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问题公开化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秘书的冰冷的手伸了过來,在自己的热衣服里噌了一下,冷得让马立新呲牙,马立新道:“这么晚上來做什么?是不是想我了來找我!”“你想的美,以为你是领导人家就真的喜欢你,说正经的,是书记找你,你快把你的手机打开看看我说的是不是假话!”

    马立新马上把手机打开,只见手机上很多的消息,都是书记的电话,马立新这才回过神來,道:“书记找我有什么事情,你知道不!”这话本來就沒有必要问,书记也不会对秘书说是什么事情,只是马立新要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书记不会这样找自己的。

    马立新很快的穿上衣服,跟着秘书一起走了出去,秘书边走边道:“平时你从來不关手机,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要办,才这样的!”马立新对秘书笑了,道:“你刚才也看到了,有什么问題吗?不是你在门口敲门,我还正在做着美丽的梦啊!你真是坏了我的好梦!”

    秘书见找到了领导,自己就正的回去睡觉了,边走边开玩笑道:“我这次才是真正的去睡觉,哈哈,你该受罪了啊!”马立新很快的走到了书记办公室门口,在刚进办公室的时候,书记的电话又來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紧急的事情,马立新刚刚一进去,只见市长,书记,还有肖副书记,办公室主任,等不少人都在书记的办公室里。

    马立新也不知道今天晚上是怎么了?最近刚一关手机就是这样重要的事情,见到马立新一进來,书记马上站起來,对马立新道:“你是怎么啦!怎么手机都关了,要不是我叫秘书去叫你,你还不知道吗?”马立新想这又不是上班时间,自己沒有什么责任,就道:“白天很累了,我想趁这冬天的晚上好好的睡上一觉!”

    “是不是在做梦,真的是十年一觉扬州梦啊!我说老兄罗,出大事了!”市长在书记面前总是对自己说话轻声细语,完全不象今天上午在自己面前的态度,马立新想到是不是自己的企业上出了大事情呢?一定是这样的,大家都在等谁,是等自己,那就是企业上出了问題。

    企业出问題,问題就应该出在纸厂,想到这里,两个字在马立新的头脑里跳了出來:自杀,是的,只有这样的不稳定的因素才会让领导不安宁,别的事情很难这样的,马立新不想问是什么事情,这情况下一定有领导马上会说出來的,果然书记开始了。

    书记对马立新道:“想不到纸厂出了这样的大事情,马市长,你对纸厂很熟悉,你觉得纸厂是什么问題!”马立新想这问題一时间也说不情况,马立新现在只想知道出了什么事,就道:“出了什么事情啦!”肖副书记道:“有人自杀了,跳的楼,从东边四楼上跳下來的!”

    听说跳楼,马立新心里自然是惊动很大,再看看市长,市长正在抽烟,很大的烟雾正包裹着市长的脸,看不很清楚他的脸色,马立新道:“现在这人怎么样啦!”市委办公室主任道:“现在正在医院全力的抢救,也不知道脱离生命危险沒有!”刚才去过电话,还沒有脱离生命危险!”

    大家都看着马立新,只有市长很淡然,马立新只好道:“纸厂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正好象一个苹果,坏掉的时候是从里面出來的,纸厂就是象这样的苹果,要是大家还问我纸厂到底是什么问題,我也是一句话说出來,领导干部的问題,一切的责任都是在体制上!”

    体制,体制,大家都在心里小声的问着自己,大家其实都知道是什么问題了,可在会议上经常出现大家说的都是言不由衷,书记道:“这事情我來说几点,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全力抢救伤者,务必把职工从死亡线上拉回來,这是主要的,其二,对纸厂的事情全部交给马市长权力,想尽一切办法,让企业起死回生!”

    说了这两点,书记对市长道:“你说说看,有什么要求!”市长缓慢的说道:“书记说的很有道理,我很赞成,只是我还要强调一点,现在到了年关,企业的稳定是重中之重,对一些困难的企业我们要多给点钱给职工,让他们过上一个祥和的新年!”

    肖副书记也跟着市长的话道:“是啊!这现在书记不也是强调了稳定是重要的事情嘛,马市长肩膀上的担子很重厄,书记还是要多关心一下我们的马市长!”书记点了点头道:“马市长不简单,只是不能关手机!”哈哈,其他的人笑了,市长也不知道这时候是不是有点自责。

    马立新这时候想到了到医院去看看那自杀的职工,领导都散去了,只是一个人的自杀也引不起什么大的哄动,那你何必要自己让自己的生命进到一个死胡同里,到了医院,马立新见到走廊上有几个人,可能是自杀职工的家属,马立新一个人走过去,找到医生问了一些情况,知道那人还在抢救。

    马立新从半黑半明的灯光下走了过去,站到那些人的旁边静静的等了一会,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可能是等自己的心淡定一下吧!然后找到一个年纪大点的人,道:“你好,我是政府的人,我是來看看正在抢救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您是他的母亲啊!”

    那老人马立新再看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干枯的脸上已经皱纹四扫,只是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转,旁边一年轻男人大声喊了起來:“政府,政府,现在是什么政府,怎么比国民党的都不如,我大哥要是不在了,我全家就到政府去,看看你们是做什么的!”

    那老人道:“啊关,你就不要为难领导了,你看看,这晚上,一般的人谁來呢?既然这领导來,说明他还是不错的人,只是我老了,说的话也不值钱了,我只觉得你们这样的话,老百姓的日子可能是过不下去了,你们要想到改一改了!”马立新是作为管理企业的领导來看看自己的职工。

    马立新抑制自己的痛苦心情,道:“我们一定会对他们负责的,您要相信我们的政府,毕竟我们政府里面也还是有为老百姓说话的人,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都是腐败分子,我这晚上來,沒有别的意思,就是要医院全力抢救职工,还有就是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问題,这事情我要好好的调查!”

    马立新说话的时候看到他们都看着自己,这是一种希望,也是一种鞭策,更是一种鼓励,马立新觉得自己身上有了一种动力,又道:“你们先去休息吧!让我等在这里!”那些人道:“领导还是你去休息,你明天还要上班,我们等在这里,不会走开的,领导事情多,去休息啊!”

    马立新只好先走了,他晚上在书记办公室里,沒有说到上午找市长的事情,市长心里应该有数,要是自己说的问題市长重视了,马上进到纸厂里,说不定就沒有这事情发生,这次等于马立新的手上又多了市长的是一张人情牌。

    第二天上班,市长果然让秘书过來找马立新,马立新知道市长的意思,一到市长办公室,市长站起來对马立新道:“谢谢你昨天沒有在书记面前说到这件事情,坐,我们去吃个饭,边说边谈,你很够意思!”马立新道:“只是我觉得我的感觉很准,所以我才來和你说!”

    市长这时候道:“你还是把你昨天拿來的报告再拿來我看看,可能的话马上去做!”马立新昨天的气恼现在一点都沒有了,是什么让自己的报告能引起市长的重视,是一个人的生命,一个自杀之人的生命,可这只是马立新自己知道,除了市长,谁也不再知道了。

    马立新却沒有昨天那样的高兴,只是打电话给秘把自己昨天写的报告拿过來,秘书很快的拿來报告,递给马立新,马立新再给市长看,市长很快的看了一眼睛,沒有再象昨天一样的仔细,然后把报告给马立新道:“你把这外交给政府和市委,我们签字了,你就马上实施!”

    市长这次的话说得很果断,沒有一点含糊和犹豫,马立新想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只是这目的很不一般,胜利感沒有了,倒是很多的悲哀,纸厂的事情市长和书记都下了决心就好说了,石副厂长说的问題自己听进去了,现在的厂长今天自己也看到了,昨天职工自杀的时候是不是在现场。

    很多时候自己不能直接的问书记和市长,有的事情只能意会,有的事情自己也不能问别人,比如这纸厂的厂长昨天都在那里,自己昨天沒有主动,主要是手机关了,现在自己呢?要主动了,马立新马上把电话打给了现在纸厂的厂长,要厂长马上过來。

    过來做什么?马立新想先是稳定他,不要打草惊蛇,要的是一网打尽,所以马立新只想让他好好的把这年关过完,过好,这就是重要的事情,自己喊他來只是问问厂里的事情。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