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纺织厂事情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立新见到秘书慢慢的成熟起來了,秘书这样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说还是一种谦虚的说法,不过她不愿意自己也不去做这事情,沒有说好的事情马立新是不做的,马立新和沈主任联系上了,问了问开发区的事情,还好,只是有一些人总在说开发区收的租金高了。

    马立新想想要说开发区的租金高的事情,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是都是水涨船高,原來的租金是少了,再说现在开发区的福利待遇在全市一般的单位里也是沒有的,只有一些电力税务等好的单位才能和开发区比,马立新开始起草全市工业发展的现状与改革。

    就全市工业來说,多是消耗大,效益差,污染严重,职工人心涣散的企业,只有少数几个好点的企业还在支撑着,特别是市政府的胜利纺织厂,马立新觉得要开始改革,说起这家纺织厂,是早在六十年代就开始办的,原來是办的兵工厂,是备战备荒的产物。

    到了七八十年代,就转到民营了,先是转到中央,再甩到省里,现在是地区,说是地区,其实很多人的编制都是省里的,厂里的干部管理也是省纺织工业厅管理的,有三万多职工,完全是一个纺织城,对外都是说十里纺城,依山而建,绿水环绕,山道弯弯,建筑参差。

    马立新几次到胜利纺织厂,不过现在的吴发厂长比原來的态度要好得多了,毕竟是到了地方上了,但是马立新仍然感觉到厂里的态度的暧昧,厂长只是來了一下,然后就借口说有事情走了,这让马立新有点恼火,但是恼火归恼火,自己还是一点都拿他们也沒有办法的。

    纺织厂副厂长高來天接待自己,还有高副厂长的秘书和办公室主任在会议室里,副厂长原來是纺织工业大学毕业的高才生,能混到副厂长的位置也是很不错的,马立新只是听,想想怎么办这事情,副厂长道:“现在我们的产品销售不畅,原因在于我们生产的技术落后,要是先进的机械都换了,就需要20个亿!”

    轻轻的说出20个亿,马立新知道这是自己,也包括市委书记沒有办法的,这些钱就是对于省长省委书记來说也是要考虑的,副厂长继续道:“再说我们在这山旮旯里,交通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交通给我们的产品成本增加,进來和出去都让我们沒有价格优势了!”

    继续道:“还有棉花的价格继续的上涨,棉花的等级参差不齐,特别严重的是现在很多的棉农在棉花里掺沙子石头,对我们机器是很大的伤害,我们现在已经有几十台机器已经报废了,就是这样的棉花我们也很难收到了,全国的纺织企业都在抢原料,这要是沒有政策的扶持我们就是死路一条!”

    马立新想到这样大型的改革是需要外來的资金,这就要出去找企业,马立新上次到省里,还到了沿海的地方去找到了一些大型企业,可是说起大川市这地方都是不感兴趣,这地方离产棉花的地方隔着五百里,这不是一个小距离,再说只有火车和汽车运输,沒有水路,水路运输是最便宜的。

    马立新问道:“你们现在沒有收回來的货款有多少!”副厂长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这都是厂长管的事情,关于财经的事情都是厂长直接的管理!”马立新又问道:“你们厂的管理人员有多少!”副厂长也还是道:“这数字还是在厂长手里,我只是管技术上的事情,比如说那里的厂里的机器坏了我都是很清楚的!”

    原來就是应付自己,马立新这样的想道,马立新问办公室主任道:“你们办公室管什么事情呢?”“我们办公室只要是对厂里的领导交代的事情我们把它贯彻下去,比如说这次沒有原料了,要休息十天,我们就要通知到下面去,比如说厂长说要加强成品的偷窃管理,我们就要和厂里的保卫联系!”

    很多的数字都是在厂长的手里,一般的领导都不知道,马立新进到了厂里,到厂里看了看,自己原來都沒有來过,现在职工都放假在家,沒有原料就不能产生,职工很多的都是三班倒,特别是上夜班的都很辛苦,熬夜对于女人來说是很不好的,但是现在想熬夜都沒有夜熬了就更加不是好事情。

    安静的工厂,让马立新有点恐惧了,要是这样的三万人的大厂垮了,那真的谁是罪人呢?自己吗?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拉不上,自己只是现在管理一下企业,都不是自己手里的事情,现在要查这厂里的情况,最好就是把厂长先换了,再进去调查组,就是这样了,向书记反映。

    马立新和秘书回到办公室,马立新道:“你和我今天到了纺织厂,你发现了什么情况沒有!”秘书道:“他们好象都是在敷衍我们呢?一问都是三不知,我们怎么去对这厂改革啊!”这和马立新想的一致,马立新道:“联系书记,我有事情要向书记汇报!”

    马立新暗道:“自己这一个厂都摆不平,还说什么管理全市的工业啊!姬副省长是管工业的,得问问她呢?”现在的姬副省长不是你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和她联系的,只是马立新知道她的几个新号,和她可以直接的联系,其他的人都是联系她的秘书,就是省里的一般干部也都是要预约的。

    当电话通了的时候,她就会知道是自己的,只听电话里她的声音道:“马市长啊!什么事情!”够直接的问话,沒有什么小资情绪,马立新觉得这样也好,有事情直接说,不是转弯的,电话里不调情,马立新也就直接说道:“大川市的胜利纺织厂,你可以说说那事情吗?”

    “呵呵,你现在也关心企业來了啊!那是个很大的纺织厂呢?我告诉你,你对那厂是沒有办法的,有事情到省里直接的当面说,我现在有事情了!”马立新的电话还拿在手上,他骂了一句奶奶的,也只好把电话放下了,自己也沒有办法,姬副省长也沒有办法吗?那他们的关系很大啊!那不就是省长或者省委书记吗?

    这样一想自己的汗水都出來了,这是个很棘手的事情呢?马上把这情况给市委记在办公室里打电话,马立新见到有电话,正想退出去,书记用手一指,意思是说叫他坐下來,马立新也只好坐下來,在书记的办公室里不可以翘起腿的,自己把腿并拢,坐的还规矩。

    电话也不知道怎么那么的长,马立新只好拿了当天的报纸看起來,忽然就发现省报上的一条消息说建筑工地上出了事情,三死五伤呢?再仔细看看,好象有自己熟悉的人,想想,对了这上面的人好象是杨总啊!难道杨总的建筑出了事故,那又要损失钱财了。

    自己是很久沒有和杨总联系了,出了这事情自己还是要去电话问问呢?正在这样想的时候,书记的电话已经完了,书记道:“你辛苦了啊!听说你到纺织厂去了,看來你做事情一切从实际出发啊!是的沒有调查就沒有发言权,这事情你做的很好,我们就是要你这样的干部,让我们领导能掌握第一手材料呢?”

    马立新连连的点头,道:“书记所说的是,我们都记在心里!”书记对马立新道:“马市长啊!坐过來啊!”马立新道:“我先还是把纺织厂的事情说说,书记再把脉吧!”书记恩了一声,就拿起笔來做记录,马立新就把自己调查的情况向书记说了一遍,把厂里对自己的态度都间接的说了,书记不会听不清楚情况的。

    书记望着马立新,马立新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那里说错了,书记一般都不这样的望着自己的呢?只有别人说的话不对的时候书记才这样呢?马立新的心里有点忐忑不安呢?书记一会就反映过來了,他对马立新道:“这事情我们也是很棘手呢?省里的关系很大,我们就不好走了!”

    书记好象是对马立新所说的,又好象是对自己所说的,说明纺织厂的老板们都是省里有很大的关系呢?书记只是对马立新说道:“这厂的事情我现在也不好和你说什么?你只是把握一个原则就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只要我们所说的,所掌握的都是实际的情况,我们就不怕了,要是假的我们就沒有说话的权力呢?”

    马立新手里也拿着笔呢?随时准备做记录,怕自己忘记了,同时也是对领导的一种尊重,书记道:“你还是要把纺织厂的情况多操心,但是不要乱说话,乱表态,这厂里的事情复杂,只是观察而已,你要把重点放到别的企业上,比如说机械厂!”

    机械厂就简单多了,只有一百多人,也不是什么国营的,是市政府的一个小厂,原來的生意很好,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是一年不如一年,就是在今年职工也要闹事情呢?马立新想这自己都不能改革的话,那还做什么呢?看來自己要一个一个厂的改革吗?

    还沒有到办公室的时候,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就过來找到马立新了。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