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明查暗访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秘书做这事情细心的很,找到了五家纸厂的职工,当秘书回來之后,把记录的材料给马立新看,马立新找到主要的看了起來,材料上写着:秘书问,你们厂里现在情况怎么样啊!职工答,情况很不好,生产了很多的产品,现在仓库里都沒有产品了,可是钱都沒有收回來。

    材料上还写着:秘书问,你们的工会呢?是不是为职工说话啊!你们的生活过的怎么样,答,工会是领导的工会,从不为我们说话,只是要女职工去妇检的时候发一点纸条子,人们才知道有一个工会,有时候领导还叫工会主席给我们讲工厂领导的好处呢?我们的生活是上顿不接下顿,很多家里女人都是再去找事情做,你只要看到菜场里捡黄菜叶的妇女有不少都是纸厂的职工家属。

    看了不少的情况,马立新想问到的是厂里的生产情况,和销售情况,这些东西一般的工人不知道,只有问副厂长或者中间的领导干部,马立新把这事情给秘最近和这些职工关系不错,问到厂里的其他情况现在也很容易了,秘书道:“这问題我马上就去问,领导说怎么办我就去办!”

    马立新也不是完全想秘书去办事情,只是想一是锻炼她一下,另外就是想让她先给自己打探好具体的人物,自己再去详细的了解情况,不是乱问,而是有目的的去问,去了解,真正的把握好第一手材料,找出真正的问題在那里,这样才能对症下药。

    很快的秘书找到了纸厂的副厂长,特别是一个和厂长关系很不好的副厂长,叫石月华,石厂长住在比较远的地方,不在市委这边,有的职工说厂长和副厂长的隔阂很久了,现在闹得好象副厂长要调走,副厂长也有后台,只是副厂长就是副厂长,领导很多事情都按照一把手意思來。

    当马立新找到石副厂长的时候,他正在浇花,硕大的院子种着不少的花草,见到马市长过來了,副厂长自然是热情,他道:“市长远道而來,能想到我,我真的是从内心里想到领导的关照,我家里条件不好,这房子还是我父母的,身体上也不是很好,我这不正准备休息!”

    马立新叫秘书到别的地方去转转,自己和副厂长说说话,秘书也很知趣,走开了,她要去看花草,马立新想秘书正是花草的年纪,看看花草正好,马立新见到石厂长很有诚意,又是给自己倒上茶水,又是拿出水果给马立新吃,马立新道:“你这样客气我心里过意不去!”

    厂长道:“这沒有什么?你能够到我家里來这就说明我过意不去的,只是我这个人不会和领导拉点关系,也沒有多少领导为我说说话呢?再说我现在身体不是很好,也想休息一下,对那些争斗也很是厌倦了,也不知道市长今天來是-----”话还沒有说完,马立新就见到他不再往下说了。

    马立新道:“纸厂是我们市委市政府很关心的一大型的企业,领导安排我來抓企业的事情,我是真的想把企业的事情做好,你作为一个管业务的副厂长,其实就是技术上的正厂长呢?你要多为厂里做点事情呢?我想你虽然说身体不好,但是你还是可以抓一抓技术上的事情,至于说你的上班的时间啊!坐班的事情这些都好说,你也可以在家里,只要厂里沒有什么事情你就可以不去!”

    厂长道:“那里有那样的好事情啊!你不知道呢?厂子里表面上看是抓的很紧张,其实都是人浮于事,根本沒有效果,这样下去明年过不了年了,我也想办法调走,这不是人住的地方!”马立新意识到了问題的严重性,他道:“你可以把实际的情况说说不!”

    副厂长本來就想说厂子里的事情,只是沒有人帮忙解决,现在马市长就在这里,自己还不说要等到什么时候啊!石厂长终于开始说道:“厂长在外面办了一家企业,你知道吗?”马立新道:“我不知道!”厂长继续道:“那家企业是别人的名字,但是他有一半的股份,我们厂里的货都拉到他的厂子里去了,卖的钱都走到他的厂里去了,这些都是事实!”

    马立新一直在记录,厂长道:“这厂子要是做好,也是很好做的,只是厂子是厂长的,厂长负责制让厂长的权力很大,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算,资金人事我们是一点权力都沒有,我们只有做事情的义务,是要好好的查查这些事情了,厂子里也不是沒有钱,现在厂长一说就是说沒有钱!”

    马立新问道:“厂子里的帐目能不能查不问題!”副厂长道:“要把帐目和厂子里的生产一起结合起來查,那才查得到问題,要是只查一样可能很难查得到,他们办的厂子在广州,我这里有他们的地址呢?你不知道啊!还有两次他说别人兄弟单位有事情要我们去帮忙,还把我拉去做了几天技术上的事情呢?我也是后來才知道那厂子就是他的,要是我先就知道厂子是他的,打死我都不会去的!”

    马立新问了最后一个问題道:“要是你觉得这厂子要抓好,你当厂长可以抓好吗?”副厂长眼睛一亮,好象看到了希望,对马立新道:“那当然是沒有问題了,我要是抓厂子,我要做到帐目完全公开,工会一定为职工说话,我要把企业做到上市,只是沒有人相信我呢?”

    副厂长的眼睛有黯淡下來了,马立新道:“你认为你厂子里除了你还有谁可以当好厂长啊!”副厂长想了一下,对马立新道:“办公室主任呢?很不错的,只是现在跟着厂长跟得很紧,就是这一点不是很好,我觉得他还可以,他原來也是做技术事情的,后來就改为做干部了,其实他的技术上的事情比我还要强呢?要是我当了厂长我还是要他到一线去做事情呢?那是个人才!”

    马立新听到这里,把企业的内部的事情已经掌握了大半了,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于是对副厂长道:“今天我请你到外面坐一坐,怎么样!”副厂长道:“也好,我们真正的接触应该是在现在,和市长在一起是我的荣幸,能出现在市长的眼睛里这是我一生不能忘记的事情!”

    马立新和他简单的到外面一般的小餐馆里吃了点东西,还和他喝了一点酒,气氛很融洽,让副厂长感觉到自己的诚意,马立新的做法很是到位,第二天,就派了以五人为小组的调查组去调查纸厂的帐目和他的生产销售情况,都销售到了那里,钱怎么样过來的,一笔一笔的都记录起來,做到万无一失。

    年关也是领导送情的大好时机,马立新先就接到了纸厂厂长的红包,马立新是在家里休息的时候,天也黑的早,很多人都在家里蜗居着,外面很大的冷风,也不愿意出去,听到有人敲门,马立新一般都是不开的,先要用电话预约马立新才开门的。

    你不开门,外面的人就那样一直的敲着,很让马立新烦恼,他走到门口,从小孔里看了看外面,站着一男子,手里也沒有拿什么东西,马立新见到不认识,就用外面的对讲机道:“你是谁啊!这样的晚上,我不会开门的,你还是回去吧!”可外面的人就是不走,道:“我是纸厂的厂长派來的,我们厂长说了他今天有事情了,不能來,让我向他对领导问好呢?让我进去跟领导说说话不可以吗?”

    马立新道:“你有什么问題的话,明天到我办公室里去好了,现在是我休息的时间,我不会接待客人的!”那人只好往回走了,走的时候嘴巴里还在嘟噜着什么?好象很不满意的,马立新也不管这些了只是自己不开门呢?开门做什么啊!自己又不要钱。

    可是过了一会,门铃又响了,马立新过了好久不想开门,可是门还是在响,马立新大声喊道:“什么人是,还让人休息不休息呢?我这又不是办公时间啊!还是希望你们走吧!”正在自己说话的时候,电话响了起來,马立新接过一听,是纸厂的厂长,厂长道:“马市长啊!我就站在你的门外呢?希望你把门开一开啊!”

    马立新这时候才沒有办法了,只好去开了门,门一开,厂长和刚才站在门外面很久的人一起,厂长道:“真的不好意思啊!白天我们也沒有什么时间,都是上班有事情,只有晚上才有点时间呢?再说今天我们晚上也沒有什么事情,就想到市长这里來看看!”

    马立新道:“我只是现在在休息呢?沒有想到这样晚了,你们还是要做事情呢?这样的精神很可嘉奖!”厂长笑道:“只是说我们是來晚了,沒有尽到我们的心意,还希望市长批评指正,今天也不多打扰市长的休息时间了,我们这就走呢?也好趁早给你拜一个早年呢?”说完,就望了望身边的人员。

    那身边的人员马上就拿出了一个红包,递给马立新道:“马市长啊!一点小意思啊!”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