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节 矛盾不断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立新真正的知道了小费和书记的关系,自己心里还是有点酸酸的滋味,可是沒有办法的事情,沒有想到她还是攀上了书记,只记得原來自己把她安排到交通局的时候她和局长好象很好,当上了科长,也是自己沒有想到的,这女人呢要说当官也是很容易的,只要有男人欣赏就可以了。

    马立新只好道:“张主任啊!你现在不错了啊!好好干啊争取当一把手呢?”马立新看到了他的心思,张主任道:“那还要县长大人多多的提携呢?”在这样的客套话里说说一点作用都沒有的,只是纯粹的官话,张主任忽然道:“你知道现在桥山办事处的纸厂吗?”

    自己怎么不记得呢?原來自己好想把纸厂办成上市公司呢?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马立新就问道:“现在怎么样了呢?”“现在要倒闭了,职工正准备上访闹事呢?这只是我的好朋友给我的消息呢?他们正在商量怎么样的告状!”自己怎么就沒有听说呢?只是纸厂是一个镇办的企业,怎么告呢?

    镇办的企业倒闭了就倒闭了,沒有人去过多的管的,是因为它不是国家的,职工大多是企业工人,可是一个好好的企业,很红火的,在自己手上是蒸蒸日上,现在是怎么了?马立新道:“怎么会这样的呢?再不说怎么样呢也可以维持过日子啊!”“你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呢?现在还有谁象我们一样呢?”

    我们怎么样,我们做的很好吗?马立新想想自己,自己只是一般的,只是自己不要别人的钱罢了,马立新还是想再问问纸厂的事情,就问张主任道:“办事处怎么不管理好呢?”“县长啊!现在公家的事情你说能做好吗?做好了钱能放到自己的腰包里吗?”马立新是县长,到时候出了问題还是自己要出面处理的呢?

    马立新道:“要是你再去当厂长怎么样!”“哈哈,县长你真会开玩笑呢?怎么可能呢?就是要我去我也不会去的啊!再也不是原來的厂呢?技术人员都走光了,资金也沒有了,职工半点积极性都沒有了,你说我还去做什么呢?”一个厂要垮很快,要把它办好真的是很难呢?

    马立新现在最担心的是县里的一些企业,这些公家的企业现在也都是摇摇欲坠,水泥厂,纺织厂,纸厂,尿素厂,塑料厂这都是大厂,要是这些职工都闹起來,自己的日子还过了吗?这些都是一个个的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爆炸的可能,马立新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张主任正好在这里,他原來当厂长当的很好,现在自己就问问他了。

    “你说说看,这公家的企业应该怎么做呢?”“股份制,只有给职工一定的股份他们就会把工厂当作是自己的,另外厂长要实行民主监督,完全按照阳光操作,可做到这样的很难,再说现在的领导哪个不是只管自己任期里的事情呢?”

    等张主任走了后,马立新让秘书马上打电话给桥山办事处书记和主任,要他们马上把纸厂的职工召集开会,商量解决办法,同时马立新正着手起草一个县有企业改制的问題,先拉出一个草稿,再和书记商量,然后在常委会上讨论通过,特别的是要选好厂长,把不负责任的厂长免去,把厂长的职责制订好,不能是厂长想怎么就怎么的。

    沒有想到的是纺织厂最先闹起事情來了,这纺织厂原來是省里的,有一万多人,在一年的时间里,就有人说纺织厂的事情,有的告诉马立新,说厂长早就在省城买下了一条街的门店,马立新根本不相信,再说这厂长也不是自己管的事情,这是省里的事情,是省长亲自管的,自己操心那事情做什么呢?

    可是职工很多却是本地的,只就要马立新管一些本地的职工,因为很多时候厂里交一部分税收到地方,职工一万多人都停产在家,说是要等待消息,厂长早就把车子也上了省里的牌照,厂长一下子就调到了省纺织厅当副厅长,可是职工还在家里等工厂复工呢?有消息灵通的人告诉大家厂长已经不是厂长了,是厅长呢?

    一个月后,厅长來了,是來视察的,就在他转到自己原來的,也就是一个月前办公的地方,他站着看了一下,可能自己还是会留恋一下过去的岁月,忽然职工都跑來了,有的还刚刚买菜來的,先是职工质问,忽然就见有的职工拿上买的鸡蛋砸起了原來的厂长,现在的副厅长。

    马立新听到这事情的时候正在家里休息,市长对自己道:“我命令你马上增派人员到纺织厂去,解救我们的副厅长大人,决不能让他有半点的闪失!”书记的电话也來了,书记说的话和市长说的话一样,书记道:“我和你马上到厂里去,我们把武警和守桥部队拉去,一定不能让厅长受伤害!”

    马立新有时候想,这些官僚真的是人民的罪人,马立新有时候狠不的把这些人都杀了,可是现在自己却要好好的去保护他,心里真的是很多的气呢?也不知道书记是这么样想的呢?马立新虽然这样的想着,可是却不敢怠慢呢?秘书还有办公室的主任等等等等都一起行动。

    一会警察的车子和武警和部队都在院子里來了,书记正皱着眉头在看着这些车子,书记对马立新道:“我看马上走吧!市委书记和市长也要马上來呢?”也不知道省里來不來人呢?马立新道:“那就先走吧!”

    车子一路呼啸着上路了,好不威风,可是刚赶出去就遇到了很多的人,公路上全都是人,马立新和书记还有很多的武警等人都下了车,只见人人都围着那厅长,厅长已经光着脚板在路上走着,脸上已经全部都是鸡蛋砸的蛋黄和蛋清,还有的人在用自己的拳头打着,警察把那些人都一一的拉开。

    马立新和书记连忙赶过去,喊道:“厅长啊!委屈你了!”只见他一脸木然的样子,只是朝这里看了看,一句话都沒有说,不时的有人在后面推上一掌,他就踉跄的走一下,已经好象身子不是自己的了,马立新觉得很是悲伤,这时候就是有再多的钱,那还要到做什么呢?

    书记对那些职工大声的喊着:“你们不能这样!”话还沒有说完身子上就被狠恨的打上了一下,又一下,马立新马上对身边的武警道:“快去保护书记,快!”马上一列的人就上去了,马立新挤过去跟着书记,这时候市委书记和市长都來了,马立新这时候就更加卖力的挤着好象在保护厅长。

    市委记道:“让你们辛苦了啊!厅长同志的身体不好,我们來保护呢?”市委书记和市长马上通知队伍形成包围圈,把厅长隔离起來了,马上就把厅长拉进了小车里,然后一溜烟的跑了,后面的职工大声的骂着,拿起石头朝那方向打去,可都是空空的了。

    书记见他们走远了,就愤愤道:“我们也走吧!”

    回到院子里,书记在窗户前面站了很久,马立新正好看到记手上的烟头不时的冒出一绺白烟,从窗户里蜿蜒到窗户外面,马立新也在思考,纺织厂的事情到底是什么问題,听说纺织厂的厂长要当市委副书记,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纺织厂的职工到市委去闹了一次,才改变为厂长当副厅长的这个结果。

    钱有时候到一定的程度是可以改变人的命运的,马立新还记得纺织厂红火的时候,全国的纺织工作现场会就在这里召开过,厂里有好几个全国人大代表,省委书记到厂里來视察过,特别要说明的是,马立新记得原來的省委书记來的时候,厂里都要选出沒有结婚的少女陪省委书记跳舞。

    一路上跳下來,有的少女就跳到了省里的单位,这是机遇吗?这不是和小费一样的目标吗?马立新想这不是那一个人的事情,只是这事情要办好还是要靠自己,有时候改革是一把双刃剑,弄不好会伤害自己的,只有自己把关系搞好,很好的处理事情才会把事情做好的,这也是自己的思路。

    姬副秘书长來电话,马立新很高兴,她主动的來电话的时候不多,马立新道:“好久你才想起我啊!你要进步了吗?”“进步是要进步的,我可能要进正秘书长了,或者说副省长呢?到时候我就可以好好的帮帮你呢?”“我想你啊!什么时候我到你那里去!”“你來就是了,只是有时候要先联系,免得我不在!”

    想到她來电话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的,要不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马立新只是想到自己的位置,就道:“钱,你给我们拨点钱呢?”“我正是说这事情呢?我拨了点钱,你要给点到你们的税务局,雪花是我的亲戚,你知道吗?”马立新早就知道了,只是由姬副秘书长说到她马立新就好象自己吞了死老鼠一样。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