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节 孩子进医院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立新接到电话的时候听到妈妈在大声的哭着,这是很少有的事情,马立新想到妈妈平时很少哭,现在大声的哭着说明事情很严重,马立新想在电话里问过究竟,可妈妈却总是不说,马立新只好喊上司机送自己回家。

    回到家里,马立新真的是不愿意看到,水花坐在沙发上好象睡觉睡着了,妈妈就在一边低低的啜泣,孩子已经躺在妈妈的怀里也睡着了,马立新进去的时候见到孩子正一弹一弹的,还沒有完全睡着,妈妈见到马立新回來了,对他道:“你快点喊司机送你孩子到医院去啊!”

    马立新对水花不怎么样,但是还是很喜欢孩子的,马立新轻轻的问妈妈道:“怎么了?”“一不小心的被开水烫伤了呢?你快点啊!我说送孩子去医院呢?水花说要等你回來!”马立新听到这话心里很是有火,想对着水花大声的吼,他强迫自己不要发火,事情已经出來了,就要好好的解决的。

    马立新的司机还沒有走,他马上把孩子抱上,对妈妈道:“我现在就去医院,你看要带上什么东西!”马立新一看孩子的手上和腿上还有胸前都被烫伤了,马立新还是对水花道:“你一起走吧!孩子等会要你的!”水花这时候已经好象睡觉睡醒了,她道:“怎么不说我是故意的呢?这是我的孩子,你们还心疼吗?”

    马立新见水花这样的说自己的妈妈,他很是了解自己妈妈的,要不是妈妈受了很大的委屈她是不会大声的哭出來的,马立新道:“你就少说两句吧!孩子现在已经这样了,我们还是要快点到医院去,把孩子的伤治疗好!”水花道:“我说了什么拉,你就你妈妈说,我就是要倒点茶喝,谁叫她把孩子送到我这里來呢?怎么迟不來早不來,就是这时候來啊!是不是故意害我的孩子我还不知道呢?”

    马立新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喊道:“你不要说了,走!”

    妈妈马上跟着马立新走了出來,水花还在屋子里,马立新也不等她了,就直接的把孩子抱上了车,车子很快的朝医院來去,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孩子的伤情,告诉他们孩子要住院观察,马立新只好叫妈妈在这里招呼孩子,水花还是沒有來,马立新这次啊真的下了决心,不要水花了,这样的女人自己怎么就找到了呢?

    马立新还有事情,他想到了水花的哥哥,应该让他们知道,也顺便知道这事情的原委,好好的说说水花,要是还是这样自己就是再找一间房子,也不想住到家里和她在一起呢?

    正到开发区的张主任來电话,想把开发区的事情向自己做个汇报呢?马立新道:“我在医院啊!孩子有点事情了,你还是另外找一个时间吧!”张主任和马立新的关系很好的,只是张主任做了主任后对马立新的态度不是很好了,马立新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就有点想哭呢?雪花的孩子和水花的孩子真的是不一样呢?

    自己还在医院里守了一下,一会而很多的人进來了,张主任带着大家都來了,病房里站不下了,很多都在走廊上,红包闪闪的,都往马立新的身上塞,马立新不想要这钱的,只是自己把情况刚才和张主任说了,沒有想到的是很多的人來看自己的孩子呢?谁叫自己是县长呢?

    來的人送的钱不是很多,都是五百以上,马立新想这点钱也就无所谓了,只是要水花的哥哥知道就好了,秘书也來了,马立新知道秘书原來和水花的哥哥关系不是很多,但是马立新还是对秘书说了这件事情,马立新叫秘书打电话给水花哥哥,來看孩子的人很快的又都走了。

    秘书电话已经给水花哥哥联系了,水花的哥哥一会就会來的,马立新意思也是等水花哥哥來了自己再走,把事情都给她哥哥说清楚,秘书一直在旁边,马立新想找一个保姆來照顾孩子,马立新一说出來,秘书就道:“县长,正好我有一个亲戚,远房的表妹,在家里沒有什么事情,可以先把她喊來带上一阵呢?”

    马立新这时候正好一下找不到人呢?再说妈妈已经年纪大了,也不想她多熬夜,道对秘书说让她马上过來呢?秘书的家就在县城不远的地方,只是属于外省,其实乘车很快的,秘书一会给马立新说这人的事情马上就來,亲戚还说钱的事情好说,马立新道:“你对她说要什么工资就直接说!”

    说了这话之后,马立新就和妈妈道:“我请一个人來帮帮你啊!水花现在是不指望她了,你看她现在还沒有來呢?”妈妈道:“我总是希望你们好好的过日子啊!你看现在出了这事情呢?我也沒有什么好说的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会再说你的!”马立新见到妈妈已经苍老了,心里有一些的疼爱。

    水花的哥哥和大嫂都來了,这是马立新沒有想到的,要是水花象她哥哥一样那就好了,马立新站起來迎接哥哥和大嫂,水花哥哥道:“你就不要客气了,孩子出了这事情我们都不好受呢?这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只是我妹妹还是不懂事情,希望你要原谅她一下,我马上就把她喊回去,要是她还是这样,我也就随便你好了!”

    水花哥哥心里很明白这事情,秘书的电话一打过去,他就知道,要是马立新自己打电话那又是另外的一种情况了,马立新也不好再说什么?就道:“哥哥,你说我还是很希望好好的过日子的,也不是说孩子伤了这事情就怪她,你看我在家的时候就和我吵架,对我妈妈很不好,我妈妈还不是为了我们好啊!现在孩子这样了,她也不过來!”

    水花的哥哥听到这里,就对大嫂道:“你给水花打电话,看她是在做什么事情,孩子的事情就是天大的事情,先把她喊过來再说!”大嫂道:“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家再把她喊到家里吧!”哥哥道:“我叫你打你就打多的话也就不要说了!”哥哥的语气很是强烈,不容大嫂有半点的余地。

    大嫂也只好打了电话给水花,水花说马上就來,这时候又有县里的一些的干部陆续的过來看孩子,马立新身上的红包已经不少了,自己又沒有带包过來,只好放在衣服的口袋里,鼓鼓的了,水花的大嫂也给了马立新一个红包,马立新硬是不要,哥哥道:“这是我们的心意,又不是给你的,孩子出了这事情我们也很难过呢?你要是不要这钱我们更难过!”

    哥哥说的很是在理呢?马立新也只好接受了。

    水花过來的时候马立新和哥哥正说着现在的县里的情况,水花慢慢腾腾的走着,哥哥一见水花就站了起來道:“你是怎么搞的,把孩子带到这样了,你再怎么样呢也要把孩子带好啊!再说你现在也沒有上班了,在家里就要对家里人好,我就只有你这样的一个妹妹,你说我说的话你要是不听,还有什么人的话你听呢?”

    说的话水花只有听着,一句话也不说了,哥哥又道:“立新的事情很多,他妈妈的人也很好,我就是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情,孩子在医院你还在家里做多么呢?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來,孩子难道就不是你自己的孩子吗?”马立新道:“哥哥,我把话先说在这里啊!我的事情也很忙,我只要水花对我家里人好就可以了,要是这样的不好,我看这个日子很难过下去了!”

    水花自己是知道自己的错误,只是嘴巴上还是很硬的道:“我怎么了?我还不是原來一样的吗?你们要这样的说我呢?哥哥你不相信我吗?”哥哥道:“我不是不相信你,是你的表现确实不好呢?难道立新的妈妈还说假话不成!”在哥哥和大家的批评下,水花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话也就说的好一点了,说完就自己看着孩子了。

    马立新叫妈妈回去,先让水花守着,等到保姆过來的时候就好了,可是妈妈硬是不回去,说自己先在这里,看着孩子自己舒服一些,马立新只好自己先走了,回到办公室里自己也沒有什么心情做事情了,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的秘书已经处理了,就等自己签字呢?

    书记出差去了,是到北京去的,他说先去打打前站,把撤县建市的情况给国家有关部委先说说,再看看怎么样的运作呢?马立新在家里守着,不要出什么事情,只是书记每天都有几个电话和马立新要联系的,一会书记的电话就來了,书记道:“小马啊!听说你的孩子在医院啊!要不要紧啊!”“不要紧了,就是被开水伤了一下呢?沒有关系啊!谢谢书记的关心!”

    书记道:“那些度假村的事情你要催催呢?开发区的事情有的老板已经來了,但是有的老板还在看呢?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要注意一下啊!不要到手的鱼跑了呢?”马立新想自己的事情很多,你书记把所有的事情都加到我身上,自己也要好好的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了。

    正在办公室里说着话,忽然自己办公室的门被砰的一下狠狠的撞开了,马立新吓的惊呆了。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