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企业试点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看來纺织厂的事情自己不能动手了,书记也是这个意思,沒有直接的说出來,办公室副主任说市长喊自己开会呢?这市长和书记意见很多时候都是不一样,让下面的人很为难,特别是马立新,市长总是把自己当作是书记的人,所以有时候喊自己都是叫秘书或者办公室來通知。

    马立新赶到政府会议室,见到市长正在和秘书长在商量事情,见到马立新进來了,就停止说话,市长笑的好象一朵花的对马立新道:“马市长啊!你是个大忙人呢?我们现在有一些事情想和你商量,你坐坐!”马立新是归市政府这边管,说是归这边管的,但是书记在用他管工业,这也是政府的事情。

    秘书长也对马立新道:“马市长啊!你现在可是红人啊!到时候也为我们说话啊!”市长对秘书长道:“你在说些什么话啊!好了,我们讨论我们的事情吧!”市长笑意一直挂在脸上,他道:“是这样的事情,胜利厂的事情,省里现在已经给了市政府,现在是我们市政府的事情了,政府想派一厂长到厂里去,原來的厂长可能要有升迁!”

    马立新暗中叫苦,暗道:“看來这事情现在自己想饶过去,也不好染过去了,难怪书记说这事情很是复杂呢?很多人正在盯着这块肥肉呢?”马立新道:“这事情还是领导安排吧!我也沒有什么意见呢?”市长对秘长啊!你看呢?”市长一说这话,马立新就想去刚才自己进來的时候他们两人说的悄悄话呢?一定都是先说好了的话。

    秘书长道:“恩,我看也是这样的,只是马市长现在管工业,这事情还是要经过马市长的同意,书记那边我们也要做汇报,只是这人选我们已经初步的认为还是经济贸易局长担任,两个担子一肩挑,怎么样!”马立新很明白,他们已经把事情都安排好了,自己只是一个看客,还能说什么呢?

    马立新想走的时候,秘书长道:“马市长就先不要走了,我们吃个饭呢?还有一个人呢?”秘书长走出去,一会,贸易局长就进來了,贸易局长叫石得开,平时有的熟人喜欢喊他叫做石达开呢?马立新觉得有点好笑,市长道:“石局长啊!现在要给你压担子了啊!你要做好准备呢?”

    石得开挥着手道:“我不行啊!还是市长再安排人啊!”马立新看到这人一脸的狡猾,就沒有什么好感,但是是市长的人呢?自己怎么好说话呢?市长又道:“你有什么事情要多多的向马市长汇报呢?这事情他直接的管你,再说我们的马市长现在管工业很有一手呢?不简单的,你要多听取群众的意见,知道吗?”

    局长道:“那是,那是,我一定听从市长的话,好好的把企业抓好,让领导放心,群众安心,自己省心!”秘书长道:“自己省心是不能的,前两点还不错,你身上的担子很重呢?不说了,我们去吃饭了!”石局长好象还在和市长讲价格,说自己的身体不好啊!能力不够呢?是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啊!

    纺织厂是很多人想去当官的地方,可马立新还是觉得这石局长有时候是说的真话呢?要想赚到钱到纺织厂是小意思,但是自己的生命呢?是要用生命还换的,弄不好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吃饭的时候局长敬马立新道:“马市长啊!你是优级股,今后一定有很大的发展呢?”

    秘书长道:“局长啊!你这话又说错了呢?什么今后有很大的发展,现在就是很不错的领导呢?”局长分辨道:“我是说到时候到了省里当上大官,不要忘记我们了啊!”秘书长道:“这还差不多呢?”市长道:“你们只知道说,要多多的敬敬马市长啊!现在不烧香,急时抱佛脚!”

    大家就对着马立新敬起酒來了,马立新想这市长今天的意思一定是书记已经同意局长去纺织厂的事情了,要不这样的隆重的说呢?马立新现在想到的是机械厂了,把机械厂作为全市企业改制的一个典型,一个样板,然后深入的进行工业的调整。

    机械厂现在的厂长已经无能为力了,只是一个维持会长,马立新安排一个工作小组,专门对企业的财务进行清理,机械厂已经到了停产的状况,只有几个职工在厂里做点临时的事情,其他的都回家自己找事情做了,五年前的帐目是乱七八糟的,一查,一是支出很大,一年的支出就达到了五千多万,光是招待费就是八百万。

    有一年的收入有一个亿,那是最好的时候,可是马立新看到那最好的一年的支出也只是持平,也就是说收入一个亿,而支出也是一个亿,但是这只是表面上的事情,为什么呢?这收入包括了沒有回收的资金,只要的问題就在这里呢?厂里现在还有六千多万的资金呢?

    可是资金不是现金,是销售人员沒有把钱收回來,在外面沒有回笼的钱,有很多的钱已经收不回了,有的单位都沒有了,你到那里去收啊!这就是说钱都到了销售的业务员手里了,是沒有收回來吗?马立新想怎么可能呢?你说你买我的东西,你能不给钱吗?你不给钱我就把东西拿回來。

    马立新一看,五年來销售的人员有六十多人,人员怎么这样的多呢?马立新问了管业务的副厂长,这副厂长现在已经老了,也该退休了,他道:“你不知道,这都是有好处的,人人都争着要当业务员呢?我听说很多的业务员马上就要自己开厂了!”

    听到这里,马立新头脑里一个很好的主意出來了,收欠款,三个字,这是首要的任务,做的好的话厂子也就活了,做得不好的话就是死路一条,怎么收,这是一个重点,先要摸清前钱的单位,然后有针对性的收钱,要是业务员拿了钱,而是说沒有把钱收到的马立新想这就要和检察院一起联合整顿。

    机械厂是帐目很快的就明显了,五年來的招待费达到了三千万,这已经是沒有办法的了,你也是沒有办法去取证的,吃了就吃了,然后是欠的**到了八千万,马立新想这八千万谁收到钱就对半开,企业一半,收款人一半,然后是机械厂里的承包,企业只收租金,走开发区的道路。

    派人出去摸了情况,有一半的企业已经不存在了,还有部分的企业已经改变了老板,看來这一条路走不通,那就只剩下了出租厂子了,说到出租,消息一张榜出來,很多人都想要承包,马立新决定招标,谁出的钱多就给谁,机械厂这地方是很好的地方,在市中心,就是土地也要卖几千万。

    市长秘书來电话说晚上市长请自己吃饭,还有石局长秘书长办公室主任另外两个副市长,马立新想这不是政府的主要领导加餐吗?怎么说是请自己吃饭呢?秘书说在大川宾馆,大川宾馆是市里最好的宾馆,市委和市政府都有自己的专门的房间和包厢。

    到那里去都是很隆重的,马立新只是觉得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呢?吃饭就吃饭,当领导平时不就是吃饭喝酒吗?马立新把时间算的很准,说是六点去,其实有一些人早就去了,在那里打点小地主玩玩,马立新去的时候市长副市长都到了,只是秘书长还沒有到。

    马立新道:“这个秘书长啊!喊别人怎么却是沒有來呢?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去了!”“你这就是消息不灵通呢?我们的秘书长啊!得了孙子呢?当爷爷去了啊!哈哈,也不知道是不是和他的媳妇扒灰得到的!”这里说的扒灰是说做公公的和儿子的女人有一手。

    大家气氛很活跃的道:“那是,你不也是可以这样做的吗?”这话是一位副市长说的,马立新不想说这样的话,就问道:“那秘书长什么时候來啊!”办公室主任道:“今天他不來了,你是不是很想他來啊!”马立新看到市长手上的牌很好,就道:“市长啊!你今天的火气是不是很不错啊!”

    市长道:“马市长啊!你说我什么时候火气很差啊!只是我有时候对家和我合作的不好,但是这也不是我的原因呢?你说我的牌现在怎么样!”马立新再仔细的一看,很好,还可以自己一个人打三家的,只是现在已经晚了,马立新觉得这市长平时还是很和气的人。

    看的人有的道:“市长也要进钱了啊!”不來钱的就沒有意思了,多少要带点钱呢?市长们玩的也就是五十块钱一笔,要是市长这次胜利了要收几百块呢?,重要的不是钱的事情,而是一种快乐,等到市长把钱进到手里,大家就开始吃饭,先喝酒了。

    酒后,一些人就去k歌,按摩,喜欢做什么的就去做什么?宾馆里都有,你说你要是喜欢***玩业务也有,马立新这时候只想回家去,坐了一会,马立新对市长道:“我先得回家了啊!”市长就跟着马立新走了出去,车子就在下面,马立新说道:“市长,你就不要送我了啊!”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