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节 秋恋之作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又是一年秋天,这是一年之中最美好的季节,很多的郁结在心里,马立新愿意出去散散心。

    一个人出去有点寂寞,忽然又想起雪花,她在什么地方呢?真的不明白她怎么就这样的执着,小孩不知道怎么样了,自己一个做父亲的人一点都不知道她的情况,自己的一生有几个对不起的人,其中一个就是雪花。

    现在只有喊小费了,小费叫费可,让人很有点非分之想的名字,还只有二十多一点,那纯情可人的样子马立新想起來就怜爱,那还要把张主任带着,选择一个周末出去,昌里去,花钱太多,再说那地方是当官的消费的,不好,马立新记得在附近有座山,叫苗山,现在是风景区了。

    一个人一生会幻想很多的风花雪月,可实际上能够有一场就够了,马立新想自己和雪花是不是风花雪月呢?和诗雨呢?和高倩呢?一个一个算起來好象都不属于自己,沒有那样的轰轰烈烈,高倩的死缠让马立新感觉有蛛丝绕身的惆怅,和诗雨的情意是被利益毁坏,把目标确定在费可身上马立新觉得自己轻松了。

    回到家是最享受的时候,家里有妈妈真好,总是为自己着想,这么久的时间妈妈也知道水花的事情了,妈妈见自己的儿子回家了,又道起來了:“我看你什么时候把自己的事情弄好,什么时候才象个男人!”“我最不喜欢听你说的话,你这话就不要说了!”能够发发脾气也是一种享受。

    在别人面前自己不好发脾气,也不愿意把自己的不好心情加到别人身上,进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一会就睡着了:“立新,立新!”好象有人在喊自己,马立新蒙蒙撞撞的醒过來了,见是妈妈在喊自己,他坐了起來,望着妈妈,想到妈妈真的很多事情啊!

    “你的电话!”妈妈道,马立新记起來了,自己睡觉之前手机放在客厅的桌子上,马立新接过电话,电话那边还沒有挂:“喂!”只一下,马立新就听到电话的那边有一个柔柔的女声道:“立新,是我呢?”

    是谁呢?声音一下沒有听出來,能这样和自己说话的人不多,难道是,,他不敢想了,就只好道:“呵呵,这时候你也不休息啊!你精神真是好呢?”“你知道我是谁了吗?”

    这叫马立新真不好说呢?好象有点象王,王诗雨的声音,这王诗雨一般不会打电话來的呢?那还有谁呢?小费不是这声音,马立新只好道:“王,你是王啊!”

    “王什么啊!王八吗?”“对,你就是王八呢?”原來马立新和王诗雨谈朋友的时候,他叫她王八,一叫他们就知道了:“哈哈,总算你沒有忘记我呢?说明心里还是有我在啊,怎么样,打扰你睡觉了啊!”“是啊!我正睡的香的,我记得你中午也是要休息的呢?怎么沒有睡觉啊!”

    “你知道我在哪里啊!”“你总不会现在就在我的面前呢?要是在我的面前我就马上到你那里去,怎么样!”“真的吗?要是我就在你的门前你是什么感受呢?”真的让人有想想念她,自己的第一次美好的记意就是在她的身上,很多次自己回忆到她了,要是自己和她真的好上,也是不错的。

    什么感受,幸福的感受,他道:“要是你现在在我的门前我是幸福的感受,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是一个很适合有点故事的季节,我们一别很久,不知道在你的心里还有沒有我的一点印象呢?”

    “立新,你先起來,我告诉你一些事情!”马立新还是躺在床上,道:“起來了,你说啊!”“沒有,我知道你沒有起來,我要等你起來了再说!”马立新想这王诗雨现在在北京,怎么知道自己沒有起來呢?但是他还是站起來,道:“好了,我起來了,你相信吗?”

    “我这才相信,你把门打开,出來!”她是不是真的站在自己的门前呢?马立新想很有可能呢?那真是有点雪中送炭,他只好把门打开,道:“我站在过道里,你说话!”“我就在你住的地方,下面!”马立新从过道的窗户上往外一看,真的站着一个女子,穿着长长的风衣,头发在微风里偶尔掠起。

    真的是诗雨。

    北京來的,不在北京了,是专门到这里找自己的吗?难道自己有那样的魅力吗?马立新好象在云雾之中,轻飘飘的下來了,一见面,她跑过來,跳着和他搂在一起,马立新道:“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下面,走,到我家去吧!”

    她跟着他上楼,两人分开了,都沒有做声,在这中午,很安静的时间里,稍稍的有一点的声响都会让人很厌烦,马立新不说话,走的很快,他有点怕自己控制不住,一进门,他看到妈妈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就轻轻的在妈妈的身上盖了一点东西,才进自己的房间。

    王诗雨进到马立新的新婚房间,屋子里好象还是刚刚结婚的样子,只是随便的扔着衣服和袜子,很凌乱,她道:“有女人的地方还是这样乱呢?看來你的日子不好过啊!”“你怎么就來了呢?是來找我的吗?”“哈哈,看來你对自己还是很自信啊!你想想你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这话说的马立新自信减少了一半,他只好道:“你是路过这里,还是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呢?”她挨在他身边坐下,眼睛望着他,他知道她的饥渴,她在等待,等待他來动,只是她不想自己主动了,马立新一看她打扮很洋气,好多的衣服都是这里沒有的,道:“这样会把你的衣服弄脏的,还是把你的外衣脱了吧!”

    她很听话,马上把外衣服脱了,马立新这才把头靠过去道:“在梦里有好多次我还是和你在一起,别人都说还是原配好,你看我这女人就要和我离婚了,我现在是单身啊!”“什么都不要说了,我已经知道你的情况了,我也和你一样!”

    房间很隔音,外面一点都听不到的,马立新现在有一段时间沒有女人滋润了,手就很快的动了起來,边动边道:“你还是那样的漂亮啊!是不是有很多的男人追求你啊!”

    “是有很多的男人追求我,可我一个都沒有找,好多见了,我也三十了!”“你不要说一直是想着我呢?”嘴和下面都紧紧的接触在一起了,马立新高高的地方顶着,顶着,一下就进去了,他们两人都长长的舒缓了一口气,原來的感觉找到了,又有一样的韵味了。

    运动对于马立新來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可她还是只和马立新做过,他捏拖推拿样样的在行,让她享受到了原來沒有的味道,她道:“是不是在别人的身上找到了感觉,再用在我的身上啊!”“也许,真的话还是喜欢你,因为你比她们都有韵味!”“不是假话吧!还是在别的女人身上也说过啊!”

    马立新想想自己还真的是在其他的女人身上说过这话呢?只好不做声,只加大了力量,让她叫喊起來,她一上马就翻身坐在了他的身上了,一阵运动,就躺在一起了。

    他慢慢的捏着她下面,还是原來的东西,还是原來的样子,只是在不一样的时间,不一样的身份了,感受也有点不一样,还是不是自己的东西了,只是悄悄的,马立新想。

    “你为什么不找个人结婚,说真话!”

    “真的想听我说的真话吗?”

    “真的!”

    “想到你,想和你结婚,就这样简单,我现在是來找你的,借口是來安排工作上的事情!”

    马立新不说话,小费的事情也不再想了,就和她一起到苗山去爬山,就这样了。

    马立新很久沒有说话,他在回忆,最后道:“我们一起出去玩玩,明天正好是周末,怎么样!”“好啊!我有的是时间,我在北京的店有专门的人帮我看护,现在我还是有几个钱!”

    “你爸爸原來是市公安局长,现在呢?”“现在早就下來了!”“下來了,是不是象你一样的一滑就下來了!”“你呀,不要那样的坏啊!”说着就用两个小拳头在他的胸前面敲了两下。

    苗山风景区有一些景点,高险而峻峭,第二天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天气,马立新自己开车,马立新在一个月前自己买了一两宝马,开起來马力十足,一般自己私人用车的时候他就开自己的车,工作上班的时间司机开公家的车。

    來到风景区脚下,遇到了一算命老人,马立新和她走过去,旁边也沒有人,这风景区在平时很少有人來玩,只有节假日的时候就有人,在这时候只有他们两个,也不知道怎么算命的在这里守什么?能守到几个钱呢?还不如去找找废品还赚钱一些。

    见到马立新他们走过去,老头道:“先生,我给你算一个命啊!不准不要钱的呢?”她好奇的看着老头,老头见到有人在打量他就更加卖力了,道:“我看你们有事情要发生呢?”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