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问题都出来了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马立新早就在自己的心里做好了打算,联系检察院,要是事情很严重的话马上就把厂长控制住,只是沒有想到这么晚上纸厂的厂长竟然自己跑到了自己的家里來了,当另外一个人拿出红包的时候,马立新很平静的说道:“厂长啊!你要是真的这样的话,我就一定要好好的查查你的问題了!”

    厂长说道:“一点小意思嘛,别的领导都收了,要是都想和你这样,天都要塌下來了,市长是我们的好市长,有的时候也很辛苦,你就收下就可以了,沒有别的意思!”马立新道:“在这事情上我跟你说我是一点都不含糊,一分钱我都不要,我能要你们的钱吗?”

    马立新管企业,一分钱都不要企业上的钱,这当然是好领导,但是你不接别人不接吗?这都是很重要的,厂长站在那里不走了,马立新道:“我就是接了钱我心里一定是很不安,你就不要勉强我了,这样会对我很大的伤害的,你们也要考虑一下这样的情况!”

    见马立新的话说得很不一般,厂长只好走了出去,等到马立新转身回來的时候却见到地上一快东西,马立新转过脸弯下腰,把东西捡了起來,一看,还是刚才出门的时候旁边的那人丢下的,马立新拿起來一数,马上吓得手一哆嗦,只低低的叫了一声道:“这么多的钱啊!”

    一数,再一数都是俩万,马立新马上拿起电话给厂长道:“厂长啊!你留下的东西你快嗲拿回去啊,不然我就要给纪委,那就不好办了,希望我们要相互理解,相互支持,我明天叫秘书给你送过去呢?”厂长只在电话里说道:“那怎么行呀,很不好意思呢?”

    马立新也不管他说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呢?这样的话自己是很不满意的,查帐的小组还是在纸厂调查,马立新又对小组做了强调,一定要拿出证据,作好第一手材料,这样就是我们出现了一点的问題,我们也有个退路,秘书牢牢的记得马立新的话。

    调查小组克服了很多的困难,终于满载而归,那第一手的材料给了马立新,本來市长也说是要一份的,只是东西太少了,现在又是人很多,马立新对市长道:“这事情我是一定要查清楚,写上书面的材料给你们,让你们知道这事情的经过,不是我们想说的那样那样!”

    马立新见到调查小组的材料上写的很清楚,只是有一个地方写着几个小字,还是让马立新看了出來,上面写着:“在三楼自杀!”马立新很是奇怪,经常出这样的事情,也无所谓的,只是现在是第一次遇到了这样的问題,看來省里的领导也不会这样放下去的。

    马立新把小组的组长喊了过來,指着一材料纸上的小字道:“你看看,是什么字呢?”小组的组长自己很仔细的看了一下,才看出來,他道:“看來这是谁写的玩的,沒有什么问題的,我们很忙,可能是谁要这样的发泄自己一下,才这样的,应该沒有什么大问題啊!”

    马立新让组长留了下來,道:“我情况我们还要好好的想一想,这字写在材料上,你能不能提供一些情况!”组长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是谁写的,只是觉得得很奇怪,材料上怎么写了那样的字,有点莫名其妙,要不我们再去看看!”马立新感觉有点什么有点意外,只有从根本上才能解决问題。

    根本上的事情就是对纸厂的改革,马立新自己起草了关于纸厂全面改革方案,送到市长那里,市长皱着眉头很是认真的看着,不时问上一句道:“这是你写的!”马立新只道是,随便又问上一句:“你写的很细致!”马立新知道市长在认真的看,也不和他说话了,一直等到市长看完,马立新就有点紧张。

    “你的想法很好,只是我们的领导要稳定,你不知道现在稳定压倒一切吗?我的观点是现在不考虑改革,要等到过完年之后再说,这样对我们市委市政府的压力也小一些!”马立新一听,市长的态度很坚决,不让马立新另外开口说话的权利,再找市委书记吗?

    要是再找市委书记,就等于把市长丢到了一边,这是当干部的大嫉,马立新想在这时候挽回市长说的话,让市长同意自己的方案,就对市长道:“市长。虽然说是到了年关,可越是到了年关越是要稳定,这也我们领导干部都知道的事情,但是我觉得纸厂现在要是不改革,可能就要出人命了!”

    市长望着马立新,舒缓了一阵子,道:“马市长啊!你我都是领导干部,你知道我们领导干部最重要的是什么吗?”马立新不想在这时候落入到市长说话的圈套里,就沒有做声,市长并不是等马立新的回答,而是自己说话的一种艺术,市长等一会接着道:“我们领导干部最重要的是尊重事实!”

    马立新张了张口,想对市长说材料上写的字,那自杀的字能不能作为证据,马立新这点还是知道的,完全不能作为证据,旁人也沒有人能证明,这就是自己多疑,马立新只好把想说的话又咽了下去,呆呆着望着市长,市长的心里很清楚马立新想说什么?他走了过來,拍了拍马立新的肩膀。

    然后道:“你,我,都不是小孩了,我们的领导干部看问題要全面,不要只看到表面的现象,象纸厂这样大的企业,最重要的是稳定,现在换厂长,那简直就是让企业自杀,只是我的建议作为你的参考,毕竟你是管理企业的主要的领导,呵呵!”说完还笑了笑。

    马立新耷拉着脑袋回來了,自己辛苦的血汗就是一句话就给否定掉了,马立新狠狠的把文件夹摔在桌子上,然后又拿起桌子是的另外的一些东西又狠狠的摔着,秘书从來沒有见到领导发这样大的脾气,很是小心的问道:“领导,什么事情啊!要不要我帮忙呢?”

    声音很小,但是秘书还是觉得自己的声音大了,说完后又吓得伸了伸舌头,只望着马立新,一脸无辜的样子,马立新很久才回过神來,恶恨恨的对秘书道:“什么事情啊!你说我是什么事情啊!我还能有什么事情呢?就是你们这些秘书,什么事情都做不好,还呆在这里做啥!”

    声音很大,秘书知道这火气不是朝着自己发的,也是一点都沒有做声,自己坐在沙发上,很孤单,无助,秘书想了想又过去倒了一杯热茶给马立新,马立新很气恼的喊道:“给我拿走,我看着你们这些人就有火!”站在桌子前面,又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沙发,忽然道:“我这是怎么了?”

    一句我这是怎么了?让秘书感觉领导又回到了现实里來了,秘书道:“你在发脾气啊!你说你在做什么?”马立新很无奈的笑了笑道:“小姜啊!你也要理解我,我真是很气恼,不说了,你去做你的事,我沒有什么事情了,我现在回家睡觉!”

    秘书道:“我也睡觉吗?”马立新愣了一下,笑道:“小姜啊!你真幽默,你和谁睡觉啊!”姜姿这才回过神來,指责马立新道:“就是你,我也跟着你说话呢?人家是小姑娘,你是什么?你是臭男人了!”马立新这时候也不管什么男人不男人,回家,关上手机,什么人的电话都不接。

    关机,这也是马立新发脾气的一种很好的方法,不管什么急事,找不到自己自己就沒有责任,要是自己接到电话沒有马上处理,就是自己的责任了,睡梦里自己是个神力广大的无敌手,一下一个,杀得敌人东奔西跑,红红的血色好象小溪流汩汩而來,自己毛骨悚然。

    正在害怕之时,门被重重的敲响,马立新好一会才回过神,知道是有人在敲自己房子的门,他在床上伸了伸懒腰,很悠闲散漫问道:“谁呀!”“是我,小姜,领导,快开门!”马立新这时候想到了这女子很晚來做什么?自己到时候不要落得两面不是人。

    马立新道:“你还是走吧!到我这里來做什么?我不希望你这样,不还是找个好朋友结婚!”冬天的床上温暖自不必说,更多的是在被窝里感受到的那种融融意义,马立新也不想这时候起來,只是大声的对外面的秘这时候急了,道:“你到底怎么样,我叫你快开门,我有要紧的事情和你说!”

    “你有什么事情你就说,我不愿意起來,我已经睡觉了,你一个女子这时候跑到我单身这里來,我还要考虑!”秘书道:“你手机也关了,我是被书记喊來喊你的,书记现在到处找你!”听说是书记找自己,马立新这才一骨碌爬起來了,又一想,是不是秘书骗自己的。

    马立新还是穿着衣服起來了,先把门打开,道:“天这样的寒冷,你站在外面一定冻坏了吧!”秘书把自己的手伸过來对马立新道:“你看,人家喊了这么久,你才开门,是什么意思,你现在好象不是领导了,而是一个--------”“一个什么?你说!”“一个小孩子!”秘书说着。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