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节 勒索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省里的那些老板对投资环境还是算满意的,只是开发区的事情是个小的插曲,已经有八家企业准备投资了,这次來已经很好的签定了投资协议,书记和马立新都很高兴,很圆满的送走了老板们,回到县委,书记下车和马立新一起走,书记道:“你看这事情还是不错的,你也有很大的功劳,把张主任喊过來,你也來一下,我们好好的商量一下事情!”

    看來这张主任还是免不了要批评的,马立新喊张主任马上过來一下,张主任的办公室不在县委,都是在开发区的,只是这级别上已经上去了,张主任道:“这书记该不会狠狠的批评我吧!”马立新在电话里大声的笑了一下道:“來了再说啦!要批评也沒有什么关系嘛,你怕什么呢?”

    要怕的话就要把事情做好,现在这才知道怕了啊!马立新想到自己的那些老板什么时候來呢?马立新对秘书道:“你有时间的话和我联系的那些老板联系一下,还有你说的那些商人也联系一下,看看他们什么时候來啊!”马立新就到书记的办公室里去了,张主任还沒有來,他朝窗户外面一看,见到了张主任的奥迪车正开进了县委大院子。

    张主任精神很好,头发油光可鉴,夹着一个真皮的公文包,正昂首大步的走进了院子里,马立新坐在书记的办公室,他道:“这招商的事情我们是不是还要加大力度啊!我看就是我们在做这事情,要发动大家都來关心呢?”书记头埋在桌子上看文件,随便的答道:“恩,是啊!你要抓一抓啊!”

    马立新感到书记只是随便的应着自己,也就想转移一个话題,张主任这时候进來了,他怯怯的喊了一声记看也沒有看只是在鼻子里哼了一下,算是答应了他的话,马立新说你坐啊!张主任这才坐下來了,书记过了一会问马立新道:“马县长啊!你看看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情呢?”

    马立新这时候也不想得罪张主任,就想和他搞好关系,道:“今天的事情纯属于意外之事情,也沒有什么?再说这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还希望书记不要计较了!”“不是我计较不计较的事情,是这事情很不好,还总算事情办的不错,要是今天这事情影响了老板的投资,把我们辛苦做的工作都抹杀了的话,那就是我们农山的罪人!”

    书记对马立新又道:“马县长,你对开发区的要求先说说!”书记直接说这事情,让马立新有点恍惚,书记的意思不是在这要求上的,那是在什么上呢?对了,应该是在张主任的权力上,记得今后有些事情要向领导汇报的,不是要他自己随便做主呢?马立新摸清了这问題就很好说话了,他道:“我们的要求就是要张主任多向书记汇报,有些事情拿不住的事情你能自己做主张!”

    这话就真的说到书记的心坎上去了,书记想这开发区的权力越來越大了,马立新说的开发区要分两个这建议现在看來是很好的,但是只是自己先已经反对了这建议,就不好意思再提这事情了,只好道:“张主任啊!你记得住吗?”

    这嘲讽的话张主任已经很清楚书记的意思了,只是连连的点着自己的头,好象这头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马立新也道:“什么事情都要思考,今天这事情已经造成了影响,不过还好,书记我看这事情就到次为止啊!”书记也不想为这事情破坏和小费的关系,也就默许了马立新的说法。

    八个老板有五个到了县里,还有三个正在做准备,五个老板的资金已经打了保证金到县里的帐上,马立新和书记很高兴,又召开全县干部大会,在会上书记和马立新做了招商引进资金的大会,把先來的五位老板在会上做了介绍,并且再一次的说出了奖励的措施,让很多的干部在下面议论纷纷。

    老板上次到开发区的时候就选好了自己的厂房,这开发区的房子是先就做好了的,只是等商人进來,收取租金,笑的得高兴的还是张主任,现在的张主任已经成了县里最好单位的代名称,找张主任的人很多,有很多的人也找到了马立新这里來了,马立新想到上次的事情,进人的事情,张主任很快的就答应了,这只是一点点的小事情呢?

    等到自己休息的时候马立新又想起了雪花,上次见到雪花请的保姆对自己的孩子那样,马立新打过电话给雪花,只是雪花硬是不相信自己请的保姆会那样的,自己也就不好说了,雪花对马立新道:“我再暗暗的去看一下,要是真的对自己的孩子不好,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要的!”

    雪花的时间很紧,要说有事情是天天都有,要说沒有事情是天天都沒有,这就要你怎么看这事情,你要是一个管事情的人那事情多的做不完,你要是不操心的人就很好了,沒有什么事情发生就足够了,可雪花偏偏是个比较认真的人,这就让她生活很累,有时候真的就想到了马立新,要是他是自己的男人多好啊!自己的一生也就是很幸福的啊!

    雪花抽了一个时间专门悄悄的到了自己住的家里,由于是在城外,自己一个人也沒有带秘书去,快到房子的时候她也把小车开到很远的地方隐蔽了起來,她悄悄的走近屋子,好象沒有什么声音,一会而孩子的哭声就显现出來了,她朝窗户里一看,孩子好象哭着睡觉了,真让自己心忍受不住了,她真想这时候推门而见,甩上她几下,可想到自己的孩子是见不得光线的,就只好退了回去,开车走了。

    马立新见到雪花來的电话,就想看看她说些什么事情,只是很戏谑的道:“娘子啊!辛苦你了呢?孩子还好吗?”不要提到孩子,这提一下就会勾起她的伤心事情:“我真是要考虑保姆的事情,我今天晚上就和她说!”马立新还真的想到了这保姆选的是很重要的,要是一着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雪花的电话有來了,她的声音很低沉,有点好象瞌睡沒有睡醒一样,马立新就感觉到了这事情的严重性,他问道:“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保姆把小孩子抱走了,你快点过來啊!我们又不能报警呢?快点!”马立新听到这话一下大跳起來,道:“你这时候要冷静,一定要克制自己呢?我马上安排人去找,你看看保姆是什么地方的人呢?”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一定是雪花说的话伤了保姆的心啊!要不这样的事情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性质很严重的,只是现在这孩子是自己和雪花的,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是要受处罚,再说自己是孩子的父亲,比什么人都要急,自己在这位置上怎么好随便的出面呢?

    雪花不想报案,也对马立新说了这事情,马立新道:“你看看你家的保姆是什么地方的人,家里都有什么人呢?”“这我知道,她自己的孩子都大了,都在外面打工啊!我现在怎么办你说说看!”马立新这时候思维很清晰,就道:“我看不要报警,到时候保姆要把孩子送回來的,你又知道她家,我们就盯住她家,她一定要回家的!”

    雪花对马立新说的话现在已经是句句话都听在耳朵里记在心上了,她马上就安排最好的人去保姆的家守着,马立也想过去安慰一下她,道:“你现在有时间吗?在做什么呢?”

    雪花说正在租住屋子里,正一筹莫展呢?马立新道:“那我过去看看啊!”雪花道:“你快点啊!我都不行了,孩子哦就是我的命呢?我现在是沒有命了,沒有了孩子我还活什么呢?”马立新在电话里安慰了一下就自己准备好了车,一路上飞快的向她的出租屋子奔去。

    到了屋子前面,马立新把自己的车隐蔽到一个别人不容易看见的地方,推门进去了,一进去就把门闩住了,走了进去,见到雪花很憔悴的躺在床上,很是痛苦,马立新这时候想开一个玩笑,也只好不说了,他轻轻的道:“我看孩子会找到的,你就不要太伤心了,你还要上班呢?你要把自己搞的很痛苦!”

    “立新啊!你说这事情怎么办啊!我活着还有什么希望啊!你说啊你说啊!”她扯着他的衣服狠命的拉着,拉着,马立新也觉得她的紧很大,马立新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抚摩着她的头道:“你不要伤心啊!你一伤心我也很痛苦呢?你不要让我们都很痛苦啊!孩子一定还在的,你再说这保姆平时还是很疼爱孩子的呢?她不会对孩子怎么样的啊!”

    雪花还是不依不饶的拉着他,马立新坐了下來,头靠在她的头边,感受到了她的热气,眼泪,,他慢慢的把他的眼泪用手抹去,还是道:“真的不要这样了,我们的孩子你说我不疼吗?我不想到心里吗?”“你还是人吗?这孩子你什么时候带过啊!都是我一手一脚的把他抚养长这么大的,你对他是沒有感情呢?我才对感情,你说我不心疼吗?”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