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突发事件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想到苗副市长说的话,还真的是有道理,对一个人太好了,反而不是什么好事情,要是真的是好朋友,是不需要说的,也不需要送什么东西,要不是好朋友,你就是送很多的东西也是沒有什么作用,所以当送了东西给苗副市长之后,马立新就不再打算给另外的副市长送什么东西了。

    书记休息了两天,倒是自己來电话给马立新,让马立新汇报这一段时间的情况,马立新先是强调了书记走的这一段时间内自己做的事情,家里很稳定,情况很好,这已经够了,只是还是有不少的事情,新城区的事情差不多了,老城区的事情还只是刚刚开始。

    新农村的建设也缺少一些资金,还有企业的职工的事情,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題,就好象是一根导火线,随便什么时候都有爆发的可能,再就是很多省委检查的工作,也不能马虎,老城区房屋很多,都是旧房子,挨的很近,很多的都是木头做的房子,这一年之间都发了不少的火。

    每一次发火马立新都是胆战心惊,心里吃惊的应该是书记,但是马立新是市长,也有一定的责任,不过都是小火,沒有造成什么大的损失,老城区的房子是很大的问題,不管怎么样,这些都是马立新想到的问題,书记听取了汇报之后,对马立新做了指示,书记道:“我们做工作一定不要胡子头发眉毛一起抓,要分清重点!”

    什么是重点呢?书记现在觉得新城区是重点,为什么老城区不是重点,老城区的改造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是很多时候的问題,说不定不是一年的事情,而是五年的事情,就是旧房子的问題也是要一年多,说不定一年都弄不好的,所以新城区快的很,能让领导看到成绩。

    另外的事情就是开发区的事情,开发区已经是两个了,新的开发区还只住了几家企业,就是上次马立新到深圳去的时候找进來的企业,除了这几家企业另外都沒有來的了,这就是书记想要做的事情,现在的招商资金已经达到了上百亿,但是利润不是很大,只有几个亿。

    开发区弄好了就是钱的问題,还有就是就业的问題,消费的问題都是很不错的,这也是书记要做事情,也是马立新落实到位的事情,第三个问題就是现在已有的城区的改造,原來是做了一些,书记提供的建材问題很多,马立新也不好多说,说多了书记还说你嫉妒他,影响很不好的。

    这城市建设的问題马立新不想多管,因为是书记插手哦,这时候出现了一件很重大的事情,财政局长和马立新关系不错,再说自己和他一起到深圳去了,已经答应给深圳办事处一定的资金,昨天马立新又和财政局长一起吃了饭,各自回家,就是这时候却出现了重要的情况。

    财政局长有时候喜欢说点直接的话,有点得罪人,记得上次就说建设局的问題,建设局是个大局,下面很多的单位,也很有权力,马立新想到建设局多次找到自己要钱,总是说预算的不够,沒有办法做事情了,局长为有一笔资金现在一直是在找财政局长,因为财政局长这一关过不了,在市委这里也就过不了关的。

    可就在晚上,开车回去的时候,出现了车祸,很宽的马路,怎么会出现车祸呢?马立新真的是想不到的,一会马立新接到了财政局长出现车祸的消息,马立新真的是想不到的事情,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很快财政局长的家人过來了,局长的妈妈伤心的大哭,局长有两个小孩,一个已经大人了,工作了几年,另外一个正在读书。

    读大学的是一个女孩子,马立新是知道的,马立新见到了六车道的路,一车从后面跟來,一下就顶在局长车的中间,局长正在坐在车子的中间,一下就把局长顶的沒有生命了,等到局长的亲戚朋友來的时候,马立新就被围住了,然后是书记也來了,局长的母亲找到书记和马立新道:“领导啊!你们要为我的儿子做主,我的儿子是被人害死的,你们一定要为我的儿子报仇!”

    书记道:“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是不愿意看到的,但是你老人家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要节哀,人死不能复生,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一定要好好的调查清楚,给你老人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另外你的孙子现在是最重要的,不能让你的孙子受到伤害,你知道吗?”

    马立新道:“你要相信我们记说的话也是我们想要说的话,局长这人很好,昨天晚上我还和他一起吃饭,那里想到他就这样走了!”局长的母亲一直是哭着,流着眼泪,局长的儿女还沒有回來,电话已经打过去了,局长家的亲戚很多,不少都是在单位上当一把手。

    孔子市委的副市长就是财政局长的一远房的表哥,來的时候,他脸色很是不好,见到马立新和书记,副市长很快的过來对领导说道:“书记好,市长好,沒有想到的是我哥哥出了这样的事情,但是有领导在这里,我就放心了,领导一定会合理的处理的!”

    家属一定要对尸体进行解剖,领导就随便家属的意见,本來马立新想这交通事故是解剖沒有作用的,不过他们要这样马立新也不好说什么?书记的意思和马立新是一样的,等到局长家的儿女來的时候,特别是局长的女儿哭的差点背过气了,见到这样的哭声马立新真的伤感。

    追悼会由马立新亲自主持,马立新说道:“局长的一生虽然说是短暂的一生,但是对我们人民是有贡献的一生,为党的事业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我们永远不能忘记,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他总是替我们着想,他手上握着我们全市的财权,可他沒有错用一分钱,他从來沒有想到过自己,他想的是一直是别人!”

    马立新的话,让很多的在座的人都泪光闪闪,书记在会上也对局长做了回忆,感情真挚,人死之后,大家怀想的是他的好处,财政局长这人平时也不是很让别人讨厌的,只是有的时候在那位置上,也是沒有办法的,换了任何人都是那样的,回家很晚,刚一倒到床上,就听见有人敲门。

    不会是小保姆,小保姆有钥匙,马立新懒得去开门,可这声音一直的在响,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马立新这时候只好对门外的人说道:“谁呀!”沒有回答,他觉得还是很奇怪,这么晚上谁來呢?自己要休息,刚才从追悼会上回來,自己的心情不好,再说想到很多事情都不好受。

    马立新一看,很象是死去的财政局长的女人,只站着一个人,一个女孩子,马立新连忙把门打开了,道:“怎么是你啊!有什么事情就进來说吧!”局长的女儿进來,等到马立新把门一关,马上就扑通的一声,跪下來了,又大哭起來,马立新这时候道:“你不要哭啊!这么晚上你哭的话别人还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呢?你就不要让我难堪了,好不好!”

    这一说倒是不哭了,但是就是不起來,马立新道:“我先起來,你有什么问題我们慢慢的说说,沒有过不去的河,也沒有过不了的山,你更加要坚强,为自己着想,死去的人就死了,再也不能活过來,要听我的,不要乱來!”局长的女儿只说了一句话,道:“领导要给我报仇,我一定会记得的,你说说你有什么仇啊!”

    那小女长的很是清秀,楚楚动人,她继续说道:“我敢肯定我爸爸是被人害死的,一定是那样的,要不他是不会死的,这样些人就是要把我爸爸害死,他们好得利!”利益是永远的东西,随便什么人你说不给他工资,他能做多久,不过马立新沒有一点证据,说是别人害死的,现在也沒有根据。

    马立新道:“你现在沒有一点证据,不能说那样的话,只能是怀疑罢了,不能说出來的,只有得到调查清楚了,这事情再说!”马立新的话说得孩子点了点头,但是她的脸色上还是有点不相信,局长的女儿对马立新道:“你先答应我,我再起來,你不答应我我是不会起來的!”

    马立新这时候先还是答应了这事情,她才起來,起來之后就坐到了沙发上,马立新道:“你说说你的根据是什么?”她说道:“你看我爸爸是个开朗的人,再说我是和他一起无做了思想工作的,我绝对是不相信我爸爸这样,你说说要为我爸爸争取切实的做法,把我爸爸的真相公布出來!”

    马立新再道:“你说的事情我放在心里,但是你说是别人谋害的,我们一定要好好的调查才能做出这样的结论,这是不是有的人故意这样做的事情,现在也不知道------”马立新的话还沒有说完,她又拉着马立新的手说道:“领导啊!我求求你啊!你一定要好好的组织人调查,不能只听别人说的话!”

    别人说的话指的是什么人啊!是不是有点怀疑谁把局长给害了。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