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节 问题严重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那人见是一个大领导,就答应道:“好啊!请领导坐啊!我给你倒点茶去了啊!”马立新只好随便她了,再看这屋子里,马立新就道:“书记啊!你看看这条件很艰难啊!让我们想起了《包身工》这篇文章呢?过了好多年,沒有想到现在还是这样的,我们这些人都是做什么去了呢?”

    沒有人回答马立新的话,好象他也不想别人回答,那女人一会又出來了,只有马立新和那女人坐着,别的人都必恭必敬的站在他们的后面,马立新问道:“矿山下面安全吗?你男人在下面是做什么的呢?”“要说不安全,现在那里都是不安全的,但是只要能够赚点钱來,就是很不错的了,我男人在下面是做矿工的,又沒有什么技术呢?还能做什么呢?”

    是不是这样问不出什么东西出來啊!马立新也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呢?马立新让局长來问,可局长所说的话那女子又弄不清楚呢?她只是说道:“反正我那男人回家后对我说要我做好准备,说下面的事情很复杂呢?说不定在那一天自己就沒有了,要我不要做声呢?说是下面什么安全都沒有措施,也不知道我现在说出來会不会引起你们的重视啊!”

    马立新马上说道:“有什么问題我们现在就可以解决的,你就放心好了,说出來沒有关系呢?我是县长啊!是专门來做这事情的,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的找我呢?”

    那女子说着就有眼泪出來了,马立新想这人不伤心不流泪啊!一定是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呢?马立新道:“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啊!我可以帮你呢?你现在要是不说,我走了后你就说到也沒有作用了!”那妇女再次看了看马立新,好象是一个当大官的人呢?再又看了看旁边的人,见还有一些人,就有点害怕呢?

    书记也在旁边道:“你不要怕啊!说出來我们帮你忙啊!你要是不说出來我们怎么知道呢?”那妇女就开始说了,她道:“我男人现在在家呢?他不会让我说的,只是说下面的安全都沒有措施呢?”马立新问道:“你可以说具体一点吗?”见到旁边书记和镇长都在,正好可以让他们管管这事情。

    妇女已经有点年纪了,实际的年龄应该比看起來的要小,已经显得很老了,头发显得灰白,手上全都是老茧子,裤子一只腿脚高,一只低,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妇女走进了屋子里,屋子昏暗,马立新一行人也跟着走了进去,沒有想到的是这家是这样的穷,破破的被子,乌黑的桌子,还有一股霉气。

    见到有很多人进來了,那男人起來了,对女人道:“是什么人啊!你带人见來做什么啊!”女人道:“这是领导,他们想了解一下矿山的情况呢?”“你叫他们快走啊!就不要管这闲事情了,不然老板对我不会客气的,你让他们走!”马立新听见男人说这样的话,就道:“我们是领导,就是來调查这事情的,你就放心好了,我们是为着你们的!”

    男人有点不相信,道:“这官官相为,自古就是这样的,我一说了还对我有好果子吃吗?”局长在一边道:“这是我们的县长啊!就是专门來这里做调查处理这事情的,你一定要放心好了!”书记也道:“我是这镇上的书记,你要是有什么问題一定要说出來,我们还做出处理呢?你要相信我们的政府啊!”

    政府,政府,在很多的地方老百姓还是相信政府的,有了这句话,男人也开始掉眼泪了,男人哽咽的道:“你们不知道我们的苦啊!在矿山下面不是人过的日子呢?你们要救救我们啊!”马立新看了看身边的书记和镇长,他们都有点不好意思,在自己的地方上出了这样的问題自己怎么还有面子呢?

    男人抹了一下泪水,继续道:“我们钱是拿得到几个钱,可都是用我们自己的命换來的呢?下面什么安全都沒有,就是要我们做事情,要是谁的动作慢了一点,就要挨打,好几次瓦斯过高,我们要求出來,都不允许,我们还差点死在里面啊!你说说看我们真的是命苦呢?”

    马立新问道:“你受过打吗?”“在我们这里沒有人沒有受过打的,你看看我的身上!”男人把自己的衣服搂起來,马立新见到男人骨瘦如柴,身上竟然有很多道伤痕,有的是结了茧,有的还是新的伤痕,马立新用手摸了摸,那男人感觉很痛苦,浑身打颤,马立新望着书记和镇长,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不是你们的兄弟姐妹,要是你们的亲戚你说说看你管不管呢?”

    马立新有点激动了,但是他很快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自己是什么人,想到自己是一县之长呢?不能这样,要解决问題,就要冷静下來,他对局长道:“你马上安排人过來,和书记镇长把这事情做出处理,谁有问題,一定不能手软!”局长点着头,这时候那妇女道:“我一直都想说的,只是我男人不让我说,就是怕自己的饭碗沒有了!”

    马立新知道这时候他们想到的是自己的饭碗,而自己想到的是这安全事情,观点不一样,但是都是为了把事情办好呢?马立新问道:“那你一个月能拿多少钱呢?”“一个月可以拿上2千多元,再看到我们是在家门口,可以照顾家里呢?所以我们就沒有出去,但是沒有想到一天要在井下十几个小时呢?出來后我们的眼睛都看不见了,现在一身都是毛病呢?”

    剥削,严重的剥削,马立新对书记道:“你们原來有沒有人对你们反映这情况呢?”书记和镇长在这时候都想推脱自己的责任呢?书记只好道:“有的时候有人在我们面前说说,我们是沒有想到情况会这样的严重呢?”马立新对书记道:“你马上给派出所的打电话來几个人,先把厂长拘留起來,我们再走正常的程序!”

    马立新和这些人都坐在男人家里,感受着他家的贫穷,一个都沒有出來,都是用电话在联系呢?很快的派出所的领导就來了,书记道:“你们先到这矿山的老板拘留起來再说!”派出所的人见有县长在面前,又见书记说这样的话,那一定是经过县长的同意了的呢?也就格外的卖力,马上就出去抓人了。

    等到把厂长请來的时候,书记和镇长正在为了什么事情争论着,马立新对厂长道:“国家三令五申的给你们说了安全的事情,你们怎么还不执行呢?”老板道:“我们也正在想办法呢?现在我们就是沒有钱啊!有了钱你说谁不想把这事情办好啊!”“现在这事情怎么办呢?”

    先把这事情的绣球抛给书记再说,马立新对记啊!我今天只是见到了这一事情,可以我想还有很多的问題,要是把事情弄清楚是很不容易的啊!”书记道:“我们要以这次事情做为教训,开展大检查,要是谁再出了问題,不要说我不客气的话啊!”

    马立新想到井下去看看,可是周围的人都说这下面是不安全的,就不要去了,但是这马立新啊在有的事情上面是很坚持自己的道理的,要是沒有自己的主见,还着的不知道这些事情呢?马立新要下去看看,马上就上來的,大家都面面相觑的,最后只好大家都下去,陪着县长,这是一般人都不会这样做的事情呢?

    井不是很深,但是里面都是漆黑的,只有到了作业面上去了,才有灯光,一股股的寒气袭人呢?长期在这下面一定是有关节病的,不时的有水滴下來,有时候就掉在了马立新的手上,头上,脖子里,他发出一阵寒颤,真的不到这下面來就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呢?

    马立新还不时的看到有腐烂了的树木立在那里,一摸手上全都是小木屑,这样的条件怎么能有安全呢?局长道:“这真的是很严重的问題,一定要封闭这矿山呢?要不然是要出人命的事情啊!”马立新问局长道:“着的是这样的吗?”局长再一次的肯定了这事情。

    矿山里面的人都是沒有穿衣服的,马立新一问,才知道,这衣服穿在下面是沒有作用的,还要把衣服穿烂了呢?不穿衣服好做事情些,马立新忽然感到很沉闷,想早点出去,秘书也正想着这事情,就对马立新道:“县长我看这可以出去了啊!只要看看就可以呢?”马立新就答应了,回到了地面。

    一回到地上,马立新对书记和镇长道:“这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要好好的处理呢?现在我就宣布关闭这矿山,然后请安全局的领导严格的检查每一个矿山,给老百姓一个安全的说法!”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