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节 确定方案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晚上,马立新出了哥哥家,沒有叫自己的车,想走着回家,街道上车比原來多多了,记得自己原來到县里來的时候见到车都很希奇的,总也看不厌,现在车一辆接着一辆,小车的车灯贼亮,一打到自己的眼睛上眼睛都睁不开,沒有什么事情,自己也不想早早的回去,小孩子,自己的小孩在什么地方呢?

    想到了雪花,也不知道她的小孩子生沒有生下來,联系中断,人在天涯,小费和自己也好象有点隔膜,到头來看來还是雪花对自己才是真心,马立新想到公园里面去坐坐。

    公园沒有灯,只有从别的地方照进來的零散的光线,找了一个石头凳子坐下來,看到远处的灯火,这每个灯火下面都有人家在做着什么事情,或者在享受着自己的人生呢?等到坐定了,一会,马立新注意到这公园到处都有人在活动呢?仔细一看有还多的男女在一起。

    有年轻人,也有年纪老一点的,男人和女人搂抱在一起,马立新不想看了,不就是那样的一回事情吗?有的甚至就在地上当场解决问題呢?好多次马立新都想辞了这官,可家里人却不同意,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进步呢?市委书记说的话也不一定百分之百靠的住的,事情先要想到最坏的方面,朝最好的方面努力。

    回家的时候经常一条河流,大桥好象一条飘带架在白花花的湖水上面,做生意的正热火朝天的忙着,汗水从他们的脸上淌下來,他们一脸的笑意,或许他们一晚上就只挣上一个几十元就很心满意足了,可自己还有水花的哥哥家里的钱是几百上千万,和那些生意人比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呢?

    远放一列火车开过來,马立新站在桥上,从火车的透明的窗子里看的出來,人都挤在铁盒子里,一列火车就好象一列的灯挂,扑面而來又闪闪而去,农山晚上从外面看是静谧的,只有走都市场中间你才知道这里是别有洞天的,马立新买了几根羊肉串,是在新疆人手上买的。

    这新疆人现在都处都是呢?先是有卖葡萄干的,再是卖羊肉串的,还有什么兰州拉面,温州美发等等.好象这小县城已经和世界接轨了,只是再站在桥上看县城上空弥漫着浓雾,自己在鼻子里一摸黑的很多,环境问題很严峻了,往河道里看,几只挖沙船停在岸边。

    马立新好象听说这管理挖沙船的就是原來的县委书记,他从省里出來的时候先在家里呆了一阵子,而后好象找到书记要求对自己照顾,想把湖里的沙挖到卖钱,也不知道书记是怎么答复他的,只是看到还多的船日夜在湖里劳动,油污垢慢慢的浸渍到四处,声音也让人无法忍受。

    很多次市民都在说这事情,可是说归说,沙还是照样的挖,还有湖边的餐馆把油油腻的泔水都往湖里泼,湖水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事情照说是政府的事情,可哥哥现在已经好象不管什么事情了,政府的很多事情可以这样说,你要是管的话事情层出不穷,你要是不管的话也就沒有什么事情。

    第二天是书记组织召开常委会,水果好好的摆上了,一人的位置上放着茶和烟,书记最后來的,來了之都就道:“我的时间不是很多,我说了就要走的,你们对这事情要做好宣传记录!”

    书记这时候也不提马立新管这事情了,书记道:“我们今天就开门见山,今天主要是讨论商量人事的事情,其他的事情等到今后再说!”书记拿眼睛看了看郝部长,郝部长道:“经过我们组织部门考察和全面的考虑,我们觉得下面的同志做了很多的工作我们现在只是做个讨论,这些还沒有正式的确定,这要充分的发挥你们大家的智慧,为我们的工作更上一台阶而奋斗!”

    大家的掌声稀稀拉拉的,等到富贵的宣读完毕,先是安静的听得到地上掉的小针,然后大家都唧唧喳喳的说着话,都是反对的意见,只是大家不敢站出來说而已。

    果然和哥哥说的一样,一个局里就安排了十一个副局长,还叫人话吗?

    水花也在这次的调动中出现,只是位置很不好,不是不很好,而是很不好,安排的是供销的副主任,现在的供销完全是沒有职工了,都自己做自己的生意去了,比工会都不如。

    也不知道哥哥在里面是不是沒有说话,要是哥哥帮帮水花一般的好点的单位是可以去的,马立新不想说话,毛副书记在这时候道:“我先说说啊!这干部是要动了,好多年都沒有动呢?现在这是很好的事情,大家都欢喜,人人都高兴,这不就是好事情吗?”

    高副书记也争着道:“干部的调整书记早就想动一动的,到了今天才实现了,这说明要把事情办好是不容易的,我们干部要珍惜这次机会,更好的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组织部的安排有它科学的根据,这都说明我们做的事情是事实在在的,我看很好!”

    书记望着县长,哥哥知道自己在这时候说句话是很关键的,他正埋着头,见到书记的眼光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想说自己心里的想的话,但是又何必得罪书记呢?想想自己家里有水花,还有马立新,自己也是快要下來的人,于是就清了清嗓子道:“我赞成这样的方案!”

    话虽然少,但是马立新可看到书记的脸色了,舒展了,笑在心里,脸上也挤出了笑,书记道:“大家都说的很好,我看这样是不错的安排这说明我们的组织是坚持党的原则的,我们的同志在下面几十年,很难上來,现在我们要考虑他们的实际情况,让他们感受到党的温暖!”

    当书记说到大家还有沒有意见的时候,马立新站了出來,哥哥感到很吃惊,书记的嘴张的很大,哥哥马上意识到马立新要做出很危险的事情,这对他将是毁灭性的打击,再说你就是一个人说现在也沒有作用了,反对无效。

    哥哥马上对马立新道:“马记,你可以先听我说一句话吗?”

    马立新点了点头,哥哥道:“你先还是坐下來,我跟你说!”马立新还是很听哥哥的话,就坐下來了,很认真的听哥哥要说什么话。虽然说水花的事情让马立新和哥哥的关系有了一点不和谐的因素,但是毕竟是在一起很多年了,所以哥哥还是要帮帮马立新呢?要是在这时候让他完了,哥哥是很难受的。

    只是这书记把工作早就做好了,沒有让人们说自己真话的时候,马立新的骨子里有一种声音要说话,所以他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正准备说话的时候,那里知道哥哥有话对自己说呢?也好就让哥哥说吧!说了自己再说,又一想是不是自己政治不成熟啊!哥哥好几次说自己在政治上不成熟呢?

    这马立新好等着哥哥说话呢?大家也都很安静的在等着县长说话,书记的脸色很不好看,随时都有准备发火的机会,世界好象呆滞不动了,大家都屏住呼吸,生怕有什么事情落到自己的头上了,只听哥哥道:“散会!”,大家也都一时间沒有反映过來,马立新也沒有想到是这样的一句话,等到大家反映过來的时候,也就很热闹了。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