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节 压力很大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女子真的好象是一块甩不掉的牛皮糖,紧紧的沾在自己的身边,想不到叶主任呢一出去就找到这些女子,很专业的,马立新想再和叶主任在一起的时候就要注意呢?心眼很多的,马立新只好对叶主任道:“叶主任啊!你看我这女子就让她走开吧!我也不需要啊!”

    叶主任道:“马县长啊!钱我都已经给了,我沒有权力说话了,要是你不要的话她们也不会答应的,你不能说要退钱呢?你要是不退钱又不要的话今后她们还怎么做生意呢?她们也是要讲究信誉的啊!”那女子听到这话马上道:“是啊!这位客官说的很好呢?我们也是要讲究信誉的人啊!还得拉上回头客人呢?”

    说完那女子又坐到马立新的旁边更近的地方了,她的气息呼啦拉的朝着马立新喷射,不时间的朝马立新笑上一下,说真的话,这女子长的还不错,就不知道是为什么这样的出來做事情,马立新想问问,但是有一句话叫做小姐不问出处,这是别人的隐私呢?叶主任这时候道:“领导放心,她们都是大学生呢?只是挣点小钱买点零食吃!”

    听说在农山有一个职业学院的女学生是经常做这事情的,难道就是那学院的学生吗?再一看,好象真的是学生,马立新更加不敢做什么了,在这大众广庭之下,自己是县长呢?要是别人说起來怎么办呢?马立新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道:“叶主任,你先就让她们出去,等一会进來,好不好,我们有嗲事情先商量一下啊!”

    叶主任这才把她们喊了出去,还是要等一会进來的,马立新这才对叶主任道:“这事情你做的不对,我们领导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德行了呢?”他马上道歉道:“是的,这是我的错误,我接受领导的批评,我再也不这样的了!”牛部长道:“这叶主任也是好心呢?领导现在不都是这样的吗?县长啊!你也不要再批评他了,只当沒有这事情呢?”

    马立新这才沒有说了,牛部长道:“荷,也是我们的主任心太急了,把好事情办成了不好的事情,其实我们也是想要的啊!只是时候不对呢?”这句话点明了男人心里所想的话,大家也都不做声了,马立新暗道:“这话牛部长就不能这样说呢?这官当不了多大的,有些话该不说的就不能说,该说的也要注意少说!”

    女子出去了,牛部长道:“这主任还是思想先进呢?上阵还是女子兵啊!”叶主任见牛部长笑话自己,也自我解嘲道:“我这人就是想为朋友做点好事情呢?那知道人家不接受啊!”这话就是针对马立新來说的,马立新也不想和他对着來,只是对牛部长道:“我们还是要请牛部长在宣传方面多做做工作!”

    牛部长对自己管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在宣传部里其实写新闻的就是那几个人,写新闻的人都是很愿意多写的,再说要是有政府的支持那积极性就更高了,只是有时候在领导面前还是要争一争的,牛部长道:“我看,马县长要落实一下对外宣传的政策啊!好让我们有点积极性呢?”

    叶主任道:“我们开发区也要成立一个宣传的部门,专门抓好宣传工作,让全市乃至全省都知道我们的开发区,把我们的工作落实到实处!”马立新道:“叶主任啊!那你先要做点事情出來,我们的宣传部门才好做点宣传啊!”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叶主任这人就是这点优点,领导批评他他很喜欢的。

    牛部长道:“这事情我可以说都答应,只是要看看你们的奖励政策是怎么样的,不要只是说说,我们是要花脑力劳动的啊!那要比体力劳动要辛苦呢?还有我们要和市委或者省里的新闻媒体联系,也不能空口说白话呢?还不要喝酒一下啊!送点小纪念品啊!马县长你说呢?”

    马立新只是觉得这牛部长把话说到太白了,也就沒有什么意思,领导就是一门含蓄的艺术,说直了和农民有什么不一样呢?叶主任这时候对着马立新道:“县长我敬你一杯,我的事情你看这星期是不是给我弄一下啊!”说到钱,这星期是沒有的,每到月底这资金就紧张,他道:“这星期是沒有,下星期再看啊!”

    其实在叶主任心里就不这样想了,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自己每次为开发区的事情找他,他都要推辞,是不是自己沒有好好的招待好他啊!有的领导自己不要钱,也不等于是自己家里人不要钱呢?叶主任知道马立新家的事情,马立新家里开了一家超市,还有他的老婆是水花,现在是供销的主任,水花的哥哥原來是县长。

    叶长次想自己沒有送不出的钱的,只是有的领导不喜欢自己收钱,马县长就可能是这样的人,那就要从他的家庭入手,再说这也是自己的工作,再不就还是找书记,但是再说找书记的话马立新会怎么看自己呢?今后还是有很多的事情要找县长办,不能老是拿书记來压县长。

    马立新对牛部长道:“牛部长啊!我不管怎么样,一年后你拿报道我们的县的稿子來我和你兑现,只是这兑现的稿子,你说说什么一年的是多少!”你先把这数字给我看看!”牛部长不知道马县长要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以为上一年的也要兑现奖励,牛部长就道:“我马上回去就安排人把这事情办好,明天就拿给你看!”

    马立新道:“你把去年的发稿子的数字你自己签字后给我一份,我再给你奖金,怎么样!”牛部长很是高兴,举起酒杯对马立新道:“县长就为你这话我就敬你一下,感谢你为我们的宣传部带來新的希望呢?”马立新暗道:“这当官人要是直爽了,总是要被别的领导所利用呢?自己就是要拿去年的稿子來做对比,再定今年的奖励呢?那知道他还是以为是自己要奖励去年的稿子!”

    到处都要钱自己的压力很大,雪花终于到了税务局里当了局长,国家税务局长,是一个很好的单位,雪花打电话來的时候马立新正在喝酒,雪花道:“你在做什么啊!”“喝酒啊!”“你知道我是第一个给你打电话啊!你要经常來看看孩子呢?不能让他缺少父爱啊!”

    他何尝不想尽到自己做父亲的责任啊!只是自己现在正和水花和好呢?不能让别人知道了,就道:“我有时间方便的时候就去,你也要注意啊!你要让人抓住把柄了,要是那样的话我和你都完了的,我看你还是想办法把孩子给送走算了!”“你这还是父亲说的话吗?别人都是喜欢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面前,你却是反的!”

    马立新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在北京还有一个王诗雨在等着自己呢?自己又不好和她说呢?在家里和她说好了的和她结婚,只是这时候一忙就把这事情给忘记了,怎么办呢?自己就直接告诉她,她会很痛苦,马立新想到她会拉扯着自己的头发狠命的往下扯,一边还流泪,瞪着大大的眼睛,好象在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那样的对待她。

    想到这里,他的心很痛苦,只是不能太伤害了她们,钱对于她们來说已经算不得什么了,她们要的是自己,是自己对她们的好呢?还是到超市去走走吧!马立新每当自己痛苦的时候要喜欢到自己家的超市走走,和姐姐他们说说话,和爸爸说说话,自己的心里就好些呢?

    走到超市里,正在转的时候忽然就发现一个熟悉的人的身影,好象是叶长次呢?他再看了看,对了就是他,他到处在看呢?马立新知道这时候自己是不能喊他的,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好象不是來买东西的,沒有见到认真的选购商品呢?他出來一定是有目的的,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只见他走到爸爸面前,笑了一下,就对着爸爸在说些什么话,爸爸连忙的摇着手,他也在做着手势,一直站在那里和爸爸说着话,还有点拉拉扯扯的,马立新这时候也不想过去,就在超市里面转悠,仔细的看看这,看看那,再转头的时候就不见他了,只有爸爸还是在那里。

    马立新确定他走了再就出來了,爸爸见到马立新,见到自己的儿子,爸爸道:“來了啊!怎么样,我们超市比原來要好点吧!”“还不错呢?人还算可以的,现在县里就我们的生意不错!”

    爸爸忽然道:“刚才有一个人,好象是你原來的同学,叫什么叶什么的,对我说要买我的商品,要买一大笔东西,你说是不是怪事情啊!说是发给职工做福利呢?”“要买什么?买多少啊!”

    马立新一听啊就知道这意思了,他是要对自己行贿呢?这是间接的给钱给自己呢?又不让别人知道,就是别人知道了也沒有什么?就是买东西呢?有什么罪啊。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