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节 女人回家(二)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苗书记是什么人,是人精,他眼睛一看毛记來的目的,不在于自己的资金的问題,而是为水花当说客的,只是很多时候不点破而已,苗书记道:“那是怎么回事情呢?”毛书记道:“原因很多,只是现在要是让他们和好的话那工作就更好了!”苗书记刚來,但是已经有人告诉自己原因了,在这社会上不是沒有人告诉自己事情,而是沒有人为自己拿主意。

    书记道:“那你去帮她和解和解啊!这是好事情呢?有时间的话我也说说!”“我们是人微言轻啊!你是书记,说一句话顶我们十句话,还是你去说吧!”这才是他的真话呢?也不知道毛书记和水花他们的关系,肯定是不错的,自己现在是要笼络人,特别是自己身边的人,书记就道:“好吧!你联系个时间,我和你一起去说说马县长啊!”

    毛书记摸着自己的头,从心里笑了起來,他道:“这样吧!晚上我请书记,县长和水花,怎么样!”书记想了一下,道:“好啊!只是这水花你就先不要请,免得到时候大家都很尴尬!”还是书记想的周到呢?把马县长说好了也不晚啊!就这样说好了,毛书记出來给马立新去了电话,马立新正在起草安全责任书,要在全县范围开展大规模的安全检查。

    听到书记请自己吃饭,他很喜欢,放下电话后自己也就哼起了小曲子,这段时间他心情很好,先是雪花回來了,自己的小孩也见到了,人生不就是这些事情吗?把手上的事情给秘书去做,本來这也是秘书的事情,只是马立新自己很重视,让秘书做自己有点不放心,就自己把这事情拿到手上做了起來。

    还是帝王大厦,只有这里才有点大都市的样子,看着很不错的,这是新來的苗书记第一次请自己呢?马立新还不知道是毛记也是借苗书记请客为由,这样沒有不來的,马立新选了一件衣服,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还不错,就准备到大厦去,秘书不去,自己一般车子在家里,上班都是公家的车。

    动身的时候他给毛书记去了电话,那知道毛记已经到了,这才有点自己责备自己,怎么不早点呢?其实现在的马立新就很有点看重自己的位置了,自己现在能做什么事情呢?就是能当官,别的事情好象自己不会做了呢?一进大厦,看到只有苗记,他有点奇怪,怎么只有这三个人呢?

    苗书记道:“很早就想和你喝酒,只是事情也多,今天还是毛书记说起这事情我才想到早就要请县长的,我是班长,你是副班长,我们两个人身上的责任很重大呢?”马立新道:“书记,我也想请你吃饭呢?沒有想到你抢先一步了!”

    毛书记道:“别光顾着说话,坐下我们先來两下啊!就只有我们三个人呢?书记你说这酒怎么喝啊!”书记对着马立新道:“马县长你说说看这酒怎么喝!”这是给自己很有面子的事情呢?

    把问題给了马立新,他只好道:“我看我们谁都不要耍耐,就是每人一瓶,完了算事!”苗记,毛书记又看了看苗书记,谁也不说话,最后还是毛书记道:“我看我是喝不了的,这样就是一瓶酒我们三人平均分,怎么样!”苗书记正是想这样,沒有想到马立新会说一人一瓶,看來马县长的酒量很不错呢?

    苗书记道:“马县长啊!我看我们喝完酒睡觉,只是我们的酒量不大,你是不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想借酒消愁啊!”马立新很明白书记要说什么了,这时候他不想说,就道:“一般啊!沒有什么事情啊!我沒有什么不好的啦!”毛书记这时候道:“我们的马县长啊!什么事情都好,钱也有很多,就是老婆的事情不很好啊!”

    “真的,你现在是县长,老婆怎么样了,说出來我去跟你说说看啊!”书记道,马立新是不愿意的,但是书记话说到这里自己只好答应一下,道:“家事难说啊!还把书记操心了,那是真不好意思的呢?”“沒有关系啊!我说好了你就要请我客啊!”马立新现在是不想水花了,他想的是王诗雨,想的是雪花。

    书记又道:“我现在就跟你说啊!好不好,你要我说來了你又不喜欢呢?”毛书记这时候就在旁边道:“书记说啊!这家庭呢还不是那样的过日子啊!在乎什么呢?只要她对你好呢就可以了!”马立新想你说的好,不信你自己看看是什么滋味,只是在书记面前不好说。

    一会书记就把电话打到水话去了,还有水花的哥哥,书记道:“我在帝王大厦请你喝酒啊!过來啊!”书记沒有说马立新在这里,也沒有说毛书记在这里,只是让水花和她哥哥感到好象是单请他们呢?让他们在接到电话的时候欢天喜地,他们來的很快,见到马立新在,很快的愣了一下,马上就反映过來道:“大家都在这里啊!真是好日子啊!”

    水花只是道了一声书记好,就进來了,哥哥很大方,道:“书记请客,是多多益善,把我们请來,我是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书记呢?我是退下來的人,书记还记得我,我真的是谢谢啦!”水花道:“毛书记啊!你怎么不先和我说说呢?我叫你给点钱我,你又是舍不得!”

    毛书记正好找到了话題,道:“马县长现在就在你的面前,你找他要啊!”苗书记道:“水花主任啊!县长一只笔签字,你跟他说说不就可以吗?怎么想到要找毛书记要钱呢?马立新你说是不是啊!”书记这是撮合自己和水花的事情呢?马立新道:“这钱的事情不是说谁想要就给的事情,而是我们要有计划呢?”

    哥哥道:“有时候不是计划的事情,而是很多的时候那计划根本落实不下來,是临时做安排,那你们两人的事情你怎么打算!”书记见到水花哥哥把马立新要逼到角落,就道:“这事情还是应该好说,马县长啊!你现在是新闻人物呢?要是有一点小事情出现,都会引起大家的猜疑,我看这时间还是要稳稳啊!”

    马立新就是想到这一点,要不是想到这点自己早就离婚了,现在自己只是一个代县长,书记又只刚刚來,哥哥又在旁边,他道:“其实很多时候我还是宽宏大良的,就是人不能伤心呢?”书记道:“人一生也过了不少时间去了,再找一个也不现实的,还是听我的吧!水花我们现在就一起到马县长的家里去啊!”

    这水花也不说话,只是在听,酒喝的差不多了,毛书记道:“我们还是到马书记家去玩玩啊!大家说怎么样!”苗书记大声道好,哥哥和水花都不做声。

    就这样到了马立新家里,他妈妈正在做饭,一见到水花,马立新妈妈就道:“水花來了啊!你走了我还很不习惯呢?來了就好啊!”马立新对妈妈道:“这是我们的书记呢?省委來的,很有理论水平和管理水平,后面是水花的哥哥!”这水花也是很机灵的人,一來就帮上家人做饭。

    书记道:“不错嘛,一进家门就做事情,很难得的呢?马县长你看你这样好的老婆还想什么呢?”在这时候就是把话说到定下來又怎么样呢?还不是要自己和水花过日子吗?大家都说说,就走了,等水花出來看的时候大家都走了,水花走进马立新睡觉的房间,道:“我的衣服恩,怎么都沒有了啊!”

    其实自己的衣服早已经穿旧了,水花的衣服她拿走了,那里还有什么衣服啊!只是他不想戳穿她的想法,道:“谁知道你的衣服呢?”话很小的声音,但是在这房间里大家都会听到的,她道:“你说你打算怎么办呢?”“我们还是这样吧!先看看再说!”见到他的意见变了,她就坐到了他的身边,慢慢道:“那我还是天天來啊!免得别人说闲话呢?”

    马立新沒有马上说话,好象还在想着别的什么事情,水花就慢慢的靠在他的身上了,见他不说话,就狠狠的退他道:“你还在想什么啊!你说啊!”马立新这才反映过來,见到她越來越有姿色了,脸色比原來要好,忽然身子就热了一下,但是自己不是说不喜欢她吗?

    控制,控制。

    水花再望着他,身上不断的女人气味涌过來,他深深的出了一口气,道:“慢慢來,等等再说!”好象是说自己现在,又好象在说自己的未來,水花这时候就撒娇起來道:“人家苦了好久呢?你好恨心呢?你还是男人吗?”说着马立新看见了她眼睛里的眼泪出來了。

    他真的有点可怜她呢?这样的女子,自己找到后,自己不也是在外面找了别的女子了吗?为什么就一定要苛求她呢?他道:“你不要哭呢?”说着就用手去檫她的眼泪。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