已经完了,自己就是再不找女人也不找水花了,哥哥回來有点晚,他已经吃饭了,见到马立新在,心里还是有点高兴,道:“立新啊!來啊!”说的话语气软软的脸色笑意凸现。

    马立新道:“哥哥很忙啊!这官我还是觉得有点累呢?哥哥的身体不错啊!”这当官的就要说他身体好,他们是很看重自己的身体的,要是身体有问題自己什么都会沒有了,身体是个1,后面都是0,什么金钱荣誉地位等等都是0,沒有这1,后面的都是白的。

    哥哥道:“我身体还好,只是人一上了年纪就精神不好了,这不一回家我就要倒到沙发上睡上一会!”再看看哥哥脸色也是不很好,脸上皱纹也多了些,还有点老年斑点,特别的是笑的时候皱纹挤在一起,好象湖水里的波浪一样四三开去,马立新也有点感伤,自己要是上了年纪不也是一样吗?

    马立新道:“哥哥身体还好,还可以上一个档次呢?”这上一个档次就是当上书记,只是这当县长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下次是一定要下來的,哥哥道:“我啊是已经做好了准备的,休息了啊!这人啊一生是图的什么呢?我看我这人是沒有官隐的,你说为了钱我也还有点钱,我现在就是要休息一下!”

    和自己的想法一样,自己不也是这样吗?只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好象后面有人在推自己,让自己跟着一群人,一群当官之人在跑,不能停下來,说到县里的情况,哥哥道:“我也只是当这么久的人了,有些事情我现在可以说了,说到你听听你自己要注意,这书记的野心很大,好象在省里活动,有人说他要到省里去呢?先是怀疑我想夺他的位子,很多事情对着我干!”

    这是马立新原來沒有听到的事情,马立新只是想到哥哥和书记有点矛盾,只是不知道这矛盾还很深呢?马立新道:“我看书记平时好象还不错呢?怎么这样呢?”

    “看人要看到骨子里,不要看外表,书记这人很深,可能现在他要抓钱了,你要记得不要当他的面反对他,他很记仇的,就是要和他斗争也要有策略,明天要开会,讨论人事安排,这事情好象是安排你管的,情况是你做的安排吗?”

    马立新有点苦笑道:“我那里知道什么情况啊!我只是看到通知了,就是这样,书记也沒有和我商量,哥哥你呢?”哥哥道:“书记对我还是不敢怎么马虎的,要是我真的不同意他也沒有办法,只是我现在不想这样呢?有些人提上去了,你比如这交通局就有十一个副局长!”

    十一个副局长吗?马立新又问了问,是不是真的,在得到哥哥的肯定回答后马立新道:“还有些什么安排呢?”

    “郝富贵提到当副县长,各个局里都有从下面提上來的干部,一共好象有三百多人,不过你不是管人事的领导,这也不需要先和你商量的,只是这书记的戒备心很重,所以他不想和你商量!”哥哥道。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