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疯狂

文 / 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世界要大乱。

    街上的人越來越多了,马立新再要是一个人出去的话,有时候过马路还真的要等好久,人越來越多,世界越來越小,而政治斗争越來越复杂,马立新觉得很多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自己很多时候说的话也沒有什么作用,只是自己手上还有点财权,也好和书记做一点筹码的争斗。

    事情的出现是在九月,马立新还是清楚的记得九月的十五号,那是一个细雨绵绵的时候,在大川最繁华的大街上,也就是商业大街,那里最复杂,很多的流氓地痞都是在那里的,这黑社会跃然于街上,打黑打黑越打越黑,还真的是书记的责任,可上级的领导谁又把矛头指向书记呢?

    九月十五号的下午,天气阴沉,街上的行人不是很多,大家都匆忙的回家去了,学生都是上学,做生意的守着门店都是在半睡半醒的,就是在这时候,从一楼上跑下來一个人,一个大男人,后面三个人在追,街上人不是很多,这样的话后面追的人很快的就把前面的人追着了,三个人围着一个人狠狠的打着。

    一会大家围着看,三个人挥舞着手的刀对看热闹的人凶狠的说道:“都给老子滚开,不要在这里了!”只是一句话大家都散來了,这时候其中一个拿着刀狠狠的刺向了那人,血很大的一滩,慢慢的在地上流着,很红的一见光线就变成了暗红,人已经歪在地上,当警察过來的时候,人已经死了。

    经过身份的查明,是大川市财政局的副局长,事情马上就汇报给书记和马立新,马立新在接到电话的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见到警察在勘测现场,马立新做了重要的指示,马立新道:“我们要督办这事情,一定要把这案件查出水落石出,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把我们的打黑深入进行!”

    马立新说这话的时候底气还是不足,反正话是说了,也沒有人要自己纳税,马立新爸爸妈妈也打电话过來,问问这事情怎么样了,是什么情况,说到很吓人说是大川现在已经在街上走不得了,走的时候都要小心,要不就很可能要被杀,马立新对爸爸妈妈说不要听这样的谣言,自己在这里还不知道么。

    常务副市长,政府这边办公室主任,还有原來当公安局长,现在是政协副主席的都到了马立新这里,常务副市长先说话了,在这三个人中间他的职位最大,他说道:“市长啊!那边已经开始战斗了,主要是针对我们这边的,你说你再不起來争取,我们这边的位置还有么!”

    办公室主任不是常务,而市委那边的常委却是常委,这一点他早就不舒服,跟着说道:“我看那边也不是人什么事情都要压着我们,我们也是领导干部啊!再说你有人事权,我们还有经济权呢?这一次不是出事情了么!”马立新想这次出事情了,出的却是我们这边的事情,是财政局的副局长死了,而且死在街上,是因为赌博而死的,你说这事情是不是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啊!

    原來公安局的局长,现在的政协副主席慢条斯理的说道:“我看这问題也不是他们那边才有责任,我们这里要是书记那边说起來也是有责任的,你说这财政局的副局长是不是你们政府这边的人,公安局是不是政府管,这都是我们自己在这边的事情,你却要把事情拉到那边去,我看这是我们有理也说不清楚的原因!”

    马立新笑哈哈的望着这三个人,本來是到马立新这里來对他说现在的情况,沒有想到自己先把自己说糊涂了,马立新的头脑是很清醒,接着他们的话说道:“那你们说最好的怎么做!”还是常务副市长说话了,他说道:“这事情还是要马市长拿主意,我们能想出什么办法呢?”

    马立新想到这常务副市长的狡猾,只也还是笑了笑道:“我现在就是问你们呢?我知道的话我还问你们做什么呢?我不知道直接跟书记说算了,事情都是要集思广益才办的好!”马立新把皮球又给他们踢去了,只有政协副主席说道:“怎么样,我看我们要联系常委改变这样的局面,要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的大川市委还有什么希望啊!”

    马立新心里想这话还是说到点子上去了,还真的是这样的情况,要是马立新在常委会上做出提议,然后大家都支持的话书记也是沒有办法的,只是对马立新有很大的危险,常委的工作能不能做通,现在的政协副主席原來不也是常委之一吗?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别书记拉下來了。

    其他两人应该知道这也是很好的办法,只是点头,至于落实的情况都是要马立新自己去做,很多人都看着马立新,都想着他的位置,都是四处活动,马立新那里不知道这些呢?只是这些东西对于马立新來说已经是不很重要的了,但是有时候一想起來,还是很有点担心的。

    担心什么呢?担心的是自己的房子建在这里,自己不想卖出去,等到涨了一些再卖出去不是很好吗?爸爸原來不主张做,妈妈原來也不愿意,现在爸爸的思想改了,妈妈还是说你做那么多的房子做什么啊!马立新想到这房子一做,现在自己赚上一千万是沒有问題了,看到房子的价格都在涨。

    马立新在这事情上始终保持着敏锐的政治头脑,保持着克制的情绪,他们大家都是说话,最后马立新还得安慰他们一下,马立新说道:“我们要合理的辨证的看问題,这事情不是有一句古话么,多行不义必自毙,看他横行到几时,我们不能操之过急,要保持冷静的头脑,你说你是不是要和他们斗争,你说胜利的概率有多少!”

    一说大家都不做声了,其实大家到这里來找马立新,不在他们去说,而是要马立新去说,马立新在很早就知道是这样的,那还要你们來说做什么呢?不知道自己直接去说算了,三个人说來说去也沒有什么意思了,这时候政协主席道:“晚上我來做东,那么去么!”

    另外两人说道:“有人做东我们还不敢去啊!还真的怕了土皇帝!”马立新笑着说道:“你们就那样的疼狠书记啊!怎么自己又不去说说,再说这样说去说來有什么作用呢?只是在我这里发泄一下是不是舒服些!”常务副市长说道:“那还真的是舒服些啊!你说说看我们这里的领导干部谁不对我们的马市长好呢?”

    又拍马屁了,马立新忽然就想到了现在社会上的情况,人走茶凉,自己要不是在这位置上有这样的人拍自己么,人家拍的是你这位置,不是你本人,你说省委里的姬副省长她要不是有很显著的位置你还多去理会她吗?卢副省长不也是这样的吗?还有卢副省长的秘书,好多次自己给她买东西,不都是想她在领导面前说说好话么。

    有人围着自己转,那是好事情,等到那一天沒有人围着你转了你又不习惯,四人一起到了灰姑娘酒家,这是很实惠的一家酒店,价钱也便宜,马立新对主席说道:“你现在是主席了,是应该请我们吃饭呢?改天要请我们到好一点的酒店吃饭,可以吗?”

    副主席说道:“吃饭的钱还是有的,只是我不喜欢吃饭,好吧!领导说什么时候到那里我沒有问題,还可以做出一条龙的主动,你们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喜欢***的***,喜欢打牌的打牌,你说说看可以吗?”马立新当然知道领导干部玩就是玩这些,这些都是人生的一种乐趣,先是打牌,打到十二点的时候再吃饭,然后洗脚,按摩,***,软软的躺在女人的身上,真的是很幸福。

    四人喝酒也喝不出什么东西來,只是很简单的说说话,谁谁有什么亲戚要帮忙一下,谁谁有什么困难要大家指点一下,马立新家是最沒有事情找别人的,只有别人的事情找自己,常务副市长家里也有亲戚要找他,不过他的权力还是有的,不求别人就可以办好,现在主要的是副主席沒有一点权力了。

    副主席原來当局长的时候是何等的意气风发,连衣服的角都扫得倒人,你说怎么样的,连一般的副市长不放在眼睛里,说要抓你就抓你,抓了再说,就是错了也是抓了再说,不和你讲究什么?最后都是要找局长,马立新想这局长还是捞了不少钱的。

    三个人,都有钱,常务副市长原來在下面的时候也是县长,不会沒有钱的,现在不捞钱,别人也是不喜欢的,常务副市长原來在下面是一县里的书记,马立新记得原來大川的公安局长是自己对象的父亲,也就是王诗雨的爸爸,现在已经完全退下來了,说到王诗雨,自己的初恋,很是怀念,只是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好多年都沒有联系。

    马立新这时候真的想组织同学办一次同学会,再说自己手上也有钱,不管是自己拿钱出來还是一起分摊,都是很好的事情,想到这里,马立新还真的是有了乐趣。

    () ( 官道弯弯 /7/74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