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节 市委的态度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立新想到自己现在要和市委的领导搞好关系,想到现在市委已经物是人非,只好叹了一口气,原來的书记已经到省里去了,现在的书记是原來的市长,这几年马立新也有意的和市委的人走到了一起,只是一般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原來的童主任是市政府的办公室的主任,现在已经是副市长了。

    金助理现在已经是办公室的主任了,官职都长了不少呢?马立新知道这些人都是比泥鳅都狡猾的人呢?只是很多人现在都已经走了,上次在昌里童主任玩的很痛快呢?也不知道后來是怎么了?见到自己的时候就不是很喜欢了,后來自己当了县长这主任,不,现在已经是副市长了,对自己又是很好的呢?

    原來的柳副市长也走了,记得自己在他身上花了不少的钱的,算是白花了呢?有的人是沒有什么意思的恶人,不管你怎么对他好,他好象你是应该的,有的人对你好,那是一种缘分呢?象杨晓阳老板,那才是真正的朋友呢?自己这事情一忙啊就把他也忘记了呢?现在他在省里呢?

    好几次到省里去,想和他联系,但是事情一忙完,又忘记了,现在马立新想把老朋友找到一起坐坐,这几年自己在官场上见到了太多的圆滑和狡猾,还是老朋友可靠呢?象这金主任童副市长只是可以利用的人,不是朋友,马立新早就看穿了,原來是记的秘书沒有安排好,秘书可就惨啦!一下字就把秘书换到了政协一个什么科室里当科长呢?

    秘书就等于是休息了,好象原來到省里找了自己跟了好些年的领导,可领导一到省里还要你这秘书做什么呢?话还是说的很好,秘书和马立新的关系还不错,后來马立新到市委去就要到秘书那里坐一下,安慰他一下呢?

    看來原來是沒有翻身的日子了,真不知道秘书得罪了什么人呢?秘书和马立新在一起坐的时候道:“我在市委的时候很多的人都是求着和我说话呢?笑都笑不过來呢?我好象也沒有得罪什么人呢?怎么我就不知道把我安排到这地方,你看我还是年轻的一生就沒有指望了啊!”

    马立新只有叹气的份了,他道:“你还算不错的呢?还挂着职位呢?要是一下把你搂到底看你怎么样呢?你找你的领导怎么说呢?”“领导都是向前看的人,你想啊!我算什么呢?他为什么要帮我呢?对他沒有好处啊!”马立新一想也是啊!自己原來在昌里等地方不是花了很多的钱吗?那又怎么样呢?

    马立新和金主任做了联系,金主任现在对自己可好呢?马立新知道他不是真心的对自己好,自己原來不是县长的时候他的两次的态度就很不一样,马立新看人还是看的准的,但是马立新现在不是要看他好不好的事情,而是要用他來帮自己做事情,马立新对金主任道:“老金啊!好啊!”

    这一喊啊!他很认真的道:“马县长啊!你真客气呢?有什么时候要我帮忙的你就说啊!只要是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好好的做的,你就放心好了!”马立新知道自己当县长,这大大小小的节日还有过年的时候都是很多的东西给他,尽管是公家的,但是自己还是想到了他呢?他当时只是一个市长的助理呢?那是一个什么官呢?

    马立新知道人都是知道自己的意思的,他道:“我沒有什么事情呢?有事情我还不说吗?我们又不是外人呢?”“这就好呢?这就好啊!你什么时候过來,我们好好的谈谈啊!我们朋友好久也沒有在一起了呢?”马立新知道他们和自己在一起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出血呢?那好不喜欢么。

    可这次马立新是下了决心的,要和市委的领导搞好关系,就道:“你找一些朋友我去和他们喝酒啊!”“好啊!只说要喝酒还怕找不到人吗?童副市长现在酒量就不错了啊!他一定会來的,再就是-----,你來了再说!”他说到这里就沒有说了,马立新想要不是很重要的领导可以出面啊!

    马立新等秘书过來的时候道:“你和省里的那些我们联系过的老板这几天去电话了吗?”秘书道:“我已经去过了,他们说就是这几天过來,他们要找到一起过來,说好商量一些,至于是哪一天就不知道了,我再和他们联系看看吧!”

    马立新又给安全监察局长去了电话,吩咐他一定尽快的把安全的事情写好报告,给自己送过來,自己先看看,再给书记看看,然后作为文件下发下去,有的时候是要处理人呢?严重的要作为刑事案件來办呢?这也是得罪人的事情呢?就是上次在铁山的事情马上就有人找自己了,但是自己是不能松口的。

    马立新桌子上经常有举报信件过來,有的是老百姓的信,有的是领导干部写给自己的,还有的是恐吓的信,可这些信一般都是秘书先看,要是有作用的秘书就给自己了,要是沒有作用的自己也就看不到,这也是一般的领导都这样的,马立新也不想事事都去处理呢?

    秘书进來道:“县长啊!这里有一件信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看呢?我把它放在桌子上,你就看看啊!”马立新拿到一看,好象是告状的信,马立新把它拆开,一看里面的内容,一下子看的很专心起來了,这是告状的,告的是黄沙镇的书记镇长呢?马立新想道:“这黄沙镇上次自己去过,检查的时候就发现他们都是铺张浪费的,很是大手大脚呢?是不是一定都有问題呢?”

    再看看这信,数字很是具体,这不一定是一般的信呢?一定是他们的内部出现了问題,只有这内部的人才知道这些的详细呢?好象很多的数字都是很准的,马立新只是略略的看了看,这事情自己可以暂时的把信压下來,再和书记镇长去说呢?另外还有就是给书记,让检察院去立案子呢?这样的话就是要对他们下真马了。

    马立新想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呢?先还是找他们说说,要是真的有什么问題就和他们说说让他们改正,那想到这样一说后面的事情就大了呢?这也是马立新沒有想到的呢?真的是当了这些年的领导就是沒有想到会有那样的事情呢?要是原來想到这样子的话自己还是先和书记说说呢?

    马立新到市委去开会,全市县长工作会议,主要是讨论全市经济工作的一次会议,也就是请县长们在一起说说话,吃吃饭,然后各自的表一下态度,把全年的任务完成,马立新一想正好是好时机呢?就找领导喝酒呢?拉拉关系啊!特别是找到书记就好了那想的到的书记现在是原來的市长呢?

    不过在这会议上书记还是出现了,王书记只是说了一些感谢的话,再做了一下的强调,把重要性说清楚了就先走了,马立新想这书记还是不一样呢?看看书记原來的样子真的是看不得呢?现在已经是人五人六了,自己在市委当秘书的时候他还是一般的干部,那里想到他生的这样的快呢?是不是上面有很大的关系呢?

    马立新就始终找不到现在书记的靠山在哪里,一定是有关系的,沒有关系要当上书记这位置那真的是好象走路的时候丢下一个五百万给你呢?你说这可能吗?喝酒的时候书记又过來了,书记沒有坐到那一桌子上,而是各个桌子都敬酒,书记只是表示一下,而下面上來的干部都是一口就干了呢?

    论到马立新这一桌子了,马立新站起來道:“这样啊!王书记啊!我们一起先來敬你一杯吧!”书记只是笑笑道:“我先敬你们呢?你们敬不敬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呢?是不是啊!马县长啊!”“书记好记得我啊!”“怎么不记得你呢?我好多次到农山去啊你都在呢?你还专门找到我做个专題的报道呢?”

    马立新是记得自己找过王书记呢?可不是现在,而是原來的时候,那时候王记,不只是不是书记,而是什么都不是,连马立新都看不起的一个人呢?打牌就借债,喝酒就喊菜,工作喊拜拜,沒有想到的事情还很多呢?副市长里面有一个领导话都说不好,就当上了副市长。

    席副市长,名字听起來很不错呢?原來是一个什么电子厂过來的,一点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可当起副市长当得有滋味呢?有一次召开教师工作会议的时候,要让席副市长讲话,他过了很长一下的时间才道:“各位领导老师,你们好!”这几句话还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下面他怎么说呢?

    “今天开的是教师大会,我想这老师就是要甘于清贫,乐于奉献,不是在于钱的多少,而是要看你行不行呢?你不行的话你就要走人呢?不要在这教师队伍里混日子啊!有人说老师的工资少了,我们原來你知道拿多少钱吗?三十五块六的日子我们拿了很长的时间啊!你们现在还动不动就说钱少了,我看你们不是钱少了的原因,而是钱多了的愿意,钱一多你们就沒有良心了!”

    下面的老师都大声的把凳子拍的很响,又一起大声的对台上喊:“滚下來,你娘的,滚下來!”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